首页社区家族萌系主流论坛

回复:1 浏览:2031

【杀手楼之贰章】欲望----【5、拒绝】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大漠狂沙横刀立马
[楼主]:大漠狂沙横刀立马
[在线]:2014-11-30 23:06:32
[职务]: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1-07-12 02:13:49 我有话说(1人参与)
【5、拒绝】[br][br] “你就没想过嫁给他?”小招忽然清醒起来。[br] 女人也清醒了。只听她尖刻地道:“嫁给他,他能给我什么呢?[br] “钱吗?”她更加尖刻地笑了,“他自己可是都穷得叮当响。他这人我可是看透了,他乏味、古怪、孤僻,不能给我任何幻想!”[br] 她眼前忽然幻化出楼这个人来了,他居然跟自己说“你是卑微的,而我是低贱的”,女人一腔愤火不知怎么就充满了胸膛。[br] 她情知那话里不乏一种深刻的了解与共同承担着生命的人的悲伤。可她要的不是了解,她要的是……爱![br] 爱一个永远不会跟她做的人……比如叶沙,只有叶沙。叶沙远不可及,可这又怎么样呢?她要了解干什么?这一生,她为对自己的了解如此之多已如此的透体而伤……[br] “他就不曾求你嫁给他过?”[br] 女人忽然收回手,整个身子木块一样地硬了。[br] 怎么没有……她现在还记得他说这话时的神气,那么古怪的,一只受伤的小兽模样的,眼里那直白白的穷困无望。[br] ……她怎么会要这样一个求婚者?她的名字叫做纱,难道他不知道吗?她不需要他再来告诉她什么人生惨厉,她要的只是一个人可以在这苍白日子的墙壁上挂起一层美丽蒙眬的纱网。[br] 纱多美呀![br] 女人的脚指都痉挛了一下。如果找一个月夜,扯一片轻纱,不用太在意我,也不用那么了解我——全不了解其实是更好的,不要得意于独得到了我的“真”,我情愿你迷惑于我的“假”——让我们共同给这日子扯上一层柔曼的轻纱……然后,你和我唱: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呀,顺着风儿随浪逐彩霞呀……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呀……[br] 女人是不在乎这样的假的。[br] “我要他有什么用。那一回,我被参合庄里的人欺负了。我告诉了他。那一次,我是唯一的一次指望着他。他不是自称——不对,是人称‘杀手楼’吗?好像真干过什么一票值数千两银子的大买卖似的。我对他说:‘如果我当你是自己的男人,你就该给我出气。哪怕我只当你是我自己的小弟,你也该给我出气!’”[br] “可结果怎么样……”那女人一咬嘴唇,“他最后跟条受伤的小狗似的逃回来了。我打听了,参合庄的庞化并没有死!”她口里还在尖刻地笑着,她的话也没说完,小招却猛然扑腾一下坐了起来。[br] 他以手抚额地坐了起来……天呀!听到这个名字,会有多少人心里大叫:天呀!地呀!我的娘亲呀![br] 参合庄的庞化!那个号称“造化天”的参合庄的庞化!稳坐江湖绿林大豪们头一把交椅,连“黑天神”都要给他进贡的庞化![br] 他终于明白了曾哄传一时的江湖上最惊险的庞化遇刺一案是怎么发生的了!庞化是没有死,可他丢了一条胳膊,还是那条“天下无右故只手,单爪抓下罡天来”的、使着“金刚大力扁天轮”的左手![br] 庞化只有一只手,号称只手擎天。他被卸下的就是这只手。[br]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女人。女人却还是在愤愤地想起楼求她嫁时那不可原谅的小兽一样的神气。[br] 她愤愤地道:“他不能给我幻想,总要给我钱吧……可他居然跟我说……”女人像是忽然想起了楼当时的神气,那是难得一次他在自己面前摆弄他那没用的小刀子时。他用手指在那刀的锋上轻轻地抚过,口里说:“我的刀很锐利,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其实,我可以拿它换很多钱……”[br] 那话里倒有一点睥睨的味道。那味道还是颇让女人看得上的,远比他那次威喝住几个小混混让她看得上。[br] 可是接着,他居然茫然失落地道:“可是我一旦拿它换了钱,它也就必将钝了,再也不锐利了。那之后,我怕就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了。”[br] ——这是什么屁话!他当人生是一场悖论吗?自以为是、敝帚自珍者的调调从来都是这样的![br] ——可就是这个人,现在也已经死了。[br] 女人的口里忽泛出一点苦来,对楼忽然有一点了解式的同情。[br]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呢?可真的又怎样,她要的不是那该死的了解,她已了解得够多了……[br] 女人口里木木的,全没一点滋味,像想起一个迷踪的孩子:[br] “他要的不是我,而是童话。”[br][br][br]
回贴列表(1)
1楼 发表时间:2011-07-12 02:30:10
和尚,早点睡觉吧。[br][br]熬夜对身体不好的。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家族萌系主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