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家族萌系主流论坛

回复:0 浏览:1824

【杀手楼之叁章】事业----【5、决战】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大漠狂沙横刀立马
[楼主]:大漠狂沙横刀立马
[在线]:2014-11-30 23:06:32
[职务]: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1-07-14 22:32:02 我有话说(0人参与)
【5、决战】[br][br] 这决战原来就发生在猪儿行、溷厕巷对过的奔豕楼边![br] ——七月十三![br] 据说,那天整个猪儿行的猪一瞬之间都静了! 公猪不叫了,母猪不哼哼了,小猪不拱乳了,连待宰的猪都突然间不哀嚎了![br] 溷厕巷旁总有很多挑粪的粪户。然后,那些粪户在一瞬间突然都不拥挤了,不打架了,不争抢了,不讲价钱了。[br] 因为一道惨白的光疾掠而过。[br] “那是一种——时光透体之感。”据后来撰写地方志的文人们的描述,“所有的人都争相张望……[br] “他们望向的是奔豕楼。[br] “今天的奔豕楼,跟往日的,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br] 只是——那楼下的空地,堆满猪废弃物的空地,扒得平平的,平常用来晒肥的空地,几亩大小的空地,忽然显得跟平常不一样的寥廓。[br] “连那儿的阳光,跟四周的比起来,都显出一种苍白来……”[br] 我们还可以引用几近万言的地方志,但这里只须简洁地说——所有人都觉得异样,但并没有人看见叶沙与杀手楼。[br] 因为高大的奔豕楼遮住了大家的眼,大家看不到那楼背后会是怎样的一幅景像。[br] 也许杀手楼该是坐着的。[br] 他那样的出身,那样的不忌讳,谅来也不会忌讳坐在乌黑的臭味厚积的地上。[br] 他箕坐于地。他身上,该只有那一把刀是干净的。只值三钱七分银子的刀。一把牙柄的刀。[br] 怀疑杀过莫过竽和伤过庞化的刀。[br] 他一定早就在。他的行动一向悄然无声,他一向暗隐如影子。[br] 但那一道苍白的光划过,该就是叶沙来了![br] 那光像一把剑?还是那剑像一道光?[br]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br] ——可惜这样的一场决战竟无人能够目睹。[br] 能看到的想来只有奔豕楼下,晒肥场旁,那一塘一塘等着猪粪喂养的鱼了。[br] 据养鱼者说,这一战后,那些鱼多半都蔫蔫地陷入半缺氧状态。[br] 由此可以想象那一战的激烈![br] 连冷血的、没有痛感神经的鱼都争相跃出水面,以一条尾的支撑,探出头来,死死地翻着白眼盯着那一战![br] 那一场天人永隔、地藏无语、人鬼殊途的绝世之战![br] 这一战的结果,据说是——杀手楼败。[br] 可当时他败而未死。他逃回了自己的楼。他太惊骇了——因为他根本来不及出刀。而在他逃回斗室后,惊魂未定,入室即锁,锁紧了门窗。[br] 门窗紧固后,他坐在椅上,忿然、愤然、羞忿已极地出刀,终于发出了他那一直都不及出手的刀。[br] 刀贯门上。而这时,那一剑的剑意才在他的胸膛里爆开。[br] 所以,楼死。[br] 门窗闭锁,他死在房内,死成绝案,死如归圆。[br] ——以上,就是众人经探讨、分析、求索,最后还原的那天的决战。[br] 无论如何,它解决了这一战的时间、地点以及楼那奇异的死亡。[br] 也许我们该加上一点形容词,那就是:持久而热烈的探讨,细致而有创见的分析,和“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求索……
回贴列表(0)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家族萌系主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