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家族萌系主流论坛

回复:0 浏览:2435

【杀手楼之肆章】归零----【2、零】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大漠狂沙横刀立马
[楼主]:大漠狂沙横刀立马
[在线]:2014-11-30 23:06:32
[职务]: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1-07-16 22:27:43 我有话说(0人参与)
【2、零】 [br][br] 小招穿了件厚棉袄,费力地推开一扇门。 [br] 棉袄是有意做出来的粗糙。那是精心打造出来的粗糙,它让人看起来更有味,更像一个男人——如果“男人”是一个既定的可规范的名词的话。 [br] 棉袄的下摆边用粗麻缝了个难认的记号。那是“老麻堂”的字号,就像后来六七十年代流行的军帽,像现在阿迪达斯的牌子,那是现代年轻人行走江湖的镖旗。 [br] 小招要推开的是一扇橡木门,那是阿家公地下的住所,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的。 [br] 阿家公正坐在桌前削土豆。小招要说的话是:“我要看楼的遗体。” [br] 阿家公摇头。可小招点头。 [br] 阿家公再摇头。小招已不再做任何表情。 [br] 没有表情是更深的坚持。为了那坚持,阿家公打开了通往更深的地下的门。 [br] 楼的遗体在地下的一个冰室里。他身上覆盖着一块干净而粗糙的麻布。小招小心地走上前,他跪在遗体边,身边是一册从纱那儿得来的楼的唯一一件遗物:那是一本账册。 [br] 那账册已被翻到最后一页。最后一页上是冗上的空白。空白上只有两行墨迹,可两行墨迹都被墨水涂黑了。小招拿了支刑部配制的特效试剂,将那两行墨痕拭掉。那里面露出的两行字居然是: [br] ——叶沙…… [br] ——楼…… [br] 按这账目的体例,每一行前排的字该是楼决意要刺杀的对象。两个名字后本应记着得手后的收入。可这次的记录被刺杀的人居然有两个名字:叶沙与楼,该记录收入的地方都记了长长的省略号。 [br] ——那像是一笔巨大的钱。 [br] 小招怔怔地跪在那里,他想象着楼最后的夜晚。 [br] 一股酸楚忽从小招的喉里、鼻里,一直哽咽到他的眼里。 [br] 他终于明白:他一直以为,页尾斜底角的那个唯一的、单独的、最后的、楼签写的名字“楼”是一个签名。 [br] ——可其实那并不是一个签名。 [br] 那是一种抉择,一个杀手的抉择。 [br] 他轻轻掀起那面粗麻布。 [br] 纱说:楼说,叶沙用的是一把冰剑。 [br] “他在阳光下摊开手掌,可以聚气成冰,冰凝如锋,聚起一把冰剑。然后,那剑意起时,即可杀人。杀人于无形。人死后,剑亦消,化为水,蒸为气,不在人间。”叶沙的时光之剑,原来起意于此。 [br] 小招看向楼的伤口。那伤口细看确有冰冻住过的痕迹。那一定该是一种冷凝住的痛。那痛与血一起都被冰凝住了,直到最后一刻,在心血奔涌,在它再也承受不了这冰凝的压抑、在它冰涌而出的一刻,必是化作一种巨大的怆痛奔涌而来。 [br] 当时屋里确实有两个人,小招想。一个是在大杂院里苦苦求生的楼,一个是可以幻化为时光剑客、可以穿入所有缝隙、破裂尽所有隔障、浸入所有生命之地的叶沙。 [br] 也有两把兵器:一把只值三钱七分银子的小刀,和一把随时可以生发、随时可以化掉的冰剑。 [br] ——可这世上本没有叶沙。 [br] 小招猛地一甩头。他想起了莫师爷的话。 [br] 莫师爷说:“据我猜想,如果叶沙真的存在,他也许就是你我身边的普通人。普通到让我们根本看他不到。可偶一时,他会突然铮然而起,哗然而笑,怆然而奔,殇极出剑……” [br] 莫师爷的口气里甚或都有了丝振奋。 [br]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所以关于他的传说才会那么少。固然他每一次的露面都简直就是一场飞腾!可以我想,那说明他要花更多的时间在泥泞里打滚,才有机会能获得那哪怕一隙的飞腾之机。” [br] 如果没有叶沙,那叶沙会是谁?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叶沙真的存在,只有楼口里生造出来说给纱听的那个叶沙…… [br] 小招轻轻扳开楼的手指。他的手里是阿家公放入的、楼几乎随之半生的那把小刀。小招久久地盯在那把刀上面。终于,他在那刀把上看到了细如微雕的两个字:叶沙。 [br] 那字迹,该刻画于许多年之前。也许这把刀的主人,最开始还没有更名为“楼”,还叫着他的本名“叶沙”。 [br] 小招忽做出他最大胆的猜想:一个出生于板栗花开处的叶沙! [br] 叶沙就是杀手楼。而杀手楼就是叶沙。 [br] 尺五坊只提供一笔钱,那笔钱是留给同一个女人的。 [br] 一整天漫天的嫁衣从天上直覆而下,仅一点袍角就盖住了小招所有的困惑与所有的疑问……没错,杀手楼应该就是叶沙,叶沙就是杀手楼……小招的心里有一种忽想狂笑、忽想悲鸣、忽想死去、忽想呜咽的激【分开不会被和谐】情……那一刻,一种透彻的理解忽然透体而下,他终于开始全然明白了关于楼的生命、他的生存、他的事业,以及……他的爱情。 [br] 许多年以后,小招猛然理解了阿家公的爱。他用阿家公的语言来写道:“那一年,我老了,胖了,疲倦了。但我还记得你的故事,不管我这一生的经历如何,但你始终,将是我的信仰与只属于我的传说……” [br] 做为收梢,这世上还流传着另一些故事,那都是关于:嫁衣。 [br] 那嫁衣确实是有,那笔钱,也确乎存在。 [br] 只是最后拿到它的人,并非齐纨…… [br] ——而是:纱。
回贴列表(0)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家族萌系主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