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借我一支烟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红尘深渊红尘深渊借我一支烟现言完结父亲的离世,母亲的病重,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靠着一份工资伶仃兼职生存的她,被逼无奈,只能去她平时认为红灯区工作。一次的错位,差点让她清白尽失。好在那时,她期待的英雄出现。不止帮助她度过难关,给了她母亲的治疗费,还给她介绍工作.....她喜欢她。然而凡尘俗世,纷扰斗争,她的这份喜欢,这份爱又能否实现呢?"第20章 钱刚2020-02-23 17:56:09
  • 强势来袭:首席的心尖挚宠强势来袭:首席的心尖挚宠借我一支烟现言完结温柔,懂事,妩媚,是我们的必杀技!我做了三年的交际花,现在也能如鱼得水,自由抽身,这本是我的造化,但这个社会往往是造化弄人......我在如鱼得水的日子里,赔尽自己的绯涩年华,爱上了一个不该去爱的男人。第6章 为我出头2020-02-23 22:19:04
热门推荐
  • 麻衣神算子麻衣神算子骑马钓鱼|小说爷爷教了我一身算命的本事,却在我帮人算了三次命后,离开了我。从此之后,我不光给活人看命,还要给死人看,更要给……
  • 女总裁的私人神医女总裁的私人神医雨林听海|都市【火爆新书,万人追读】普通青年林晨无意间开启神秘吊坠异能,从此医术进步神速。会修真,成为都市中的绝世高手。灭恶霸,开公司,纵横花丛,一步步踏上王者之巅。
  • 惊世特工妃:柔媚大小姐惊世特工妃:柔媚大小姐古言情|古言她,是如猫一样、柔媚智慧的女子,一场突如其来的阴谋车祸导致她香消玉殒。睁眼醒来,却到了架空王朝,一次一次的被陷害、被刺杀,让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国安局特工绝地反击,看她如何躲避追杀、戏弄美男、破解阴谋、平定江山、笑看江湖……番外文案(古言情读者群:470362398,欢迎入群。)一场太空意外,她遇上了万众瞩目的他们,不知是倒霉的开始还是倾世纠缠的命运折磨她拼命逃离,他们拼命追逐他说:这一世我先找到了你,必不会再退让半分他望着曾经属于自己的她投入了“他”的怀抱,心痛欲裂:上一世,他伤了她,这一世就换他来守护她吧。迷离的身世,诡异的时空,将会带着他们和她走向怎样的人生?
  • 罪孽进化论罪孽进化论稳重的大蒜|科幻人类未来的敌人是外星人?是科学家脑残做的种种傻事?丧尸,病毒...?不!一切尽在进化论。开启未来全新脑洞。有理有据,无尽探索。几年变化叫成长,百年改变叫炎凉,千年流转叫历史,万载岁月叫进化。韩风因‘意外’来到未来,被种种毁三观的事情逼疯...受困与未来世界的脑洞里,一场滔天阴谋之中。竟然疯到与全人类为敌...
  • 五行遨游五行遨游西风的幻想|奇幻一名叫做韩风的少年因为妹妹被害,对方钱能通神,冤屈不能昭雪,韩风自行动手,了却恩仇,最后与仇人同时跳楼,结果误入轮回,主宰与主宰间的一场打赌将韩风送到了一个充满斗气与魔法的世界,为了能够找回妹妹的灵魂,韩风接下了主宰的试炼,面向自己的是一片杀戮与众神的责难。
  • 王俊凯之我的幸运王俊凯之我的幸运学校好好|现言王俊凯完成,上天津,认识了一个人,好来他和王俊凯一起去了重庆
  • 星际强兵星际强兵闪烁|科幻第三纪元,人类迁居南阿尔法星系,军风鼎盛。一个来自殖民星球的菜鸟新兵,一件来自万年前的先祖遗物,铸造了星空战场上的不败神话。在广袤星空战场上,且看这个平凡少年,从小兵到元帅,破开迷雾,造就辉煌。
  • 邪王溺宠妻:妖孽五小姐邪王溺宠妻:妖孽五小姐清钰|幻情废材五小姐嫁给了嗜血钰王爷,大家都说,傻子对傻子,绝配!但是当事人五小姐不服了,“摔!说好的不近女色的傻子王爷呢?怎么会是头万年也喂不饱的狼!这让我怎么追杀敌人!”“这可冤枉本王了,是夫人太过秀色可餐”,司徒墨冉妖嘴角上扬妖孽一笑,“敌人有为夫处理,为夫如此辛苦夫人是不是要犒劳本王一下呀?”
  • 一剑笑生死一剑笑生死飞在天空|武侠新书仙侠《城市之大圣重生》家仇,天下争霸。谈笑间,一剑定生死。天净沙·剑一剑笑指西东,几番生死从容,对酒当歌似醉。人生如梦,不归人在天涯。(已完本)新书《魔法疯暴》,求支持。
  • 敛财专家敛财专家大秦骑兵|仙侠谁说修炼一定要清心寡欲,绝情绝欲?我巧取豪夺、低买高卖,聚敛天下财富;谁说对仙人一定低眉顺眼,恭敬到姥姥家?仙人和我称兄道弟还要看我心情如何,散仙争得头破血流,只为的是要当我的看门狗;谁说灵鬼大王、仙帝、魔皇是各界至尊,鼻子冲天?他们每次见了我都愁眉苦脸的,好像欠了我八百吊钱似的。我从不欺行霸市,只不过每天有专人向我请示今天的晶石卖什么价;我从不欺男霸女,只不过她们个个如乳燕投怀;我从不插手修行界的争斗,只不过每次都把各种争斗物资略微抬高点价钱售卖出去。我是敛财专家,小小的控制了修行界一半以上的晶石矿,拥有着才比第二大灵药种植大户大那么三四十倍的种植园,店铺只有千余所,手下员工只有不起眼的万把人……唉,惭愧啊,这么点的产业实在是对不住我敛财专家的名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