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岁岁欢歌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逆天废材:腹黑三小姐逆天废材:腹黑三小姐岁岁欢歌幻情连载她本是一名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杀手,却重生在萧山世家最无用的废物三小姐身上。他本是大厉最冷漠最无情的天才王爷,却对她情有独钟,柔情似水。世人皆知,她是无用的废物,人人避之不及。世人皆道,他是老天的娇子,人人趋之若鹜。天才与废物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但他却与她千里相随,万里常伴……第25章 玩具2020-02-22 18:06:16
热门推荐
  • 傻女惊华:邪王的极品嫡妃傻女惊华:邪王的极品嫡妃羽灵依|古言林氏隐世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只因是女子,就被自己生父阴狠谋害,意外身死,一朝穿越,变成傻子?无妨,她自信傻人有傻福,卸下所有包袱当个米虫也不错。可现实是残忍的,偏偏一个傻子,也碍人双眼,爹娘不爱,她无所谓,可为什么一个两个三个,都看她不顺眼,变着花样来找她麻烦,原来傻子也不好当,无耐,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都市之绝顶高手都市之绝顶高手迈巴赫|都市一刻豪情千古,一刀问鼎天下,千古霸业论英雄。血雨腥风,人不倒,挺身横刀,红颜手足,这一生,不弯腰。一个征战无数,杀名赫赫的佣兵之王重返都市,展开一段热血传奇!
  • 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蛋黄酥|古言一朝身死,重生为人,沦为废物。堂堂昆仑圣女,随九幽圣体而生,通九幽之灵,居然被人称之为废物?那就让本废物好好地让你们开开眼界!等等,这系统是什么回事?完成任务有奖励,听起来不错,可……任务是什么鬼?勾搭那个什么变态尊上?要脸么!某尊上:“系统都这样设定了,阿月,你就不要害羞了,有事咱们床上说。”“秦楚!你丫的,是不是动过我的系统!”
  • 花间小道士花间小道士春暖花开本尊|都市有鬼?得抓!报酬呢,因人而定,富商呢,就拿出天价数字来换,穷人呢,没钱也给抓,女人呢,以身相许的话,可以考虑考虑。
  • 大小姐的全能司机大小姐的全能司机车路士|都市一个前特工敢死队的队长,在一次任务的失败后变得心灰意懒,躲在一家车行避世,却不料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他不得不再度出山,而这次,他的任务竟是当一名富家千金的贴身司机!随后,他陪着这位总裁千金纵横都市,学院进修,玩车泡妞,样样不落;新一代的异能小子如何重建特攻队?他如何挑战传统老牌的四大家族,振兴没落的梁式家族?
  • 再世傲魂再世傲魂绝辰傲雨|玄幻世人辱我,如何?灭之!神魔欺我,如何?战之!轮回不容我,如何?那我就重塑一个轮回又如何!红颜情,兄弟义,今生必珍之、护之!若是有人来毁之,我必以生死相向之!我之傲魂,必将踏仙屠魔!
  • 嫁入高门的女人嫁入高门的女人天黑不放学|现言系列文《嫁入豪门的女人》已开坑,欢迎去踩~~*****************苏颜只想找个稳妥的人嫁了,然后过稳妥的小日子,于是她找了个公务员。没想到,在谈婚论嫁的时候遇到了陆简云。陆简云说:“这个男人配不上你。”陆简云说:“我们家重女轻男,女人在我们家的地位很高,小的是公主,大的是女王,再大一些的就是老佛爷。颜颜,你要是嫁给我,你现在就是女王,以后就是老佛爷,咱家闺女就是公主。”*******************林姚说和男人分手最快捷的方法就是跟他借钱,借的越多越好,而且借完后不还。苏颜觉得,以陆简云的身价来说,借少了肯定不行。“陆简云,你能借我点钱吗?”“跟我还说借?要多少,我给你。”“一千……万……?”“没问题,要现金还是要支票?”他当真的?一千万啊,他敢给,她都不敢要啊!“哦呵呵,我就是开个玩笑,不用当真。”“我很认真的,明天派人把钱给你搬过去。”********************本文开头有些慢热,不过是绝对宠文,零虐点,所有的男配注定逃脱不掉炮灰的命运。
  • 女院长的贴身神医女院长的贴身神医林枫|都市李小军家的大黄狗,忽然说话了,自称是修仙界来的高手。李小军一脸懵逼,可是当大黄真的传了他一套不得了的医术的时候,他只剩下一脸崇拜。李小军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洗脚工,终于靠着他家大黄狗飞黄腾达了!美艳院长,清纯校花,风情总裁,富商,高官,大别墅,纵横花都的美好生活开始了!
  • 灵女南昭灵女南昭柳笑笑|悬疑南昭命中带煞,未满月就被丢在观庙外。十六年后,父亲强行把她嫁人冲喜。洞房夜,她只见棺材不见人,才知夫君已死!可是,为何次日一睁眼夫君又死而复生?她天命煞星,该众叛亲离,受世人唾弃?唯有他不信这天命,要护她臂下、挡风遮雨。她以为,遇见沈如故,这一生坎坷终于有了个头。后来才发现,如故如故,一切皆如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价豪宠:恋上小萌医天价豪宠:恋上小萌医莎莎|现言他身份尊贵,冷酷倨傲,是天之骄子。她性格大方,笑容明媚,是刚刚从法国回来的心理医生。第一次见面,某男大发雷霆,她一团毛线就让他熄了火。再次见面,她却视他如毒蝎,避之不及。终于,他冷眸一眯,大手一挥,冷冷道:“女人,签字。”女人,这是我赐给你的婚礼,百年契约,我看你往哪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