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要顺毛摸才行哟

”对付炸毛的小猫,还是要顺毛摸比较好。此时,“恩,郑宵如此想着。很厉害。

你不是很穷吗?“对了,你的银子从哪里来的?”

“你还生气吗?”

“这菜味道不错,夸奖了一把肖琪,你都可以开酒楼了。郑宵难得有胃口于是便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他面前那他不知道叫什么的菜式,这菜一入口他就眯起眼睛。”

“怎么样,你要不要投资一点呢?”

没有办法,她只好带着银子离开。

他拿起那份厚厚的企划案说道:“留在这里吧,郑宵这一次没有拒绝,我会好好看的。”

若是此时熟悉肖琪的人在这里看到生气的肖琪的样子必定会知道此时必须安抚一下对方让对方不生气才行,否则的话等对方一炸毛那就……

郑宵这才收回投放在她身上的视线,她走后,对着屋子里面的黑暗处说了一句。

“……”

做完饭她得意洋洋的双手叉腰看着郑宵:“怎么样,本姑娘厉害吧。”

不知道郑宵是不知道最近珍馐馆的传言呢还是故意的,居然在肖琪的面前说出珍馐馆这个名字来。

大概是跑的快了,她的声音带着几丝喘息的味道。

饭菜她又不能让他吐出来,只好叹息看着桌子,郑宵塞给她的银票她推不掉,然后一脸惆怅的说道。

“……”还能愉快的一起玩耍吗?居然不给她留点好吃的。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肖琪可知道郑宵不是她这个现代人,那就是说……

对方将银票塞给她之后就立刻低头吃饭,徒留肖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面纠结。

看到有这么一个算命大师出现肖琪整个人猛地一震然后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朝对方离开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她想要延缓自己的计划的时候,眼尖的她突然瞄见有一个身穿着算命师傅才会穿的那种道袍,叹息了一声,手中还拿着算命的招牌的人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完蛋了!

“我请你去珍馐馆怎么样,据说那边的饭菜味道挺不错的。”

为了那样的人不值得,我知道你讨厌她,但是你想想对方被禁足并夺取了权利对于她来说就是要了她的命,“不生气就好,你也算是报仇了。”

“母亲留给我的。”

若是酒楼里面的菜式都能像是今日这一桌子一样,“自然,那必定客似云来。”

然而当她得知真相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人影她下意识的就觉得情况不对便打听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位姑娘 ,我们认识吗?”

“那是自然……”

被猜疑了,肖琪瞪了他一眼。“怎么,这一刻郑宵看着肖琪的眼神充满了狐疑的味道,你还看不起我不成?”

没等郑宵拒绝,肖琪便拉着对方离开了国公府。

肖琪杵着下巴看他。“你真觉得我开一个酒楼好?”

先别走,“等等,我有事情要找你。”

走在国公府外面的街道上,她指着周围的一切说道。

“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听闻肖琪这话郑宵嘴角一抽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肖琪一怔突然觉得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是无言以对,郑宵的话淡淡的,于是便摇头说道。

“你真是奸诈。”

肖琪觉得她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现在手上的这银子好烧手,这个时候,她能不要吗?

继续说道:“钱你可收了,郑宵可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你不会想要反悔吧。”

“过奖过奖!”

没等那个人走太远她的手就一把搭在对方的肩膀上面,她的速度极快,下一刻她的声音响了起来。

辛苦了半天之看到残羹剩饭,肖琪顿时欲哭无泪。

“你来干嘛?”

既然对方那么落魄,之前的时候她可没有忘记对方过的有多么的落魄,那么这银子从何而来难道是偷得抢的?

肖琪一怔,然后摸着下巴说道:“咱们买东西回去自己做。”

想到这可能性,肖琪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这要开一个酒楼饭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黑暗处传来一身幽幽的叹息,她要好好的谋划一番,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而且厨师也要找,找到人之后还要培训,此时的肖琪并不清楚她走之后房间发生的一切,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就拿出纸笔出来做策划书了。

我要一半酒楼,“好啊,你觉得如何?”

“希望你说话算话。”

所以大伙儿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然而此时并未有肖琪的朋友在,肖琪一生气起来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情,但是这院子里面有一个能够敏锐的发现危险气息的郑宵在。

“那很好,我决定了。”

你说去珍馐馆,你是不要命了是吧,“什么,难道你没有听说过珍馐馆的饭菜不能吃吗?”

“能麻烦先松开我吗,有话好说?”

但是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叠银票被递到她的面前,她只是随口一说,紧接着一把淡淡的声音响起。

等她纠结半天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桌子上面的饭菜被横扫了一半。

“为什么不能吃?”

“多看着她点。”

我生气干嘛呢!”她分明就是口是心非,而郑宵十分明白这一点,“不生气,便哑然失笑道。

肖琪狠狠的白了一眼郑宵,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这一刻,然后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恩,就开一个酒楼吧。”

有一些东西在平时不需要的时候就随处能够看到,一旦到了需要的时候就到处找不到这类人的身影。

“既然你不想去不去就是,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

我告诉你不管去哪里吃饭都可以,“怎么就没有了,就是不准去珍馐馆!”

我的事情也是那样,罢了,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像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咱们继续逛逛,在外面吃个饭,肖琪一怔然后摇头说道:“其实也不是那样的,然后就回去吧。”

她的事情很多,说罢对方便将企划书给收起来,没有那么多时间留在这里跟对方墨迹。肖琪见此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出门了。

然后回了国公府,最后便整饬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了,为了整饬出这顿饭菜,于是肖琪拉着郑宵又去买菜,足足花了肖琪两个小时的时间。

郑宵淡淡的看了一眼肖琪,反问了一句。

这一刻她猛地冲到对方面前,在看到对方的容貌那一刻她倒吸一口凉气,对方的声音实在是太让肖琪奇怪了,猛地高喊了一声。

于是就在肖琪快要炸毛的时候他迈着优雅的 步伐走了出来,那张苍白的脸上露着虚弱的笑容。

“你……”

“……”其实这一点都不好。

“当然是因为很脏了。”

不是缺钱,肖琪只是想要调-戏一下郑宵而已。

这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没事的话你还是不要窝在国公府里面,“看吧,省的好好的一个人被窝废了。”

所以才会 将企划书丢对方面前跟对方讨论的,要是遇到别人,说到底她还是看不惯对方那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罢了,她才懒得管这种事情。

在自家小伙伴面前,肖琪也不忘狠狠的黑珍馐馆一把。

拿着企划书她找到郑宵直接将这东西丢在对方面前然后双手叉腰道:“看看吧,好歹也有你的投资呢,花了两天的时间肖琪将企划书做完,你也别那么漫不经心的要是不小心亏本了到时候你可别找我哭!”

“吃吧,免得等老了就追悔莫及了。这个世界很美好,咱们一生就那么短,在我看来呢,一直窝在一个地方岂不是无趣至极,所以要趁着年轻还能走得动出来走走,说罢她就走到卖冰糖葫芦的摊子那边买了两根冰糖葫芦塞给郑宵一根。”

“所以你才会出来闯荡吗?”突然之间郑宵问了这个问题。

好吧,她就活该这么倒霉吗?

“谁说的,哪有的事情。”

肖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想到自己的猜测,勾唇笑道。

知道对方似乎对母亲的去世耿耿于怀,这个时候肖琪就压根不敢追问下去了。

没等她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郑宵幽幽的来了一句。

倒是让那被拦住的人愣了愣,“怎么会是你?”她满脸见鬼了的神色,紧接着他勾唇浅笑道。

此时的肖琪很明显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她在京城的道路旁边找了半天依旧没有发现有算命先生的身影这个时候就郁闷了。

“你会做?”

算你说服我了,走吧,“好吧,我带你出去逛逛。”

听见脚步声肖琪抬头看便看到对方这虚弱的样子,顿时就心软了。

太子爷很生气这又是什么鬼?因为太子爷生气了所以全京城里面的算命的都被抓进大牢了?卧槽的这有算命师欺骗了太子爷这是什么鬼?

至少在位置的选择上面就有很多的讲究,就跟在现代的时候有很多人开店要找风水师看一下差不多,为了能找一个好的店铺,要在开一间足够火遍整个大陆的饭店那可不是一间简单的事情,肖琪便打算找一个算命的瞧一瞧这京城哪里最适合她。

那算命师傅就这么停下脚步,肩膀被人抓着,而后一把十分年轻而且还让肖琪感觉有些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

并未想到她真的能够做出一大桌子菜来,郑宵眉头一挑而后那没有多少血色的唇瓣勾唇一笑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苏府嫡女苏府嫡女若然田心|古言相府嫡女?不过是个被一个庶女玩转在手掌心的一个废物!老天开眼,女主涅槃重生,让所有人看看苏令瑶不是好欺负的!追书不等待!剧情超精彩!
  • 雪染桃花雪染桃花燕希舞|古言春暖三月,桃花盛开,一夜飞雪,雪染桃花。是雪染桃花,还是血染桃花?柳风站在雪地里,看着房间里倒在血泊中的女子,身后是熊熊的烈火,烈火舔食着天空,落雪坠入其间,瞬间就化成了气。此后的数年,柳蛮常常在恶梦中惊醒,那漫天的火,火中奔跑的两个身影,他们为什么要向火里跑去,她想喊住他们,可是喉咙就像塞了石块,发不出声音。“哥哥,我怕……”“阿蛮别怕,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简介不知道怎么写,以上也不知道算什么啊,就当是简介了吧
  • 彼此的寄托彼此的寄托筱灵儛|古言“韵儿,你听我解释。”潞天玖着急地拉住琅萌韵的手臂,“父母是怕你......”“潞天玖﹗他们只不过是我们的养父母,你为什么这样护着他们﹗说白了他们只是叫你说服我,然后骗走我们的钱﹗”琅萌韵甩掉潞天玖抓过来的手,没有注意此时此刻是红灯,便过了马路。伴随着尖叫声,刹车声,击撞声。琅萌韵整个身子呈抛物线趋势被甩出去好远......好痛﹗痛得难以承受﹗琅萌韵在失去知觉时,似乎听到了潞天玖说了一句让她死都不愿意忘记的话;“琅萌韵,我陪你。”……
  • 老公我错了老公我错了星海樱|古言上学的前一天。一车祸让他们相识,之后。个个谁也不让谁。你争我夺。暗暗发生感情
  • 镜水舫镜水舫式微青青|古言世人皆痴,耽于情爱,浮生一梦,不过镜中月水中花。千年情缘,藏于画舫,待你一一揭开。
  • 倾城狂妃:激萌小姐戏王爷倾城狂妃:激萌小姐戏王爷鬼哉|古言一代天才神女,经过三世轮回。姐姐与爱人为保她性命,不惜让她误会也要做出此事。一世怨恨轮回,今世忘情忘怀。“今天好多小白脸,我要养个过来,大魔王,同意不?”“我不就是那个小白脸?”“……”
  • 穿越幻想者之剧情错乱穿越幻想者之剧情错乱浏黎|古言宅女一夕穿越成为万人敬仰的大小姐,诶?这剧情不对啊!说好的废材逆袭呢?说好的不得宠呢?……女儿你慢点,别摔着……小姐、小姐奴婢跟不上您啦!……呜呜~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 酷酷哒之太邪酷酷哒之太邪jm墨梅|古言一代帝皇,萌宝徒弟,看萌萌哒的ta们如何哒哒
  • 邪帝追妻:霸宠小医妃邪帝追妻:霸宠小医妃莫白诶|古言本以为只是一场意外而来到这个世界,没想到这却是命中注定。(本人是新人,不喜勿喷。)【读者要入坑的话,那请原谅我,前几章写的很乱。】
  • 圣上是昏君圣上是昏君顾浅曦|古言你可知道,你真是我这一辈子摆脱不了的桎梏,即便你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