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你能解毒吗? 第11章:

”,“中了毒?你能解吗

,不似昨日冰寒。带着血丝,而那一双狭长凤眼,瞧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

”他冷冰冰的口吻,脸拉得老长。,“什么事也没有。出去

,他抬起头来。暗色的灯光下,依旧可见面纱下深深的轮廓

”,只见他点了点头:她就更怒不可竭,“昨天晚上匕首上带着的毒你没找郎中给你看看?“你是不是傻?”夏云依惊讶问道,猛地拍案而起?想死啊

,身心俱疲。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幸中的万幸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疼痛或不舒服。”她的手继续游走在胸口附近?而男子轻轻摇了摇头

,还好他来的还不算太晚。要是晚了,恐怕毒素会侵蚀胃和心脏

,要想培育一批外科医生需要很长时间。不仅会落刀,但是,操刀不是谁都能行的,那必须是人体结构都充分了解

,见状。轩辕清冷有些不耐烦,厉色道

,要不是伤口不是很深!他哪还有命过来

,两人谈论着。夏云依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多是轩辕清幽在愤愤不平

,一个身影从窗口窜进来。捂着腹间,窗户被推开,坐在了椅子上

”!“咔嗒

,当轩辕清幽还在唾沫横飞的讲述着今日在街头看见的惨状。轩辕清冷忽然下了逐客令

,十几年前京城也闹过瘟疫。当时无药可医,兵部最后将染病的人全杀的杀赶得赶

”,夏云依狐疑的又瞟了他好几眼:并没有立刻动身,又惹得他烦躁?“让你出去听到没有

?“有没有哪里特别的疼。”她按着他腹间发硬的肌肉问道

,该怎么办。她现在还没个方法?瘟疫的脓疮是病毒感染类,切除所有脓疮加调理就能痊愈

”轩辕清幽往窗外一看,月已悬挂屋檐,臣弟明日再来打搅!”,“呀:这才意识到时辰已晚,赶忙起身做辞!“皇兄,这都二更天了

”,夏云依看他:也只能叹一口气没好气道!“躺床上,我给你看看

,该不会想杀她的人贼心不死?又派人来了吧

,还没等他答复。指尖触碰到胸口下,他的眼神立马痛苦起来

,扶着桌沿缓缓挪步到了床边。躺下时候,他确实是中毒已深,站起都费力,拳头攥得紧紧的

,说罢。轩辕清幽转身离去,而夏云依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没事。”夏云依挑眉相问?从蝶飞染上瘟疫那一刻起到现在,他的身体状况看起来正在恶化

”,她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渐渐回暖:掀开被子穿上了鞋?“今晚没有刺客,见此,你又来做什么

,有了前车之鉴的她猛地坐了起来。全身神经都紧绷着,正想着,窗外忽然有了异响,死盯着窗口的位置

,腹间的伤口已经发黑。连带着顺着筋路往上延伸,解开了夜行衣,就如同毒藤蔓攀延伸着

,这一按?他整个人咬紧牙关,“是这。”夏云依又着重按了两下,位置在胸口以下胃旁边,只能点头

,她恍惚又见街头那些流离失所的人。痛苦呻吟着,微弱灯光下,看着青色蚊帐上绣着的几只翩跹蝴蝶,哀怨的眼神

,所以!加强人手不现实

,赌气似的起身就走?那么关心他干嘛,夏云依冷哼一声,反正他又不领情,头也不回,路上不禁扪心自问,何必用热脸贴冷屁股

”,“贤弟?时候也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府了

”她自言自语,秀眉紧锁,应该是毒素伤了脾!,她手下的位置正是脾的大概位置!看情况,“难办了

,细心的她还发现。他的手一直握成拳头,她时不时瞟一眼相对而坐的轩辕清冷,他的脸色是越来越糟糕,似乎在抑制着什么

,看他这样。她也于心不忍,再怎么说他受伤中毒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决不可重蹈当年覆辙

”,“出去就出去!吼吼什么

,她撑着头摆弄着桌上青铜仙鹤的灯台。半眯起了眼

,她明明嘱咐过他一定要找郎中去毒!这一天没治才过来找她

,书房中。三人围着圆桌落座,轩辕清幽稠然开了口

,死伤无数。本是记入史册后又被史官篡改,那次,知之者少之甚少

,“治不治。”他没有闲心听她埋怨?只要一个答复

”?“你怎么不走

”轩辕清冷搭话,额头筋络隐约可见。,剑眉紧锁。面色青黑,“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两人不像是只碰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倒像是老友,她笑着,坐在了他旁边,可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锦云裳锦云裳KE可可|古言如果说百般忍让可以换的一世清安,云锦便不会踏上回家之路,只求烛台一盏,与佛相伴。然而,事与愿违。怎样的刻骨铭心能让人癫狂,怎样的艰难险阻让她成长。青云衣兮白霓裳。她,分花扶柳而来,风华绝代,只为一世精彩。
  • 汉宫娇汉宫娇若一一|古言他建立了一个国家前所未有的尊严,他给了一个族群挺立千秋的自信,他的国号成了一个伟大民族永远的名字,他是成就千古基业的汉武大帝。他的功绩建立在战士们的尸骸上,他的圣明以那些凋零的容颜作注,他有多伟大就有多无情,他的手上染着深爱着他的女人的血泪。史记、汉书,没有人记载那后宫里的残酷斗争,那些将年华洒落在几丈宫墙里的女子,对男人们来说不过是略可作谈资的一抹艳香。穿越,带着后世的记忆,成为那个被藏于金屋囚死长门的阿娇,就算有着作弊器一样的空间,她也不过是个冷眼旁观的过客。看你春风得意登高,看你手握重权得意,看你一朝落败怯哭,看你人头落地命殒。这后宫里的斗争,比朝上的更加血腥,而那些挥舞着利刃征伐的女勇者却留不下一个名字。这不过是本帐,记的是那些隐藏在历史背后的牺牲。
  • 穿越只为恋上你穿越只为恋上你沉梦夜蝶|古言沈寒洁在一天清晨漫步在花园的小路上,忽然晕倒了……等醒来时就看到一堆装着古装的男女在她的床前哭。她就纳闷了,自己好好的怎么会到这里来?莫非是穿越了?没错!那我现在的身份又是哪个家伙?“小姐!”一个丫鬟激动得叫出声。“我是谁?”沈寒洁装成失忆患者的样子。“你是纳兰梦洁!”我现在是纳兰梦洁,不是沈寒洁!
  • 爱恨交错换悲欢起落爱恨交错换悲欢起落稔凉|古言他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手指轻绕她的青丝,眼中尽是戏虐。她眼中尽是涣散的绝望,纤手紧紧握住衣衫,嘴唇咬出鲜血。他伫立于雾缭青山之上,手中攥着生锈的铃铛,泪珠从侧脸划下。若能博你一笑,流言三千又何妨?若能出宫还俗,千杀万剐又何妨?若能再续前缘,抽身仕途又何妨?可惜,皆是孽缘。
  • 为爱痴狂:冥王独宠妃为爱痴狂:冥王独宠妃拖更小白|古言冥婚,明月清风,醉一人心。冥王,冥宠,当爱成为利用,当你我成为敌人,当光明黑暗终将开战,你我,是否还能回到最初,身世的谜团,是否是阻挡我们的一块陨石!爱恨交加中,终有属于我们的那一片天!
  • 红颜祸水我见犹怜红颜祸水我见犹怜蓝家小白|古言画地为牢,江山为聘,只要你在朕身边,乾坤万里,九州四海,任你消遣。她笑起来,刹那芳华,美艳绝伦。高纬啊高纬,你从来不知道,我不在意你的万里河山,也无意祸害苍生,我不过,就是想要安安稳稳的活着。听闻浮生若梦,那到底是谁颠覆了谁的天下?
  • 君有婧兮似弱水君有婧兮似弱水梨木兮|古言国际知名设计师南予婧,一朝穿越成为万众宠爱的南府嫡女南婧兮,与帝都四大公子齐名的燕漓第一才女。十六岁未出家门一步,世人都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君翊宸,君府世子,帝都四大公子之首,人美如冠玉,才貌双全。都说一见翊宸误终身。当两人遇上,天下必将为之癫狂。第一次相遇,两人彼此为之惊艳;第二次相遇,不知是谁情根深种;第三次相遇,他将她打上标签,她只能是他唯一的妻。当他把情魂注入她身,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她都是他唯一的牵绊。
  • 帝后日常:皇后修仙的日子帝后日常:皇后修仙的日子已久|古言穿越成不受宠的国公府嫡长女已经够可怜了,还要和成百上千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太重口,她选择挂机。可是身不由己她一路升职加薪,最后还是坐上了皇后的宝座。身为皇后,理应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可她忙着修仙,是真没空!圣上,皇后娘娘又不参加晨会。朕听不见!圣上,皇后娘娘要把臣妾贬为宫奴。朕看不见!圣上,皇后娘娘要跟外国人私奔了!朕要杀了……你这个挑拨离间的小人!#救命,这里有个宠妻狂魔!#吴悠染看着身旁眉眼清俊的男人,挑眉问道:嘿,要不要上天?
  • 因为爱很相配因为爱很相配夏如衣|古言一朝穿越当初,花痴依然是花痴,但好像是有哪里不同啊?特征一,这宰相府的千金不是以女子无才便是德自居吗?那在潇菻诗会上胜出的女子是谁?特征二,那体胖身大,堪比猪的体重,一走路,就跟地震一样,会是眼前这个魔鬼身材,堪比尤物的怜儿吗?场景一:“本届潇菻诗会胜出者是相府千金宫海绫小姐。”。。那是,我堂堂A大文理双修博士后可不是吹出来的。。一位身形姣美的女子伸出双手拦住了去路,“站住,女子拍了拍手,神情得意的说,“李佩斯,当初可是你说的只要我减了肥,就可以来找你,算数吧!啊!”宫海绫挑眉说。
  • 情知何起情知何起石允之|古言缘分或是错过,不过是一刹那的惊鸿一瞥,可是只那一瞥便搭进去了一生;唤一声卿卿,竟然真真是那梦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