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你能解毒吗? 第11章:

,她明明嘱咐过他一定要找郎中去毒!这一天没治才过来找她

”,这才意识到时辰已晚,月已悬挂屋檐:赶忙起身做辞!“皇兄,“呀,这都二更天了!”轩辕清幽往窗外一看,臣弟明日再来打搅

,腹间的伤口已经发黑,解开了夜行衣。连带着顺着筋路往上延伸,就如同毒藤蔓攀延伸着

,还好他来的还不算太晚,要是晚了。恐怕毒素会侵蚀胃和心脏

”?“你怎么不走

,该不会想杀她的人贼心不死?又派人来了吧

,还没等他答复,指尖触碰到胸口下。他的眼神立马痛苦起来

,扶着桌沿缓缓挪步到了床边,站起都费力。躺下时候,他确实是中毒已深,拳头攥得紧紧的

,这一按,位置在胸口以下胃旁边?他整个人咬紧牙关,“是这。”夏云依又着重按了两下,只能点头

”轩辕清冷搭话。面色青黑,额头筋络隐约可见。,剑眉紧锁,“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决不可重蹈当年覆辙

!不幸中的万幸

,所以!加强人手不现实

,要想培育一批外科医生需要很长时间,操刀不是谁都能行的。不仅会落刀,但是,那必须是人体结构都充分了解

?“有没有哪里特别的疼。”她按着他腹间发硬的肌肉问道

”,夏云依狐疑的又瞟了他好几眼,并没有立刻动身:又惹得他烦躁?“让你出去听到没有

,她手下的位置正是脾的大概位置,秀眉紧锁!看情况,“难办了!”她自言自语,应该是毒素伤了脾

,该怎么办。她现在还没个方法,瘟疫的脓疮是病毒感染类?切除所有脓疮加调理就能痊愈

,看他这样,她也于心不忍。再怎么说他受伤中毒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你……没事。”夏云依挑眉相问,从蝶飞染上瘟疫那一刻起到现在?他的身体状况看起来正在恶化

,她撑着头摆弄着桌上青铜仙鹤的灯台。半眯起了眼

,十几年前京城也闹过瘟疫,当时无药可医。兵部最后将染病的人全杀的杀赶得赶

,当轩辕清幽还在唾沫横飞的讲述着今日在街头看见的惨状。轩辕清冷忽然下了逐客令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疼痛或不舒服。”她的手继续游走在胸口附近?而男子轻轻摇了摇头

,她恍惚又见街头那些流离失所的人,看着青色蚊帐上绣着的几只翩跹蝴蝶。痛苦呻吟着,微弱灯光下,哀怨的眼神

”,她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渐渐回暖,见此:掀开被子穿上了鞋?“今晚没有刺客,你又来做什么

”,“中了毒?你能解吗

,“治不治。”他没有闲心听她埋怨?只要一个答复

,两人不像是只碰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坐在了他旁边。倒像是老友,她笑着,可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

,不似昨日冰寒,而那一双狭长凤眼。带着血丝,瞧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

”,“出去就出去!吼吼什么

”!“咔嗒

”他冷冰冰的口吻。脸拉得老长。,“什么事也没有,出去

,有了前车之鉴的她猛地坐了起来,窗外忽然有了异响。全身神经都紧绷着,正想着,死盯着窗口的位置

,见状,轩辕清冷有些不耐烦。厉色道

,说罢,轩辕清幽转身离去。而夏云依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夏云依看他,也只能叹一口气没好气道!“躺床上:我给你看看

,细心的她还发现,他的脸色是越来越糟糕。他的手一直握成拳头,她时不时瞟一眼相对而坐的轩辕清冷,似乎在抑制着什么

,身心俱疲。却怎么也睡不着

,书房中,三人围着圆桌落座。轩辕清幽稠然开了口

,一个身影从窗口窜进来,窗户被推开。捂着腹间,坐在了椅子上

”,“贤弟,时候也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府了

,死伤无数,那次。本是记入史册后又被史官篡改,知之者少之甚少

”,只见他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匕首上带着的毒你没找郎中给你看看?”夏云依惊讶问道:她就更怒不可竭,猛地拍案而起?想死啊?“你是不是傻

,要不是伤口不是很深!他哪还有命过来

,他抬起头来,暗色的灯光下。依旧可见面纱下深深的轮廓

,那么关心他干嘛,路上不禁扪心自问?反正他又不领情,夏云依冷哼一声,赌气似的起身就走,头也不回,何必用热脸贴冷屁股

,两人谈论着,夏云依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多是轩辕清幽在愤愤不平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王路之慕棋王路之慕棋S桦林|古言21世纪王道女慕棋帮派厮杀惨死仅一把短刀下,重生变成了一个十三岁的女孩。。。。
  • 殇痕缘之琉璃殇痕缘之琉璃kliduo|古言他,情深似海,对她更是如此可他的欺骗是她无法容忍的待他后悔时,他已经失去她了——————————他,默默保护她,一次一次为救她生命垂危他希望她能看自己一眼,哪怕一眼也好,可她眼里只有那个人,有谁知道,当她和那个人在一起时,他的心有多痛——————————她,风华绝代,不顾天下人的反对爱他可才发现,他是利用自己心,破碎;爱,消失当她落魄时,发现还有一个人为她遮风挡雨,自己以前怎么没注意到他呢?可她的心已经被伤得支离破碎了,如何再爱?可他不管,缠着她,似乎成了他唯一可做的事
  • 洛王的绝世侧王妃洛王的绝世侧王妃筱动烟火|古言她本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却被庶女踩在脚下。一朝为侧王妃,她尽力逆转,力挽狂澜,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新婚之夜,他让她跪地羞辱,新婚以后,他对他厌恶之极。只因,他爱的那个女子不是她。"秦唤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容九裘,你这一生唯一的错误,就是爱上我。"前尘散尽,她卷土重来,他毁去她容貌,扬言是珍惜。她退缩,他紧逼,最后的最后,谁能与她地老天荒?
  • 重生之美男太凶猛重生之美男太凶猛虐儿|古言没想到她狗血的重生了!重生在一个美人泛滥的世界是要闹哪样?妈妈啊!宫斗,宅斗,种田,修仙,她全不会啊!啊?是她想多了?这只是个普通的世界。好吧,她认命的安安静静地过她的小日子……可……谁能告诉她,那些一个一个来的比洪水猛兽还凶的男人是什么东西?喂喂!长得好看不能代表你们就可以组团给她耍流氓!你们的节操呢?下限呢?
  • 锦上花开君知否锦上花开君知否紫沐晴|古言十年前他还是个需要借势的储君,他则是倾力相助智勇双全却淡泊名利的丞相之子。(什么,你以为这是两个“他”的故事?~那怎么行呢?女主好有意见了~“小沐,怎么回事?说好的闪亮登场呢?!“......女主大人请息怒,为了加深读者对您的印象特意让您压轴,放心,星星会有的,闪亮会有的~”“麻溜的小沐,还我们的锦女神”“好的哈哈,马上哈哈......扶额...”)她是锦绣坊的主人,是无意中智勇救他(男一还是男二大家可以猜猜哦)于危难从此烙印于他心的人,是他(嗯猜对了不是男一就是男二)小时候的青梅,却背负血海深仇,十年隐忍解仇后又该何去何从?锦上花开君知否,指点梅心丝丝绣......
  • 桃花九岭之梦无痕桃花九岭之梦无痕桃花九岭|古言姜离:等你及笄那天,我便向皇上请旨娶你。或是:你从来都不曾爱过别人,我也不曾爱过你。无痕:你的嫁衣我一直留着,这回能否换你以身相许?或是:你的一厢情愿,我又何苦揭穿。谈桑:就如千年前,年少的你对我诉说着年少的心事,许着年少的誓言。或是:这漫山的桃花,不过是我幻化出来的罢了。才冠天下的姜离,风华绝代的无痕,以及温润如玉的谈桑。姜离承载着我少年时所有的梦,谈桑布下的幻境让我流连了很久,而那颠倒众生的无痕公子仿佛是我一生都触碰不及的温柔。
  • 陌上花开君缓归陌上花开君缓归月凉生|古言新文《摄政王毒宠:太子,滚过来》已发“你丫放开朕。”面对他对压制,她怒起反击。身下的某爷温柔一笑:“想上位?”某女:“身为女帝却被吃干抹净,心好累。”一句话,这是某女从乞丐一步登天成为女帝的成神史,也是励志把某黑心侯爷调教成妻奴的奋斗史本文又名《乞丐翻身记》《娘子要亲亲》《君侯独宠是为哪般?》《君侯毒宠:娘子,要亲亲》收藏最乖~么么
  • 【舞飞扬】我的痞子舞妃【舞飞扬】我的痞子舞妃菊雅清韵|古言她是痞气十足的DanceSoul,最张扬邪气的舞魂,一朝穿越,却沦为三岁稚儿;他是凤玄国最俊美的王爷,也是凌云宫最冷血无情的宫主;六岁那年,初次相遇,她狠狠地咬破了他的耳朵,看着他流着血的耳垂,呆愣的俊颜,咧开嘴,笑开,“这样,等我长大,比较好认……”
  • 反派女配要革命反派女配要革命苏木栖霞|古言啊,啊,啊,怎么会这样,睡个觉都能穿越,而且还穿越进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尼玛,还是个恶毒女二,,不行,我要革命,我要革命
  • 一夜倾城:邪王别太腹黑一夜倾城:邪王别太腹黑笑韩梦|古言她,只是一介平民,长得还不错。去旅游时,她和车子一起滚入悬崖,竟然穿越当草包,这草包还这么丑,令人汗颜。不是穿越的人都是绝世美女吗?这不是骗人的吧!好啊,看本小姐怎样反手玩皇帝,左手擒太傅,右手捉大夫,前面还有一个倾世男宠----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