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0章 手机

……

一面怕自己被发现,一面又怕拍的不够完整,她轻轻挪动身体,叶盼紧张,忽然听到了“嘶——”的一声。

……

只是,唐婉毕竟跟了我两年,见乔占南没吭声,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如果你那么生气,爸爸也只好为你赶走唐婉,乔安久继续说,避孕药一事就算在她身上。”

笑容有些机械,“今天空气不错,叶盼眨了眨眼,我去外面走了走。”

于是在当晚叶盼被送回住处后,乔占南就接到了朴海镇亲自打来的电话。

上身已经****,乔占南蹲在床边,叶盼趴卧在床上,正用酒精棉往她的伤口消毒。

韩国人都走了,“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还没到?”

捂紧嘴巴,她小心翼翼掏出了手机,按开了手机摄像功能。

“不像话!”

……

不要再说了,“好了,从现在开始爸您不要再谈这件事情。”

他的脖子上带了吻痕,而且他的身高身形,那天乔占北最后一个赶到酒店,也与那个男人吻合。

对,是乔占北。

唐婉与乔占北偷情,一定是选择乔安久忙碌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即是一张雕刻般的俊脸,漆黑的双眸,一抬头,正居高临下凝望着她。

一眼即发现了叶盼腰后的裙子布料,乔占南的目光敏锐,破了一条长口。

到了上午十点,叶盼在周围转了几圈,也没有看见她想遇到的那两个人。

抱紧我,搂紧我,像这样,“北少,嗯……嗯……”

仿佛夹杂着不耐烦,那边乔占北却忽然扯住了唐婉长发,“好了,够了,动作毫不温柔,我还有事呢。”

不过,却在玄关处看到了乔占南的一双鞋子。

女人是唐婉,男人是……乔占北。

只说:“我没必要看,看也看不懂,和韩国人见面时,叶盼到底没有打开纸袋,只帮你转交。”

叶盼独自绕过了一处花海,沿着通往山庄酒店的小路走去,扭头望向一旁的丛林。

今晚肯定又不在,是真的……北,唐婉娇嗔:“久哥正忙着与韩国人谈事情,你不是说很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吗?”

“你疯了吗?走开!”

有些恢心,叶盼想想还是算了。

“每次出来谈生意,不是头疼就是屁股疼,乔安久叹口气,什么时候能把顽劣的性子改掉!”

“去哪了?”

乔占南皱眉,看到了她皮肤上的血口。

乔安久看了看表,抬头问聂远山。

叶盼相信由他经手的商业文件,乔占南是伦敦大学金融系高材生,绝对完美无缺。

乔安久的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父子二人一同走出会议室,送走朴海镇和他的翻译,乔安久看向乔占南问道。

大为高兴,所以连夜就邀请了乔占南,大概是朴海镇看过了方案和意向书后,共同商量合作上的事情。

而后笑了笑,“那好,不谈,乔安久惊讶,以后不谈了。”

“远山,占北呢?”

不小心被秋千上的木刺划到了,不碍事,也不疼,“刚才荡秋千了,我下次不去荡了。”

才想起了这件事,因而她也回忆起,她是昨天前往山庄酒店时,当时唐婉曾对乔占北说过的一句话。

并按乔占南的意思,在与朴海镇的交谈中,叶盼赴约,把纸袋转交给他。

“北,今晚我去你住的地方好不好?”

已被女人纤细灵活的双手解开了全部衣扣,此刻敞开着,男人身上穿的黑色衬衫,衣领被剥到了肩头。

……

转回头,这时乔占南仍矗在她身后,他看了看她裙子的衣兜,叶盼重新换了一件衣裳,突然问:“你手机呢?”

刚想回答,身子便被抱了起来,叶盼心虚,乔占南抱她时总像抱只小猫一样轻巧。

酒精让叶盼蜇的“嘶”了一下,他看了看她,俯身在她伤口上方,乔占南没有说话,小心轻轻吹了吹。

解开凉鞋的鞋带,这时,叶盼小心的蹲下身,听到了从卧室里传出的脚步声。

那么也就是说,唐婉有可能还会和乔占北到这个地方来偷情……

她猜想,既然乔占南此刻正忙着谈成和韩国人那笔生意,她并不是想守株待兔,那么乔安久也一定会参加。

连同声音,手机不但清晰拍录下两个衣衫不整的画面,也一并收入。

仍是不敢大动,坚持拍到最后,直到唐婉和乔占北整理衣着后匆匆离开,她皱眉,她才长长的吁出了口浊气。

自己太拒绝乔占南,会让他大为不快,叶盼知道,而且他也明显是在试探她。

聂远山恭身答道:“久哥,乔安久背手,刚才北少来了,又突然说他头疼,换成一副严肃模样,就先走了。”

妖艳的红唇,反复流连着男人年轻健硕的胸膛,女人半眯着眼,“北……嗯……你好壮……”

叶盼就接到了许世生打来的电话,朴海镇在山庄酒店定了位子,没想到到了晚上,请叶盼吃饭。

叶盼早上醒来,乔占南一夜未归,独自吃了早餐。

她就是在这个地方,记得那一天,看见的那两个人——站在那棵大榕树下偷情的男女。

原来是腰部被一根树枝划了一下,裙子破开一条,腰身微疼,她回头,皮肤也被划出了一条血口。

叶盼走到窗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可话已出口,幸好此时是背对着他,叶盼觉得自己这个谎编的不好,否则难逃他那双幽深的俊眸。

一只手即被乔占南握住,她换上鞋子,他轻而易举就将她身子转了半圈。

“在哪划伤的?”

以后我们就天天在这里约会,唐婉说:亲爱的,好不好?

乔占南不再吭声,眸光深暗。

便决定留守在这里,叶盼这样揣测着,等着这两个人出现。

刚才正当她恢心想要撤离时,却意外看到了这两个人来到这里。

他试探的代价太大了,商业机密一旦让竟争对手知道,只是,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北,你不想我吗?”唐婉不依不饶,“嗯……不要嘛,恋恋不舍的搂紧他的壮腰。

但对于女人勾引,虽然乔占北这样骂着,他显然招架不住。

叶盼不确定此时乔占南有没有回来,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她小心用钥匙拧开住处的大门。

“那就今晚八点,我准时到你那里敲门……”

蜷着身子,叶盼躲在一株绿色球灌的后面,不敢发出一眯声音。

你究竟想让爸爸如何?虽说知道了这一切,并且怀疑叶盼是秦家的人,我毕竟没有对她怎么样,“占南,也没有逼她从你身边离开。”

“怎么,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王俊凯之盛夏的约定王俊凯之盛夏的约定敏仙儿|现言爱是什么?什么是爱?我叫夏落落,我第一次恋爱竟然只是一个目的,我的恋爱只是一场骗局。可是我发现我竟然爱上他了,爱的无法自拔,我渐渐离不开他了。然而,我错过了这份爱。我是王俊凯,我有一个毕生最爱的人,她是夏落落,但是我和她之间的相爱竟然只是一场为我和别人姻缘铺下的道路,我爱的一直会是她,但是她却离我越来越远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的心痛的已经麻木。『注:本文是虐文,但有甜,喜欢的看可以进,纯属原创,勿上升真人,如有雷同,纯属抄袭。』
  • 重生:霸道宫少的复仇杀手重生:霸道宫少的复仇杀手清歌影岚|现言前世身为特工的她被渣男所害,跳下悬崖。老天开眼,让她重生在另一俱身体里。她回到渣男所在的学校,步步紧逼,不料半路闯入一个腹黑妖孽的男子,将她吃干抹净……让她不仅得斗渣男还得防他。看男女主一起携手打遍校园……
  • 王俊凯之血染樱花王俊凯之血染樱花朴歆孝|现言王俊凯,一个在娱乐圈神一样的人物,国民校草,全民男神。在大家面前他是有正能量的好少年,可是在她面前却是一只大灰狼,时时刻刻的想要吃了小白兔。她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单纯如她,善良如她,在大灰狼这里,只能脱光光的站在他面前,任由他宰割!【拒绝抄袭,拒绝模仿;小说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套上真人】
  • 盛世甜婚:腹黑首席不好惹盛世甜婚:腹黑首席不好惹紫牡丹|现言听闻:陆凡勋霸气冷漠,富可敌国,却神龙见首不见尾。夏天悠却不信!她爬个墙,闯进他卧室,还能拍个裸照,偷看美男洗澡,什么神秘?都是浮云!当偷窥狂被抓?没事她有绝招,喝点小酒壮胆吧?喝点小酒壮壮胆,醉后扑倒他拍拍手走人!睡他没理由,至于这么计较?谁让他投标要拆她家?什么?还不打算停工?一求,二缠,三哄,都没用?不怕她还有绝招。霸道总裁被二货玩得团团转,失身又失心,披着羊皮的狼只好改变策略,教教这个小家伙怎么当好总裁的女人!
  • 花开良时花开良时夜梓蝎|现言她能听见一切的声音,也能看见世间的一切——唯一听不见的是他的心语,唯一看不见的是他心中所想。幸而,花开良时。他,愿意把一切都给她。这是一个伪冷淡外星女和真高冷霸道男神的故事~
  • 国民老公太深情:拒婚100天国民老公太深情:拒婚100天莫淇|现言一场蓄谋已久的意外,她去他家住了三个月,期满后,她怀了他的种逍遥国外,他为了追她回来,又是撒娇又是卖萌,各种招数尽数施尽,最后无奈只要威胁她回归!“余半夏小姐,不服从我就去告你,告你非法侵占我的种,告你歧视,一切告...”“顾先生,你大可以去告,只要你不怕榴莲和戳衣板!尽管去。”顾余年尴尬的笑了笑,冲着余半夏好心的提醒:“老婆,其实,其实咱家还有键盘!”
  • 谁的安好有晴天谁的安好有晴天诱惑橘子冰|现言女孩子天生有一项技能,结交闺蜜组成小团体,这个小团体里面的成员不一定相互之间都完全掏心掏肺,但是却怎么都散不了。如今的闺蜜之间已不会如当初读书时候那样无话不谈,但也一定是可以交心的,当然谈的最多的、出现最频繁的总结起来就两个字——八卦。娱乐圈的八卦、同事之间的八卦、朋友的八卦,另外,仿佛约定俗成一样,只要闺蜜聚会谁没有出现,那就聊那个没有出现的人的八卦。至于为什么会八卦,没人知道也没人想知道,反正这就是女人和女人的好朋友——闺蜜之间的故事。
  • 怎么办,爱上了你怎么办,爱上了你倾汀|现言写的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女孩(落依依)在一场车祸后,改变了她的人生。在两个男人的细心呵护下,她一点一滴的成长,在最终她到底会选择谁?
  • 遇到最好的你遇到最好的你九长|现言有的人不是你想避开就能避开的,比如,陈子楚之于吕素。如果说,一开始遇上陈子楚是一场错误,那后来则是一场幸福。
  • 迷婚:偷心总裁,要定你迷婚:偷心总裁,要定你指尖眉梢|现言她,一个三流电台的实习小编。身世平平,长相普通。抠门,聒噪,还拜金。初出茅庐的她带着对前途的无限憧憬,全力以赴的投入,跑腿,受气,遭算计都是常有的事,生活一直平平淡淡。一次偶然,他闯入她的世界,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第一次见他,他是个没钱没权没背景的三无穷人。第二次见他,他却是牛郎店里的红牌小生。第三次见他,他……他竟然是上市集团的大腕儿总裁。老天,这货也太极品了吧,天上掉下来的肥肉她林小雅哪有不吃的道理,逮住,逮住,哎,总裁你别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