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相见争如不见

是啊,两年了,时间就像是光轴,一辗即过,甚至让人来不及回味,那些往事便这样散了。

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跑上楼看一看人家的大宅子,突然她感到身后有异样。

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踪,还不如索性大放点,她朝监控摄像头挥了挥手,笑眯眯地道:“苏先生,你好,我是娱周刊的记者唐七,请问你能抽出你的一点宝贵时间,接受一下我的采访吗?”

她挺直脊梁,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没有犹豫,没有回头。

这样的事她做得多了,驾轻技熟。

可这心底隐约的惆怅又所为何来?

她摸到最偏僻的角落,确定四下无人,便像猴子一样攀延而上。

她的存在感那样强烈,就像这两年她从未离开过一般……

她侧身而过,打算做正事要紧。

她一时间张大了嘴。

透过如雾般的烟云,他依然清楚记得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

他没想到他们再遇,她的第一句话竟是这句“好久不久”。

在看清对方那张木无表情的脸,她有些错愕:“楼三生,你怎么在这里?!”

她突然间记起,楼三生对她说过,他此生没怕过任何人,却独独怕她的痴缠。

她想了想,武装了自己的表情,这才回头打招呼:“苏先生你好,我是……”

其实这种私闯民宅的事始终不好,搞不好还要被带进局子里。

“你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子午告诉你我在此?”

多年前她做不到的事,现在她能了。

推销完后,她又觉得自己像是在对空气说话,有点奇怪。

随着男人一步一步靠近自己,过往一幕一幕地在她眼前闪过,就像是在倒带,那样的清晰,又有些许模糊。

正在他研究的当会儿,那个女人居然好意思跟他打招呼,还说自己是狗仔队。

当你习惯了一个人永远缠着你不放,想尽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力,用尽一生想要占有你。可是她有一天突然不再在意你了,突然间她放手了,自然会不习惯这种突然的转变。

她鬼鬼祟祟地延着墙头一路摸索,顺便往透明的玻璃窗探视,要是苏徐影在就好了,这样也许她能和他说上两句话,顺便再跟她打好关系。

又恍惚了一回,她甩了甩头,终于从过往中挣脱。

看着唐七头也不回地走远,消失在光的朦胧,路的尽头,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绪涌上楼三生的心头。

难道现在的狗仔队都这样不要脸?

这时唐七又掏出自家的周刊,笑眯眯地推销:“你看,这一期的封面人物就是我采写的,我们的周刊销量在业界数一数二,你不上是你的损失哦!”

很快她便到了苏徐影居住的别墅附近。

他和她不熟的好吗?

唐七缓缓迎上前,在男人跟前站定,徐声开了口:“楼三生,好久不见。”

清晰的是她至今还记得他绝决的眼神,模糊的是,她已然不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爱上眼前的这个人。

唐七见楼三生迟迟不作声,也没放在心上。

事实上,苏徐影就在家。

而现在,她叫他的时间就像在叫一个陌生人。

当然,她知道自己的运气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如果被抓,大不了她抱人家的大腿求爷爷告奶奶,再不行的话,她还有一道王牌,那就是宋城。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攀墙的动作很利落,一看就是老手。

怎么办,她太大意,把自己的脸彻底暴露。

她依然是像以前那样连名带姓地叫她,只是以前他的名字从她嘴里叫出来总带着一种浓浓的占有欲。

也许,相见争如不见。

楼三生上了车,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

楼三生状似压抑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

她只是把可能会发生的后果想到了,也把自己的后路想好了。

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他们刚刚才打过照面,怎么会在苏宅又再遇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跟踪她!

或许,这仅仅是习惯。

到底是她真的变了,还是她在演戏,毕竟她的演技一直都不错。

刚开始他以为是家里进了贼,也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贼敢胆大包天往他家里闯。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再遇到他,就像她从来没想过,有那么一天她真的能够放下这个人一样。

当然了,非到必要时刻她不会搬出宋城这个大爷,毕竟她想靠自己的能力,而非仰仗宋城在本城的势力。

楼三生怔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想在她脸上寻找过去的痕迹。

现在是打起精神工作的时候,什么情情爱爱的玩意儿,她要不起,也不想要!

她是不知道苏徐影在不在家,但这样代表自己有礼貌,不是吗?

男人背光而立,午后的阳光在他身上投下一轮金色的光晕,他还是那样俊美卓绝,而她的心已经沉寂,再不会为他的一个表情或动作砰然心动。

她索性延着窗户一路寻过去,前面不远处就有保镖站岗。真是的,不过是明星罢了,有必要搞得像是蝶战片吗?

当时他正在看新闻,突然在监控器前多了一个鬼祟的女人。

她如此深爱的人,却怕她的爱……

可要不用这种方法,她又怎么可能接近苏徐影?

唐七恍恍惚惚地走了一段路,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地方偶遇楼三生,那个她曾低调嫁过、高调深爱过的人。

她早告诉过自己,要重新活一次,只为自己。

像上回,她就用这种方法,直接就跑进了前夫家,才不至于被宋城送进大牢。

人呢,最不该逞强,在生死攸关的大事面前,她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

如今她再也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再也不会!

微怔片刻,唐七才回过神,淡然启唇:“我来工作,走了。”

到底是,她长进了。

正在她幻想美好前景的时候,仰头间,她突然看到一个监控器正对准自己的脸。

他曾经那么渴望摆脱她,而今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他死缠烂打,他该高兴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EXO:放不下的爱EXO:放不下的爱贤一笑倾全城|现言一次次的误会,让冷幽伤透了心。想知道冷幽怎样挽回她逝去的爱情吗?
  • 爱妻如命,总裁悠着点!爱妻如命,总裁悠着点!圆圆小姑娘|现言“许安知,你还回来做什么?”离去五年,曾经将她捧在手心的男人现在厌恶她之极。她另有所图,哪怕他冷漠相待,亦是步步为营,只为嫁给他。“傅斯年,娶了我。”——傅斯年恨透了许安知,恨她在自己面前的伪装,恨在她的眼里看不到自己的影子,恨五年前他让她滚,她就毫不犹豫地走了。可那又如何?她在世人眼里再如何不堪,他亦是要定了她。熬不住对她的思念,他布下一局,将她逼到自己怀里。“许安知,签字!”许安知不解,疑惑地看着他。“签!你许安知敢离开我半步,许氏和你儿子都是我一个人的。”他厉声警告,看她的眼神却是炽热无比,恨不得将她拆了吞进腹内。许安知,哪怕你不爱我,我也不敢再将你赶走。——“白莲花”继妹当着众人的面,指着她的鼻子骂:“许安知,你是个恶毒的女人!”许安知承认,自己的优雅,自己的温和全是装的,她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坏女人!别人欺她一分,她必定报复回来。那个以为不爱自己的男人缓缓地走过来,将她拥入怀,脸上露出少有的笑容,对所有人说:抱歉,我宠的!傅斯年从来都知道自己爱上的女人是个小坏蛋,他并不在意,只想着将她再宠坏点,宠得没有其他男人敢招惹她!宠得她只能乖乖地呆在他身边,只做他的女人!
  • 魔女冰山闯校园魔女冰山闯校园白神风|现言最后一件的毕业试,我竟然抽中的了本校的冰山美男。天啊!!!为什麼会这樣。而且我们的任务竟然是最高级……最困难的任务!!!天亡我也……
  • 大牌重生:独宠第一天后大牌重生:独宠第一天后墨瑾七|现言她本是国内一线女星,名气媲美国际大腕儿,只差一个国际奖来坐实。却不想被渣男女谋害,重生于自己的粉丝身上,一切重头再来。“那个位置,我能坐上去一次,就能坐上去两次。并且我要坐的更高!”可是半路上蹦出来的这些男人是什么鬼?一个两个为毛线都找上我?姑娘我的脸蛋是变漂亮了,那也不用这么夸张吧?都跟没见过女人似得...“你不是颜瑾,你是顾卿人。”卧槽,这是真相帝啊,这都看出来了。好吧,就是我。
  • 悸动:倾国星语悸动:倾国星语沂君|现言【卷一】“第二十六届全球金影奖,最佳女主角获奖者,来自C国的,江青羽。”欢声雷动,上万粉丝的期待,史上最年轻,最有天赋的影后!可人却迟迟未见,这无疑给金影打了个巴掌。只见屏幕映出:金影颁奖仪式中断,请各位离场。”第二天,骇人的头条【新晋影后江青羽逝世,节哀】。
  • 权门大少非常狂权门大少非常狂蓝五|现言“你求我呀!”他阴沉着脸,视线紧盯着她提醒。“你知道的,只要你肯低下所有的尊严,自己乖乖躺到床上去,无论什么事我都一定会答应你。”全世界唯一配对弟弟血型的,就只有他,现在,弟弟人就躺在手术室里等着他的血救命。可,一旦这样做了,她又对不起深爱自己的竹马。这一刻,她有种快要被这个恶魔撒旦一般的男人给逼疯的节奏。没有他的血液提供,弟弟根本活不下去,在一次又一次的无奈下,她被逼着跟他不断发生关系。他想要她爱上他,可,越是逼迫,她越无法爱上他,反而觉得竹马给予的自由更令人向往。于是,一段揪心虐恋,虐身虐骨,就这样反复上演着。(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拒嫁豪门:帝少绝宠小娇妻拒嫁豪门:帝少绝宠小娇妻请叫我小鸨鸨|现言八年前,一场误会,他锒铛入狱,她心死跳海!八年后,再重逢,她化身盗界神偷,却因八年前的重创忘记一切。而他,已是川和市最强财阀——天傲集团的掌权帝少!外人皆传言他冷心冷情,不近生人,厌恶女色,手段雷霆……但只有她知道,他不过是个面冷心黑,极端傲娇的——闷!骚!男!“当初见到我,你真的没有任何熟悉感吗?”他问。“嗯……比起穿上衣服,其实你脱了衣服我更觉得熟悉!”她半开玩笑的回答。“那我脱了衣服再让你熟悉熟悉!”说完,冷少变恶少,扑倒小白羊!当披着羊皮的狼性女人遇上洞察一切的腹黑男人,看谁能更胜一筹!
  • 恶魔与校花对对碰父母请走开恶魔与校花对对碰父母请走开血魔魅姬|现言一段婚烟,绑定了夏一寒和上官影雪。为了取消婚约,他们和寒爸、雪妈斗智斗勇。无奈校园还有陷阱等待他们踏入,他们防火防盗还防“奸人”。这让他们如何是好啊!一起期待他们的“英雄事迹”吧!
  • 妖瞳影后,娶一送一妖瞳影后,娶一送一潇湘醉雨|现言前世,容映雪是千年隐门少主,却甘愿为爱折翼,封印妖瞳,断指明誓,叛离隐门。为挣嫁妆,她敛一身傲骨,到污浊不堪的娱乐圈摸爬滚打。离影后仅一步之遥,却被渣男贱女联手谋财害命,教她裸死海天盛宴,声败名裂!临死方知,渣男背后是图谋她少主之位的隐门宗老,所谓真爱只是一场骗局。今生,妖瞳护她重来一世,变为三流龙套兼单亲妈妈云雪岚,人人轻视,处处刁难。却因媚骨天成,烂事不断。无良导演想对她潜规则,秃肥暴发户欲她外室,著名影帝借戏揩油,甚至渣男也被她吸引,声称愿为她抛弃贱女。凝视镜中妖媚容颜,地狱归来的她冷笑:贱人排队求虐,她定有求必应。(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弃妇大翻身:我的honey总裁弃妇大翻身:我的honey总裁胡歌乱唱|现言简单的渣男抛糟糠,糟糠遇男神,反过来狠虐渣男小三的故事……——朋友的一个神总结,突然就想写一个短篇了,先命名,什么时候得空就写,预计最多两三万字吧……超了我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