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玄清斗酒(二)

鹰目有神,颜如羽仔细看了几眼,毛羽有光华色泽,长于辽东,发觉不对:“利爪锋锐,绝世猛禽。这是一只海东青啊!”

来参与这‘英雄小宴’的后辈弟子,不分大帮小派,皆有推举的几人上场,这后辈弟子的比试竟这么早就开始了,场面自然盛大。姑且称他为‘英雄小宴’吧。

听这年青和尚说要喝这整整一缸酒,钟、颜二人不好酒道,自然是惊愕万分。

这说话之人只怕就是玄清的师兄了。赞道,钟蕴朗‘嘿’地一声,这海东青可真有灵性。

门下一个小弟子都有此功夫,叫了声:“小师父好武功。”两人均想,少林寺定是人才济济。少林派贵为中原第一大派,钟蕴朗和颜如羽却是被他这一手掷缸的功夫震撼,比望城观、正阳盟历时更久,果真名副其实。

答道:“有劳江帮主挂念,家师一切安好,此次武林大会将与方丈大师同来,玄悲仍是双掌合十,再有一两日便到。”

正在猜想这海东青是否真的如此有灵性,众人见他喊这海东青为‘阿清’与他自己法号‘玄清’几乎重名,能与人交流,忽听得有人叫道:“玄清师弟,均觉有趣。更觉新奇。待见他和这海东青说上了话,原来你在这里!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

江帮主和朱闯齐声赞道:“小师父好酒量。”

为首的一名较为老成,正是今日遇见的少林大弟子玄悲。

肩上落着一只猛禽,神态放松,僧袍破旧,身旁一人面容清秀,正是玄清。

一旁玄清不发一言,交谈起来。钟蕴朗见他谈吐举止颇为得体老道,只微笑瞧着那只海东青。那只海东青在玄清肩上跳来跳去,玄悲与众人一一行过礼,不时在玄清脸上蹭一蹭,一人一禽,均是心中暗赞,甚是亲昵。这位少林大弟子果真是青年才俊,大有掌门之风。

咱们可说是同道中人了,朱闯哈哈一笑:“江帮主,这饮酒嘛我倒是有一绝佳的去处,咱三人同去正好!”他说的这绝佳去处自然就是杯窖酒窖了,小师父,钟蕴朗之前见过的。

这才坠下,玄清伸手接住,酒缸在空中停留了片刻,缓缓放下地来。

钟蕴朗历来掌刑赏执法,回头望去:“师兄……我见此处临江风景极佳,最重规矩,玄清面色尴尬,但今日见玄清违背戒律肆意妄为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反倒觉得这小和尚随性而为,故而坐下观赏。”钟蕴朗不禁莞尔,颇有意思。这玄清不敢在师兄面前直言饮酒之事,自然是违背戒律而为了。

酒缸即刻被抛掷空中,旋转起来,斜举酒缸已不能将酒水倾倒而出。只见玄清双手使力,酒水借着这一旋之力,落入玄清口中,缸内酒量渐少,竟是一滴不剩。在酒缸边缘轻轻带了一下。

”别过众人,便即告辞:“小僧与众师弟来此,领着玄清缓步远去。尚有他事,玄悲与众人小叙片刻,不便在此多耽,这便告辞了。

看样子,他们也是来参加这‘英雄小宴’的了。

”钟蕴朗心中想着,颇觉奇怪,但这是少林家事,“少林寺这两个后辈弟子都到了,却也不便过问。怎地了尘大师和了凡大师竟没有与他两同来。

”说着托起酒缸,竟似毫不费力。见这小和尚的力气着实不小,钟蕴朗心中暗赞了声,玄清微微一笑:“既是斗酒,已生比较之意。仰头便饮,诺大的酒缸被他举过头顶,自然是一口喝干。

只见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摩肩擦踵,进了望城观大门,人山人海。

就连江帮主和二虎朱闯也面露惊异之色。

”清厉的鸟鸣越来越近,显然这飞禽速度极快。等众人抬眼看去时,玄清一敲额角,这猛禽已飞到近前。朱二哥,今日可真不巧,面色怅然:“江帮主,师兄在叫我回去了。

立掌于胸前,眉目低垂,只见一青年僧侣身着砖黄僧袍,瞧来年纪不大,但却显得十分老成,朝说话这人看去,给人一种稳重之感。

落在玄清肩上,相得益彰,只道它是只猛禽。谁知一见之下,十分合适。分明就是一只家禽的模样。这‘猛禽’体态精巧,众人先前听它叫声,一身柔顺的羽毛黑白相间,尽皆愕然,俊美异常。

只见五名年青僧侣正立在一旁,颜如羽顺着钟蕴朗手指往角落看去,凝目注视台上。

有绝佳之处饮酒,玄清和江帮主闻言均是大喜,自然是求之不得。

此次可有随方丈大师前来?“原来是少林大弟子玄悲,少年英才啊。”江帮主点头回礼:“尊师近来可好?”

这模样还真全然不似少林弟子,一道酒柱从缸内涌出,倒是颇有几分英雄气概。倾泻而下,但见玄清喉结上下跳动,这一缸清酒已逐渐流入他肚中了。

玄清‘呀’了一声,说道:“阿清,那只海东青‘咕咕’叫了几声,你是说师兄已经到了?给他看到我这般喝酒可不好。一声清唳,扬了扬左翅。”

那自然可以。”江帮主问道:“你分几次喝完?“喝这缸酒?”

朱闯自带着江帮主去酒窖饮酒,少林两弟子走远,喝多喝少,江帮主仍是酒兴不减,那不必说,反正路掌柜这许多珍藏美酒,少了玄清作陪,怕是的消耗大半了。拉着朱闯进客栈去了。

“颜公子说得不错,这只海东青从小便与我在一起,不曾分开。”说着向那海东青说道:朝他一笑:“阿清,玄清见他识货,师哥在哪?”

忽地天边传来一声清唳,朱闯甚是开怀,似是猛禽所发。正要领着二人去酒窖。

钟蕴朗把他肩膀一拍:“颜兄,正想询问比试的规矩,你看那!”

了尘、了凡二人均是有道高僧,这少林诸位弟子均是武僧院首座了凡的弟子,于佛学自有极高造诣,武艺在江湖上更是享誉已久。两人早年间便已是宗师境界巅峰,方丈了尘从不收徒,如今不知是否再有突破。众弟子只以方丈大师相称。

此时僧袍微摆,眉目庄严,“谢过江帮主美酒。”玄清双手合十,竟又是个得道小僧形象。微微一拜,适才饮酒时姿态尽去。

”少林虽不甚遵循俗世礼法,但却也不加指责。径自走到江匡身前,但作为武林第一大派,这江湖见面的规矩,显是知道玄清的所做所为,却也不能少了。双掌合十行礼:“小僧少林玄悲,那青年僧侣微微摇头,见过江帮主。

钟蕴朗见青川县衙仍是冷冷清清,但想着两人说不定路上四处游玩耽搁了,倒也并未放在心上。与颜如羽闲逛了一日,钟蕴朗与颜如羽不善酒道,直到黄昏时分这才返身回山。县令和齐捕头仍是未归,不禁微觉奇怪,自去青川城中游逛。

颜如羽望着这许多人,不禁替掌教真人操心起来,望城观,这比试到半夜也比不完啊。崆峒,五岳,金蛇崖,丐帮,青龙帮……就差少林了,正阳盟,这么多人可怎么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寒光图记寒光图记舜君|武侠唐武周年间外有突厥契丹虎视眈眈,内有群雄争斗不休。炀帝藏宝图重现江湖,大周王朝继承之争愈演愈烈。前代的纠葛,权臣的野心,诱人的宝藏,帝位的争夺。野心,欲望,贪婪,权利,仇恨这一切的一切即将拉开帷幕。
  • 纵剑九州录纵剑九州录云渊靖|武侠晚明,曾经雄心万丈的老大帝国,变作群狼环伺的案上鱼肉。这一切,竟只因一个惊人的诅咒。少年应运而生,查奇案,入教宗,攻城略地,转战四方,统天下才俊,斗八荒奇魔。棋局已残,杯酒仍温。却不知,天眼方睁。
  • 纯阳纯阳小凤爷|武侠唐末,各地藩镇割据,相继称王,自相伐戮,百姓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地狱惨炼!各地甚至出现极目千里、无复烟火的场面,朝代更迭平凡,就在这样一个历史局面下两个年轻人开始自己史书般的江湖风雨,爱恨情仇,家国天下的重生之路
  • 乾坤演武乾坤演武马甲演武|武侠作为豪门子弟,萧林几乎夜夜笙歌,最后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在地府中,判官断定,萧林生下来死妈,三岁死爹,十八岁被赶出家门,二十岁被人打的四肢残废,要做整整六十年乞丐,一直要饭要到八十岁死为止。这种生活可不是萧林想要的,于是,他用金元宝买通判官,骗走了哪咤三太子私生子的混元金砖。可重生之后,萧林发现,一口孟婆汤让他晚了十八年醒悟,眼看就要被赶出家门了。怎么办?混元金砖的出现让萧林仰天大笑,改变命运从此刻开始。
  • 青蛇杖天青蛇杖天西红柿子|武侠为保国运,不惜逆天而行,以己身为容器,存国运最后之龙气于身,欲化身定国之柱,却被皇帝视为反叛灭门。幸免于难的少年,将何去何从呢
  • 我欲封刀我欲封刀血寒|武侠少年的波折,造就了永不认输的倔强。擒虎、驱狼、屠巨蛇,与天地抗争,这是一个起始于西域荒漠的故事,征战沙场,笑傲天下,我欲封刀,怎奈总是把我怒火挑。一步步走来,萧破打熬筋骨,修炼经脉,登上宗师境界,开宗立派,笑傲江湖。十二条经脉全数贯通,是为后天强者,打通任督二脉,是为先天强者,之后修炼下丹田丹海,中丹田膻中,上丹田神庭,每处丹田结一花,三花聚顶,引来五气朝元,方成宗师。(PS:书已签约,请放心收藏,质量保证,绝不断更。)
  • 四锦图四锦图鹰城人|武侠名震江湖的四大镖局,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相继覆灭。而对手是谁却不得而知。嫌疑最大的黑龙会一时间也销声匿迹。十年后,风波再起。震南镖局的后代宋云天到苏州的扬威镖局去探寻真相,不料却碰到了在镖局门口一位卖茶的姑娘,自此以后,他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一场纷争,而纷争的背后却和镖局的覆灭有关,结局又有些意外……
  • 草莽神话草莽神话雨水笔话|武侠掉落神坛张雨辰穿越古代为九岁孩童,遇上个师傅,修习阴阳功法,纵横武林,成就一段草莽的神话。偷偷地建个群,614890529.
  • 反清复明双人游反清复明双人游酉拿|武侠大医院里的一名小医生--临时工王建国,无意中同自己的上司--拥有教授头衔的科主任,一起穿越到了康熙初年,并被融入民间如火如荼的反清复明运动中。两人的命运,由于性格、心态以及处事方式不同,却渐渐走向不同的两个极端,王建国甚至从历史潮流中一跃而出,掌控了几乎所有反清复明的力量,拥有了左右历史的可能······
  • 云流传云流传倾安|武侠他,手执神剑黛雪,踏过苍生尸骨……他,背负一世骂名,但求心中无愧……本以为,用无上剑术,能护得心爱之人周全,可谁能改变宿命的纠葛?拥有了无上的武艺,却什么都无能为力。这是我第一本小说,讲述传统武侠,一个天才少年悟出无上剑道所经历的坎坷岁月。希望大家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