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下前篇) 第23章 情葬神隐七月雪

,英姿玉骨如玉树临风,展翅遮夕阳,剑眉星目。安吉拉早已热泪盈眶,斜阳里,振翅飞来的男子俊貌朅朅,双手交握置于胸前

,盼了那么久与他重逢,总算盼到了,“小松鼠啊。却总觉得心中杂乱。”安吉拉自言自语,松鼠怎会听懂她说话

,遗憾记忆世界的一夜,竟做得出分隔相恋佳人于天地终守,饱尽夜中风露。于弗洛。拉斐尔心存几许残忍,转瞬即逝,还是天规重则不可违,却这般冷漠了人心。宁静的夜,于安吉拉,就如寒水曲折长流,可无法尝到长夜不眠秉烛相思的苦。分秒之间,弗洛转头,天上繁星高照,不知天堂何处

天堂之高,却是个日思夜想的迷。,只知其跌入人心的美,虽得凡世书卷相伴,弗洛仰首所见。在封存的记忆世界里,弗洛度日如秒,可对于安吉拉来说,日夜的孤独伶仃,何处是天台路西法所在之处,却度日如年。日日所为,不过举杯独醉,茫然中,又是一天天的消逝。不过云聚云散,弗洛一语难尽心中的复杂感觉,天地两隔的思念,好似黄泉之下不闻人间烟火,日出日落罢了,却无法亲眼目睹

:心中写道

,笔锋缓而沉稳,却仍能感到欢脱如戏鱼跳龙门,跃然纸上。弗洛倚靠窗前细看一比一字慢蹴书信,窗前的烛光微亮,沉世不知安吉拉心之所悦,鹅毛笔下小字清扬,多希望记忆空间能缓下飞速的时间

虽无法感同身受,但心如唇化甘饴般为两人感到喜悦,山海为盟。却又心有千千结,弗洛看着眼前的画面,曾经的断肠人在天涯,凭栏空望沧海桑田,今日的佳人夕阳再相会,不知漫漫未卜前路。,天地为誓

唯望君安立云霄。,忧君私书来往违方圆,我愿终生仰首望

常闻传言中国曲,我欲于伊人相知,山无棱,江水为竭,长命无绝歇。

草色枯华残影里,凭栏回首,斜阳烟柳断肠处。

杯酒未尽,樱下独舞,坠了天堂别了君,殊不知愁云不散,两袖兰香散尽,唯有无尽思苦夜,容颜尽消悴。弗洛站在樱树旁,记忆世界走马观花时间如流水飞逝,安吉拉伫倚窗头,静看月光倾洒,当夜素衣翩翩,繁星漫天与天堂并肩,君不见舞花落泪相思苦,伊不见云端踱步俯望愁,彻夜销魂千盅尽,又是一天花开满园不知其色时。

塞外烽火狼烟,兵戈相见于刀光血海,萨门自古立于不败之地,破竹之势踏平边塞临国,纵纳四海为一,统称萨门大陆。

松鼠扔下一个松果,摔在地上的一瞬间,松子散落一地,只留下空空的果囊,安吉拉拂手若怜,轻轻抚着松壳。

路西法

“安吉!”路西法大喊着对佳人的昵称,落在远处的河旁,立马朝安吉拉飞奔而来。

“你愿意同我一起逃遍天涯海角吗?”路西法看着安吉拉的双眸。

弗洛看着路西法抱着安吉拉往远处飞去,天涯海角不负深情。

背破陈规书一封,愿受神罚,只愿与伊人天地相守。

与弗洛擦肩,跟着路西法的还有两个天使,看上去并非神罚司的天使,也不是邪恶的天使,其中一个顿时唤醒了弗洛的记忆!安吉拉坠下凡尘那天,躲在神殿后方悄悄观望一切的天使!

信中书:

弗洛见她挽裙归去,如屡轻尘,研墨些许,字一书墨香满园,泛一笑红颜倾城。

树果香甜鲈鱼肥,安吉拉靠这些度过了一季,颓圮无人烟的萨门一角,人烟罕至,却依然有人来探访这个红颜憔悴的倾城美人,谁也不知这位如今身在河旁樱树下的女子,门前草已几尺高,是天堂而来,带着青丝千绕,而把她当作上天不公,有眼不识人间才女的无归之女,时常送来素布衣裳,夏花探枝头,豆食鲜蔬,安吉拉自认无以为报,便樱下流水独舞,长袖翩翩欲羽化,婀娜轻步跃云霄,无人不惊目称绝,春尽花凋落,弗洛也沉醉在安吉拉的舞姿中,仿若天地皆静,唯有花瓣飘落的声音,见其闻风起袖,惊叹凡才不敌神女为。

周围的事物回到了又一年的新春,适才还心酸于路西法握羽伤情无可奈何,痛心于安吉拉的为爱执迷坠天堂。如今大抵没过多久,木屋才在热心萨门人的帮忙堆砌下,成了形,弗洛随着记忆空间的变化,还送来了不少瓜果干粮。斯是陋室,唯安吉拉感激涕零,心里认为,安室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心悦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只要天不老,你我情难绝。”安吉拉被路西法紧紧拥在怀里,泣不成声。

紧握书信,目光滞于火烛微亮,晚来风起,吹过弗洛的肩旁,摇曳着烛火轻摇,能看见安吉拉面容暗沉,安吉拉沉寂无语,既得又失,一封路西法违背天堂法规,私自寄下的信,也许是在人间终苦守望的动力罢了,虽多么希望路西法能在凡间,与自己终日相依,书罢,共结连理,但安吉拉不愿他为此受到神罚,毕竟天使坠入人间,楔去神身,已是重辱。

弦断空留天,韶华难守,风露立中宵。

记忆在快速的放映,晴空夜里,安吉拉凭栏仰望,对月当歌,无人意会相思泪流,月转星移,唯任其干涸化为痕,徒增萧条。屋前百花竞露颜,夜虫齐鸣,安吉环顾四周,相思藕断丝连如流水长去。

拉斐尔神罚于我,坠落凡尘,脱了神身,“本是违了神规,如今的我便像这空壳罢了,与路西法却是人神两隔…”弗洛能看到安吉拉眼中流露出的失落与无望,透过河面上的月光粼粼,照着心中的忧虑。“人神相恋…”安吉拉哽咽着,“大不韪。”

满园落樱堆积,终守只影独凋零。

“今见佳人,断我苦思,心如初见,以山海为盟,我路西法永不与你再相离。”路西法紧紧攥着安吉拉的手,心中胜是欢喜。

坠花湮凡尘,白羽若怜,落在谁指尖。

安吉拉坐在床头,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弗洛身边的记忆又回到了安吉拉收到路西法欲私自下凡的信时。正傍晚,心想与路西法相见后,便浪迹天涯海角,寻一处世外桃源,躲一世天堂寻罚。夜里,踱步河边,月下水面静,斗转星移,倒映着岁月流逝不曾有变的倾世容颜,许久未笑,连微笑也变得那么僵硬了,指尖穿过长发,松树在门高的松鼠枝头伫视。

亮于繁星,牵动安吉拉的心弦,蹙眉微展,白羽捧着些许物件缓缓飘落,不言而喻,就在这时,此物来自天堂,弗洛也从樱树旁直立起来,一季的思愁等候,终于盼来家信一封。熟悉的信纸,有些泛黄,字迹暗藏刀锋,白羽从天降,饱含热血沸腾,弗洛站在安吉拉身后,先是扫了一眼信尾落名,路西法。一字笔锋如三月柳,剪短安吉拉多愁中的几缕。

我自只身红尘,思君夜长不能寐。

安吉

日夜无忘理残羽,玉石梳篦,却黯然失色。

亦闻中国古曲无数,唯愿金风玉露与君逢,胜却人间无数。

“宁与你同下九泉,也不愿独自苟活!”

两人在光影里紧紧相拥,久久不愿分离,喜极涕落,早已语尽凝噎,相看泪眼。

这个晴天的夜里,天堂也许会乱成一团,路西法将会在城郊的山脚下与安吉拉相会。傍晚未至,安吉拉身披一缕淡红轻纱,一株虞美人簪于凌云髻,茫然日升日落,上看螓首蛾眉,双瞳剪水,下看齿如编贝,巧笑倩兮,近看凝脂柔荑,领如蝤蛴,一天既过,远看衣锦褧衣,羽化登仙。弗洛随着安吉拉的身影,细看脚下碎石瓦砾,上看枝叶婆娑,生怕一点障碍污了眼前佳人的容貌。

一天的繁杂喧闹了城角的常有的宁静,从此萨门人的茶前饭后谈资里多了安吉拉这个被天堂所弃的才华红颜。可安吉拉并不在意世俗名气,什么也比不上与恋人秉烛共守月升月落,以花为枕,耳鬓厮磨。却空留一人,缠绵悱恻。夜里的流水不停息,人去桌前空,夜夜如此,未曾有变,就如安吉拉每当虫眠花沉睡之时,高坐草堆,寻觅繁星中隐匿的天堂……

君不见,幽幽此情谁诉,入骨相思殁红豆。

晚风轻拂,初夏夜微凉,河旁浅塘泛涟漪,月色凄伶,却淡不掉安吉拉心中的夏荷初放,尖尖角的一露,便萧条了世间所有的美景。

“拉斐尔已派神罚司下凡捉拿我等,前路漫漫,定誓死保你周全!”路西法眼望天际。

安吉拉临水望鱼,鱼沉而愧于见之,临枝戏花,城郊山脚下流水蜿蜒,花垂而羞于面之。日落时分,安吉拉衣襟长飘,山石在夕阳里泛红,幽径不知通往何方,直指天涯。

陋室木桌杯盅盛茶,盅内柳影剪不断绵绵闺愁。战事捷报初传,安吉拉坠入凡尘的这一年春入,城内自是车酒盛肴,萨德一世的统治清明,潺潺流水携清风两袖,权倾朝野又何妨,唯国内太平安世方得圣心。

弗洛心中为之一震,为何彼此相爱之人却是背离世道天规,听到此,都无法有好结局。安吉拉眼角的泪滴入流水,水不知情深缘浅,只是不停息地流去,带不走思愁,也带不走不公。

完全能匹敌神隐。河水清澈,鹅卵石沉底,游鱼戏期间,几片白羽托着一本书缓缓的在水波里飘了过来。窗头的安吉拉见状赶忙跑到了河边,日升远山。以前的萨门能在鸟语花香中苏醒,手指一伸,掌一捧,没有被水浸湿的书页,封面写着大大的“茶与魔法”。安吉拉如得珍宝,望天笑了又笑,那时在神隐木屋,低眉屈指间,弗洛曾听她说过,想必这书便是安吉拉的姥姥留下的,黄黄的书页,详尽的图文,杏仁茶的香味荡然字里行间。

云散鸟飞绝,竟不愿梦醒独留一场空,难断思愁。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安吉拉早有这番打算。

弗洛在樱树下,记忆消逝越来越快,落叶白雪融,春回樱重返,几年就在安吉拉忙碌的生活中逝去,不忘初心,时常夜里枕着河畔躺望夜空。

早春烟柳弄流水,蛛网画檐燕归来。

胭脂泪中,安吉拉的门前种上的豆蔻几株,瓜果鲜菜几株。春去秋来,新叶在春花秋月里脱了嫩色,安吉拉不想在人间颓废下去,地锦爬上雕栏玉砌,路西法在天堂注视着萨门,自己安好,他才会安好,萨门的生活有了起色,不需要热心百姓的施舍,安吉拉也能丰衣足食起来。城郊还是一片茂林,记忆快速的回放,松鼠隔着一座城墙都能闻到豆蔻的香甜,这群精灵自愿为木屋前埋上一枚松种,换去了几颗豆蔻,长此以往的交易,安吉拉和松鼠之间的情谊也备渐深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为异为异人异|奇幻在世为异,不同于人。追寻着那不可及之愿。我,到底在追寻着什么,我的愿望,又真是什么?
  • 召唤者联盟召唤者联盟李家剑客|奇幻穿越?成王?魔幻?我可以将它更淋漓尽致!魔法时代等你到来!!冰界,李圣氏家族族长,召唤者联盟中的强者!自己的盛世文明就是如此任性!老师伴左右,系统在上手!谁敢来战!
  • 魔镜面具魔镜面具菁菁大人|奇幻一块上古流传下来的石板六块刻着诅咒的面具遗失在世界各地的六面魔镜最后能否找回无穷旋转的地心魔方到底何时停止一份不可一世的桀骜一颗象城堡般坚固的意念在分与合之间的抉择勇敢之心永恒
  • 关于我是魔王弟弟这件事关于我是魔王弟弟这件事厄叶|奇幻“嘛,老姐,我就出去玩几天”魔族少主强势离家出走。一张契约留下诡异羁绊,一段预言暗示悲惨生活。逗逼的想法非我等凡人所能理解!“啊啊啊啊,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留在家里当我的少主啊啊!”“哟,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惊奇,万里无一。有没有兴趣成为勇者,和我一起打败魔王!”“去你大爷!”
  • 神灵奥义神灵奥义穿时道人|奇幻神学院学生雷克斯偶然在家里发现了一本《无信者手札》,从此打开了崭新世界观的大门……对教廷的失望,对神灵的犹疑,对“神之所以为神”这个大命题的旺盛好奇心和求知欲,驱使着雷克斯一步步走上了揭开神灵奥义的道路。PS:本书以主角雷克斯的游历大陆和探索轶闻的经历为主,战斗经历和种田情节为辅,至于其他的内容,只能期待作者的即兴发挥了……本文每天两更,日更6000字,请放心阅读!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票……新人新书,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
  • 死神之生命主宰死神之生命主宰弑杀暗月|奇幻一个刚刚死去的少女却在火葬旳尸体房中醒来。。。。残缺不全的身体迅速的复原。瞬间消失在了停尸房。。。。片段一:满身鲜血的他们主宰着生与死。而每次受伤的却都是他们自己。。。——以为在暗处观望的人片段二:她捧着全家桶边吃边说;"累死了,任务终于结束了。。。终于可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出任务都没有吃上什么好的东西,唉。。饿死我了,走!咱们去吃饭去!”看着前方啃着鸡腿奔向饭馆的女子,三人只能相互对望,一阵无语。。。。也不知道是谁在出任务的时候叫外卖吃,留着啃馒头的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在出任务的时,跑去吃烤肉,留着他们喝西北风。唉。。。只能摇摇头,谁叫人家是老大,是队长,实力最强呢。咱三就呆着吧。。。
  • 窃天墓录窃天墓录觉家小风|奇幻盗墓与黑道并存的小说,我的任务则是继承觉家
  • 狼王传奇狼王传奇锋血残狼|奇幻上古时期,被天神选中的狼王,它和它的后代将永生永世受狼群追随。一匹幸运被天神选中的狼王,他和配偶生下个小狼王后,小狼王在一次狼王争夺战而逝。“嗷”狼王发出一声悲惨的嚎叫,在狼王的号召群狼最终杀死了那个企图争夺狼王之位狼。疾此后的路会如何?
  • 神灵奥义神灵奥义穿时道人|奇幻神学院学生雷克斯偶然在家里发现了一本《无信者手札》,从此打开了崭新世界观的大门……对教廷的失望,对神灵的犹疑,对“神之所以为神”这个大命题的旺盛好奇心和求知欲,驱使着雷克斯一步步走上了揭开神灵奥义的道路。PS:本书以主角雷克斯的游历大陆和探索轶闻的经历为主,战斗经历和种田情节为辅,至于其他的内容,只能期待作者的即兴发挥了……本文每天两更,日更6000字,请放心阅读!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票……新人新书,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
  • 秦毒秦毒白朗宁|奇幻小镇在一夜之间惨遭恐怖病毒袭击,无人幸存而灾难的起因竟是因为始皇陵地抢救开掘当历史将那座伟大的王陵湮没了两千多年后,地宫终于因为难以承受巨大的封土重量趋于崩塌一连串惊人秘密伴着危机剥茧抽丝般呈现守卫王陵的巨猫散播出了令天下胆寒的病毒精美绝伦的大秦建筑艺术让人叹为观止当人们终于将足以中断人类历史的病毒消灭时,却不知一个更大的阴谋还隐藏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