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情葬神隐七月雪 第23章 (下前篇)

我自只身红尘,思君夜长不能寐。

战事捷报初传,唯国内太平安世方得圣心。城内自是车酒盛肴,安吉拉坠入凡尘的这一年春入,萨德一世的统治清明,潺潺流水携清风两袖,陋室木桌杯盅盛茶,权倾朝野又何妨,盅内柳影剪不断绵绵闺愁。

却空留一人,人去桌前空,缠绵悱恻。夜里的流水不停息,从此萨门人的茶前饭后谈资里多了安吉拉这个被天堂所弃的才华红颜。耳鬓厮磨。可安吉拉并不在意世俗名气,夜夜如此,以花为枕,未曾有变,就如安吉拉每当虫眠花沉睡之时,一天的繁杂喧闹了城角的常有的宁静,高坐草堆,什么也比不上与恋人秉烛共守月升月落,寻觅繁星中隐匿的天堂……

愿受神罚,背破陈规书一封,只愿与伊人天地相守。

日落时分,安吉拉临水望鱼,安吉拉衣襟长飘,山石在夕阳里泛红,鱼沉而愧于见之,幽径不知通往何方,城郊山脚下流水蜿蜒,直指天涯。临枝戏花,花垂而羞于面之。

玉石梳篦,日夜无忘理残羽,却黯然失色。

白羽若怜,坠花湮凡尘,落在谁指尖。

于弗洛,弗洛转头,遗憾记忆世界的一夜,分秒之间,不知天堂何处。却这般冷漠了人心。拉斐尔心存几许残忍,转瞬即逝,还是天规重则不可违,可无法尝到长夜不眠秉烛相思的苦。宁静的夜,于安吉拉,天上繁星高照,就如寒水曲折长流,竟做得出分隔相恋佳人于天地终守,饱尽夜中风露。

安吉拉如得珍宝,望天笑了又笑,几片白羽托着一本书缓缓的在水波里飘了过来。窗头的安吉拉见状赶忙跑到了河边,那时在神隐木屋,日升远山。河水清澈,封面写着大大的“茶与魔法”。以前的萨门能在鸟语花香中苏醒,弗洛曾听她说过,游鱼戏期间,想必这书便是安吉拉的姥姥留下的,黄黄的书页,手指一伸,详尽的图文,鹅卵石沉底,杏仁茶的香味荡然字里行间。掌一捧,低眉屈指间,没有被水浸湿的书页,完全能匹敌神隐。

幽幽此情谁诉,君不见,入骨相思殁红豆。

“人神相恋…”安吉拉哽咽着,“本是违了神规,“大不韪。脱了神身,如今的我便像这空壳罢了,拉斐尔神罚于我,与路西法却是人神两隔…”弗洛能看到安吉拉眼中流露出的失落与无望,透过河面上的月光粼粼,坠落凡尘,照着心中的忧虑。”

跃然纸上,窗前的烛光微亮,笔锋缓而沉稳,却仍能感到欢脱如戏鱼跳龙门,沉世不知安吉拉心之所悦,弗洛倚靠窗前细看一比一字慢蹴书信,鹅毛笔下小字清扬,多希望记忆空间能缓下飞速的时间。

剑眉星目,英姿玉骨如玉树临风,展翅遮夕阳,斜阳里,安吉拉早已热泪盈眶,振翅飞来的男子俊貌朅朅,双手交握置于胸前。

安吉

”安吉拉自言自语,盼了那么久与他重逢,松鼠怎会听懂她说话。总算盼到了,“小松鼠啊,却总觉得心中杂乱。

萨门自古立于不败之地,破竹之势踏平边塞临国,兵戈相见于刀光血海,纵纳四海为一,塞外烽火狼烟,统称萨门大陆。

研墨些许,弗洛见她挽裙归去,字一书墨香满园,如屡轻尘,泛一笑红颜倾城。

弗洛随着安吉拉的身影,细看脚下碎石瓦砾,茫然日升日落,上看枝叶婆娑,路西法将会在城郊的山脚下与安吉拉相会。傍晚未至,生怕一点障碍污了眼前佳人的容貌。上看螓首蛾眉,双瞳剪水,一天既过,下看齿如编贝,天堂也许会乱成一团,巧笑倩兮,近看凝脂柔荑,一株虞美人簪于凌云髻,领如蝤蛴,这个晴天的夜里,远看衣锦褧衣,安吉拉身披一缕淡红轻纱,羽化登仙。

屋前百花竞露颜,夜虫齐鸣,月转星移,安吉环顾四周,晴空夜里,相思藕断丝连如流水长去。对月当歌,无人意会相思泪流,记忆在快速的放映,唯任其干涸化为痕,安吉拉凭栏仰望,徒增萧条。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安吉拉早有这番打算。

早春烟柳弄流水,蛛网画檐燕归来。

夜里,踱步河边,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月下水面静,便浪迹天涯海角,倒映着岁月流逝不曾有变的倾世容颜,安吉拉坐在床头,许久未笑,连微笑也变得那么僵硬了,心想与路西法相见后,指尖穿过长发,弗洛身边的记忆又回到了安吉拉收到路西法欲私自下凡的信时。正傍晚,松树在门高的松鼠枝头伫视。寻一处世外桃源,斗转星移,躲一世天堂寻罚。

心中写道:

韶华难守,弦断空留天,风露立中宵。

竟不愿梦醒独留一场空,云散鸟飞绝,难断思愁。

“你愿意同我一起逃遍天涯海角吗?”路西法看着安吉拉的双眸。

”路西法紧紧攥着安吉拉的手,“今见佳人,心中胜是欢喜。心如初见,以山海为盟,断我苦思,我路西法永不与你再相离。

前路漫漫,“拉斐尔已派神罚司下凡捉拿我等,定誓死保你周全!”路西法眼望天际。

带着青丝千绕,而把她当作上天不公,夏花探枝头,有眼不识人间才女的无归之女,树果香甜鲈鱼肥,时常送来素布衣裳,颓圮无人烟的萨门一角,豆食鲜蔬,安吉拉自认无以为报,谁也不知这位如今身在河旁樱树下的女子,便樱下流水独舞,春尽花凋落,长袖翩翩欲羽化,婀娜轻步跃云霄,人烟罕至,无人不惊目称绝,是天堂而来,弗洛也沉醉在安吉拉的舞姿中,安吉拉靠这些度过了一季,仿若天地皆静,唯有花瓣飘落的声音,却依然有人来探访这个红颜憔悴的倾城美人,见其闻风起袖,门前草已几尺高,惊叹凡才不敌神女为。

熟悉的信纸,有些泛黄,不言而喻,字迹暗藏刀锋,亮于繁星,饱含热血沸腾,白羽捧着些许物件缓缓飘落,弗洛站在安吉拉身后,先是扫了一眼信尾落名,就在这时,路西法。一字笔锋如三月柳,蹙眉微展,剪短安吉拉多愁中的几缕。此物来自天堂,弗洛也从樱树旁直立起来,白羽从天降,一季的思愁等候,牵动安吉拉的心弦,终于盼来家信一封。

山无棱,常闻传言中国曲,江水为竭,我欲于伊人相知,长命无绝歇。

城郊还是一片茂林,胭脂泪中,松鼠隔着一座城墙都能闻到豆蔻的香甜,新叶在春花秋月里脱了嫩色,这群精灵自愿为木屋前埋上一枚松种,换去了几颗豆蔻,地锦爬上雕栏玉砌,长此以往的交易,瓜果鲜菜几株。春去秋来,安吉拉和松鼠之间的情谊也备渐深固。路西法在天堂注视着萨门,自己安好,记忆快速的回放,他才会安好,安吉拉的门前种上的豆蔻几株,萨门的生活有了起色,不需要热心百姓的施舍,安吉拉不想在人间颓废下去,安吉拉也能丰衣足食起来。

落叶白雪融,春回樱重返,几年就在安吉拉忙碌的生活中逝去,记忆消逝越来越快,不忘初心,弗洛在樱树下,时常夜里枕着河畔躺望夜空。

天堂之高,好似黄泉之下不闻人间烟火,弗洛仰首所见,弗洛度日如秒,不过云聚云散,日出日落罢了,弗洛一语难尽心中的复杂感觉,何处是天台路西法所在之处,却无法亲眼目睹。日夜的孤独伶仃,虽得凡世书卷相伴,天地两隔的思念,却度日如年。在封存的记忆世界里,却是个日思夜想的迷。日日所为,只知其跌入人心的美,不过举杯独醉,茫然中,可对于安吉拉来说,又是一天天的消逝。

唯愿金风玉露与君逢,亦闻中国古曲无数,胜却人间无数。

路西法

安吉拉坠下凡尘那天,与弗洛擦肩,躲在神殿后方悄悄观望一切的天使!看上去并非神罚司的天使,也不是邪恶的天使,跟着路西法的还有两个天使,其中一个顿时唤醒了弗洛的记忆!

信中书:

满园落樱堆积,终守只影独凋零。

斯是陋室,痛心于安吉拉的为爱执迷坠天堂。如今大抵没过多久,唯安吉拉感激涕零,心里认为,弗洛随着记忆空间的变化,安室之恩,适才还心酸于路西法握羽伤情无可奈何,必当涌泉相报。木屋才在热心萨门人的帮忙堆砌下,成了形,周围的事物回到了又一年的新春,还送来了不少瓜果干粮。

弗洛站在樱树旁,当夜素衣翩翩,记忆世界走马观花时间如流水飞逝,安吉拉伫倚窗头,坠了天堂别了君,静看月光倾洒,殊不知愁云不散,繁星漫天与天堂并肩,樱下独舞,君不见舞花落泪相思苦,伊不见云端踱步俯望愁,两袖兰香散尽,彻夜销魂千盅尽,杯酒未尽,又是一天花开满园不知其色时。唯有无尽思苦夜,容颜尽消悴。

凭栏回首,草色枯华残影里,斜阳烟柳断肠处。

能看见安吉拉面容暗沉,既得又失,一封路西法违背天堂法规,紧握书信,私自寄下的信,晚来风起,也许是在人间终苦守望的动力罢了,虽多么希望路西法能在凡间,书罢,与自己终日相依,目光滞于火烛微亮,共结连理,摇曳着烛火轻摇,但安吉拉不愿他为此受到神罚,毕竟天使坠入人间,安吉拉沉寂无语,楔去神身,吹过弗洛的肩旁,已是重辱。

弗洛看着路西法抱着安吉拉往远处飞去,天涯海角不负深情。

“宁与你同下九泉,也不愿独自苟活!”

只要天不老,你我情难绝。”安吉拉被路西法紧紧拥在怀里,“心悦君心似我心,泣不成声。不负相思意。

松子散落一地,只留下空空的果囊,摔在地上的一瞬间,安吉拉拂手若怜,松鼠扔下一个松果,轻轻抚着松壳。

落在远处的河旁,“安吉!”路西法大喊着对佳人的昵称,立马朝安吉拉飞奔而来。

河旁浅塘泛涟漪,月色凄伶,却淡不掉安吉拉心中的夏荷初放,初夏夜微凉,尖尖角的一露,晚风轻拂,便萧条了世间所有的美景。

安吉拉眼角的泪滴入流水,听到此,水不知情深缘浅,只是不停息地流去,弗洛心中为之一震,带不走思愁,为何彼此相爱之人却是背离世道天规,也带不走不公。都无法有好结局。

虽无法感同身受,但心如唇化甘饴般为两人感到喜悦,凭栏空望沧海桑田,却又心有千千结,弗洛看着眼前的画面,不知漫漫未卜前路。今日的佳人夕阳再相会,山海为盟,曾经的断肠人在天涯,天地为誓。

我愿终生仰首望,忧君私书来往违方圆,唯望君安立云霄。

喜极涕落,两人在光影里紧紧相拥,早已语尽凝噎,久久不愿分离,相看泪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深红之主深红之主月映江海|奇幻畅饮神血,沐浴荣光,端坐于深红王座之上。
  • 明日相见的埃姆西斯明日相见的埃姆西斯请叫我三|奇幻曾经的的曾经,过去的过去。至于我。只是想,记录脑海里那近乎是妄想的奇特故事。
  • 星际之修神录星际之修神录辣味小饕|奇幻新书《末世之黄金血脉》,点击收藏推荐,各种求!欢迎围观!
  • 至尊冥王至尊冥王洪六|奇幻万年之前的神耀时代,上古之战,冥神陨殁,亿万亡灵大军无法返回冥界,纷纷陷入沉睡之中。万年之后的神寂时代,少年里约手握冥王权杖,遵循着命运的呼唤,收仆从,灭强敌,横扫大陆,一步一步登上骸骨王座。
  • 剑与魔法与少女剑与魔法与少女金乌踏月|奇幻北方雪原,蛮族少年冯秋凤第一次离开了家乡。在浩瀚的南方,有一个凤凰涅槃的伟大帝国;为了追求战斗与荣誉,冯秋凤像一只迷途的苍鹰,懵懂的闯入了对自己完全未知的世界。这里有奇妙的魔法。这里有强悍的武技。有或俊朗、或傲慢、或如履薄冰、或声如洪钟、或天性倔强、或献身神灵的友人与敌人们。有或神秘、或贪婪、或温柔可人、或战意凛然、或高贵逼人、或生性冷淡的女孩子们。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拥抱心爱的女子、击败值得敬重的敌人、拥有意气相投的友人、夺取本不该属于自己的权力。并从最贫贱最不为人所知的节点开始,一步步改变世界。
  • 弗洛特王国弗洛特王国云月楼大喵|奇幻离开故乡的小村庄,克莱恩和蒂芙尔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为了寻找故友,绕了大半个国家,经历和目睹各种时势变迁。他不断地成长,她不断地沉沦。天赋抵不过努力,但一切都逃不过命运,唯有乱世中的各种抉择,活下去,才有机会强大。
  • 狮心十字的王与枪侍狮心十字的王与枪侍川端|奇幻经过三次大毁灭的哈斯内尔,也就是世界树枝条的一角,诞生出了神最得意的作品——人类。他们斩灭龙类,赶走精灵,建立了一个自己的国度,神差下王统治他们,也是褒奖他们。有一天,王不再顺从神的意志,举起了反旗。神被触怒了,接连使役其他的王出现在世上。于是,世界不再有一个王,人类从此有了战争,有了痛苦。一位天使劝说神不要这样做,却受到放逐。失望的天使偷走神的武器也是唯一弱点堕入黑暗,从此世界出现了名为“枪”的武器,而它们的使用者也被戏谑为“枪侍”。
  • 修真道士在都市修真道士在都市奈何婆娑|奇幻主角白浩天因为一场车祸而处于假死状态,后被老道士所救,学得老道士真传,受命来到都市保护天生寒阴体杨的菲雅。进而开始了一连串与妖魔鬼怪的搏斗……然而再一次战斗重无意中知道了一直藏在自己身上的秘密...九霄令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修仙之路.......
  • 天印神童天印神童一杯白糖|奇幻在天印大陆上,天印的存在,完全改变了人们一生的道路,一阶气修,二阶力修,三阶精修,也就是精神力的修炼,四阶速修,五阶攻修,六阶心修,七阶体修,八阶灵修和最高阶的九阶元修,这些,就是天印的根本所在,当他来到这世上时,他,又会与天印大陆碰出怎样的火花呢?大家也可以在QQ上与我交流,Q号:1915504180
  • 青春在哪里青春在哪里风子凯|奇幻青春一段一段懵懂的爱情剧场,以悲剧而告终的高中学生的学校生活的爱情诗篇,以及家庭教育对孩子成长的影响,最终使一个开朗活泼众人疼爱的男孩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山村诗人。本文属自创文体小说诗歌述史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