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千面魔君

吴一凡急步奔出,刹那间,宋公明掷铜钱飞出,只见一物闪过铜钱,直追宋研,吴一凡步法虽妙,但那细小之物灵性十足,急追不放。

“看来你只是给自己找个动手的理由。”

打开天书,无名口诀不慬,反复练习只有些胀痛,还有九式手法,也无法模拟,没有实力,怀中有天书又如何?

众人大吃一惊,明明未做一举一动,却结束了人的性命。

仔细看才发现这是于馨儿父亲珍爱之剑,再见此物只能睹物思人,吴一凡早看出这剑眼熟,难道馨儿有危险?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这样迫切想找一个人,该离开了。有时他想,天书是不是阴谋,无法解开,武林中真有传言:天书出,浩劫现。

那人也不讲话,该喝酒便大口喝,该吃肉便大口吃,并不着急。

他有自己的路,“我也不明白,女儿,刚才那人极厉害,有杀气,却被他三言两语化为无形,研儿,不要对他产生好奇。”

“这里人并不多。”

来者一身黑衣,却戴着十分恐怖双目滴血面具,声音沙哑,宋公明细细观察,觉得这人有三分面熟,只是时间久远无法想起,众人望去,丑面大汉脸颊上汗流不止,心中的恐惧己经刻在脸上,惊恐道,“放开我,我不想死,快放开我!”

“谢谢!”

“你说与不说,重要吗?”千面魔君失去了耐心,出手即是杀招,优雅公子并没出手阻止。

宋研不懂,正要问却发现吴一凡进房休息,只好问宋公明,“爹,他们说什么为何我不明白?”

随即抱拳道,宋公明心中苦不堪言,“我说出,对手实力强大,可放行?”

无声息的死去,千面魔君手轻摸下面孔,众人惊慌,紧接着一位镖师倒地,宋公明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面孔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笑,质问道,那脸上挂着笑,“在下未免太过份了吧!”

吴一凡笑了笑,不言语。

问道,那人喝口酒,“我应该坐哪里?”

你们认识?宋研好奇道,那人离开了,“他是谁?”

三三两两人进进出出,吴一凡策马开路,看到镖旗时,前方却是落脚的地方,也有人顿生邪念。

只教他一招,宋公明疾手急射,怕惹下杀身之祸,一排石头力道各不一,千面魔君阴爪手一出,当年随手交他此招的神秘人,抓住石头来招借力打力,虚实伪真,轻易化解攻势,五连法己经是极限,冷笑道,此招手法有九,“形似神不似,虚实难辨,说,神鬼莫辩,这招何处学得?”

讲道,那人吃口肉,“是不多。”

宋研欲开口,却被宋公明制止了。

他目光中升起了奋斗的目标,那年,他从未想过高调的嚣张,我在江湖,这武林凭什么以资格论英雄,不曾后悔,吴一凡自己只是吐尽心中的郁气,不曾气馁,凭什么以贵贱决定生死,我的路,只是觉得这江湖,你不懂。

宋研点了点头,但目光一直看着二层楼阁。

“一个人,不会用剑,吴一凡问道,却带把剑在身边。”

他笑了下,吴一凡起身上了二层阁楼,讲道,那人并无任何阻拦,“你很像一个人。”

也不理会吴一凡等人愿意不愿意便拼到一桌上,一个奇怪的人,大口吃肉,穿着打扮甚是怪异,大口喝酒。

“我以为你喜欢,那人笑道,其实我最擅长用毒。”

“为什么要告诉你,宋研气道,哼……”

“是我!”

严肃道,“很像说明我还不是他,那人停下所有的动作,你为什么不说他象我?”

激发潜能,虽伤势多几分,吴一凡怒火攻心,却浑然不知,可惜,掌法一出。

据传言,宋公明终于从深远的记忆中找到了与之相符的人:千面魔君,千面魔君带什么的面具就让人什么样的死法。

也只是他手下的败将,吴一凡出手便要倾尽全力,一招,心无杂念,白净的手寒气逼人,步法悠然,有种虐杀的快感,不过,然而,此人口出狂言,他落空了,生硬的步法慢慢让必胜占据了,对手的身法了得,千面魔君不记得江湖新秀中何时冒出这号人物,寒气顿增,步法再玄妙,只要击中,在他眼中,寒劲气加上特配的蛊毒,方能小成,对手定会痛苦万分。

双手捂住双眼,那血从手指间滴出,丑面大汉残叫着,不出片刻,瞬息间,便躺在地上停止了动作。

异样看着吴一凡,似乎她从来未真正的认识过这男子,宋研一句说不出口,心中的波澜一时半刻无法言表。

”吴一凡看到了杀气。“你不应该坐这里。

优雅公子缓声道,“这镖你劫不得。”

“你又给我一个不动手的理由,我只是来谢谢你,那人笑道,这把剑送给你。”

就己经是死人了,“过份?”千面魔君依旧沙哑道,让你多活一日,“你接下断头钱,好象很不大情愿的样子。”

我想看看面具下你的样子,“这代千面魔头竞以蛊示人,不知魔头赏脸否?”

“爹,不可,宋研小声道,镖物不可交……”

他有种想试试这位名不经传的同龄人,算了,优雅公子生了结交之心,胡家庄的事未解决,一旁的众人惊呆了,不易节外生枝,但他尊贵的身份不容他有半分屈尊结交,随着千面魔君负伤而去。

吴一凡平静道,“千面魔君!”

“你是何人?”千面魔君质问道。

仿佛克制细小之物,一阵优雅之声由远而近,细小之物顿时化为尘埃消失了。

“交出镖物,可免一死。”

他只想顺利压完这镖,宋公明只是猜测吴一凡出身非凡,那块天下第一镖的匾就非他莫属了。

“等我取了镖物,千面魔君沙哑笑道,让你见一见我的真容又何妨。”

“江湖难不成是你一人的江湖,既然武林无路可寻,怒道,那我就走自己的路,吴一凡踏步而上,我的规矩便是江湖的规矩!”

“优雅山庄,优雅公子!”

寒劲气带着蛊毒回到了自己身体,一口寒血喷出,一寒一阳刚,他无法恋战,这一招,此蛊毒无解药,千面魔君没料到吴一凡会拼出内伤一搏,他从未想过自己中了自己的蛊毒,双掌相对,心里便生了退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老子是配角老子是配角糖果制造商|武侠陆展元搂着李莫愁严肃地说道:“再次郑重地重申一次,老子是配角。那些拯救世界的事就交给你们这些正义的主角就行了!”杨过:“……”黄蓉:“……”这是一个宅男穿越到《新神雕侠侣》成了配角陆展元的故事。当配角其实也什么不好的,不用有家破人亡的身世,不用被大反派追杀,最最最重要的是不用肩负拯救世界的使命。但是偏偏有人不想让陆展元静静地当配角,于是陆展元只好举起手中之剑,劈之……(PS:根据某个小道消息传出,郭襄姓陆……)
  • 伐尊伐尊六月奇迹|武侠当朝宰相因功高震主被下旨满门抄斩,将军念其忠义留下一子,将之转交给了当年自己救下的一个江湖老收养。孩子在老者的教导下慢慢长大,并学会了天下最顶级的武功——日月星辉。他以强横的实力很快江湖上声名鹊起,并赢得了许多的追随者,就在它意气风发的时候,却遭手下背叛,险些丧命。重新振作了之后,他展开了血腥的复仇,使自己的实力更加壮大。这个早已经长大的孩子知道,自己也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他带领自己的跟随者,突破了皇宫的蹭蹭守卫来到皇宫大殿之上,终于见到了那个人,那个杀父仇人!在个人恩仇与国家安危上,他该如何抉择?
  • 匣中剑匣中剑铁马秋风大|武侠匣中剑者剑中侠,疯踏疾行挽国危。(拜请郭靖大侠客串,襄阳城大战余波。)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 异邦记异邦记泛若離|武侠人寥寥,路遥遥,斗转星移月相邀,明皇一心求仙道,民不聊。时逢一朝更换代,搭高台,伤民财,只求荒唐换灵药。郧阳隐村百户逍,未人知,言已谣。几子习得百家论,该如何?悲或笑...且待都已承祖志,一己便得千人力,剑在腰,翻明朝!
  • 陆涛传奇陆涛传奇涛老板01|武侠十八年前,灭门惨案。十八年后,陆涛带着仇恨被师傅赶下山。一块玉佩,一部剑法,将要引发怎样的厮杀
  • 青龙剑使青龙剑使在水一方的白杨|武侠一把绝世的神兵,一段武林的传奇。江湖品恩怨,武林话情仇。
  • 小生纵横天下小生纵横天下炎黄鼎|武侠这部小说真是非常好看!不看不知道,看了还想看。一个不起眼的读书人,无意中卷人了一场武林漩涡之中,面对艰难的处境和奸诈的敌人,他侠骨柔情,嬉笑怒骂,快意恩仇,不但抱得美人归,还买一送一,多了个大胖小子。
  • 武林至尊:风玫瑰武林至尊:风玫瑰叶子昙.0|武侠我将你捧在手心,只是想登上武林至尊的宝座。居高临下,说出那一句“我爱你”却只有自己信了。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我一步步走上你铺好的路。洞房花烛,与你的终身厮守,却似乎是一场求不得。天下第一,梅岭深处。情字何归?
  • 末路自刎末路自刎宫之傲|武侠一把从未出过鞘的剑,一个从未杀过人的人。
  • 洗剑天涯洗剑天涯梦晓夕|武侠矫矫青霜剑,翩翩美少年。九州风云起,执酒笑苍天。请静下心来,一杯茶,一本书,戒浮戒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