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千面魔君

众人大吃一惊,明明未做一举一动,却结束了人的性命。

吴一凡早看出这剑眼熟,仔细看才发现这是于馨儿父亲珍爱之剑,再见此物只能睹物思人,难道馨儿有危险?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这样迫切想找一个人,该离开了。有时他想,天书是不是阴谋,无法解开,武林中真有传言:天书出,浩劫现。

那人停下所有的动作,严肃道,“很像说明我还不是他,你为什么不说他象我?”

一个奇怪的人,穿着打扮甚是怪异,也不理会吴一凡等人愿意不愿意便拼到一桌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宋研点了点头,但目光一直看着二层楼阁。

瞬息间,丑面大汉残叫着,双手捂住双眼,那血从手指间滴出,不出片刻,便躺在地上停止了动作。

“这里人并不多。”

优雅公子缓声道,“这镖你劫不得。”

“你不应该坐这里。”吴一凡看到了杀气。

“谢谢!”

生硬的步法慢慢让必胜占据了,心无杂念,方能小成,步法悠然,千面魔君不记得江湖新秀中何时冒出这号人物,吴一凡出手便要倾尽全力,不过,在他眼中,此人口出狂言,步法再玄妙,也只是他手下的败将,一招,白净的手寒气逼人,有种虐杀的快感,然而,他落空了,对手的身法了得,寒气顿增,只要击中,寒劲气加上特配的蛊毒,对手定会痛苦万分。

宋研一句说不出口,异样看着吴一凡,似乎她从来未真正的认识过这男子,心中的波澜一时半刻无法言表。

“你是何人?”千面魔君质问道。

那人喝口酒,问道,“我应该坐哪里?”

“交出镖物,可免一死。”

宋研欲开口,却被宋公明制止了。

那人笑道,“我以为你喜欢,其实我最擅长用毒。”

吴一凡平静道,“千面魔君!”

宋公明只是猜测吴一凡出身非凡,他只想顺利压完这镖,那块天下第一镖的匾就非他莫属了。

“我也不明白,他有自己的路,女儿,刚才那人极厉害,有杀气,却被他三言两语化为无形,研儿,不要对他产生好奇。”

一旁的众人惊呆了,优雅公子生了结交之心,但他尊贵的身份不容他有半分屈尊结交,他有种想试试这位名不经传的同龄人,算了,胡家庄的事未解决,不易节外生枝,随着千面魔君负伤而去。

“过份?”千面魔君依旧沙哑道,“你接下断头钱,就己经是死人了,让你多活一日,好象很不大情愿的样子。”

宋公明终于从深远的记忆中找到了与之相符的人:千面魔君,据传言,千面魔君带什么的面具就让人什么样的死法。

打开天书,无名口诀不慬,反复练习只有些胀痛,还有九式手法,也无法模拟,没有实力,怀中有天书又如何?

一阵优雅之声由远而近,仿佛克制细小之物,细小之物顿时化为尘埃消失了。

宋研不懂,正要问却发现吴一凡进房休息,只好问宋公明,“爹,他们说什么为何我不明白?”

那人也不讲话,该喝酒便大口喝,该吃肉便大口吃,并不着急。

“优雅山庄,优雅公子!”

刹那间,吴一凡急步奔出,宋公明掷铜钱飞出,只见一物闪过铜钱,直追宋研,吴一凡步法虽妙,但那细小之物灵性十足,急追不放。

宋公明心中苦不堪言,对手实力强大,随即抱拳道,“我说出,可放行?”

那人离开了,宋研好奇道,“他是谁?你们认识?”

那人吃口肉,讲道,“是不多。”

吴一凡起身上了二层阁楼,那人并无任何阻拦,他笑了下,讲道,“你很像一个人。”

千面魔君沙哑笑道,“等我取了镖物,让你见一见我的真容又何妨。”

“这代千面魔头竞以蛊示人,我想看看面具下你的样子,不知魔头赏脸否?”

吴一凡自己只是吐尽心中的郁气,他从未想过高调的嚣张,只是觉得这江湖,这武林凭什么以资格论英雄,凭什么以贵贱决定生死,他目光中升起了奋斗的目标,那年,我在江湖,不曾后悔,不曾气馁,我的路,你不懂。

“你说与不说,重要吗?”千面魔君失去了耐心,出手即是杀招,优雅公子并没出手阻止。

千面魔君手轻摸下面孔,面孔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笑,紧接着一位镖师倒地,那脸上挂着笑,无声息的死去,众人惊慌,宋公明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质问道,“在下未免太过份了吧!”

那人笑道,“你又给我一个不动手的理由,我只是来谢谢你,这把剑送给你。”

吴一凡策马开路,前方却是落脚的地方,三三两两人进进出出,看到镖旗时,也有人顿生邪念。

双掌相对,一寒一阳刚,千面魔君没料到吴一凡会拼出内伤一搏,这一招,寒劲气带着蛊毒回到了自己身体,一口寒血喷出,他无法恋战,此蛊毒无解药,他从未想过自己中了自己的蛊毒,心里便生了退意。

五连法己经是极限,宋公明疾手急射,一排石头力道各不一,虚实难辨,当年随手交他此招的神秘人,此招手法有九,虚实伪真,神鬼莫辩,只教他一招,怕惹下杀身之祸,千面魔君阴爪手一出,抓住石头来招借力打力,轻易化解攻势,冷笑道,“形似神不似,说,这招何处学得?”

可惜,吴一凡怒火攻心,激发潜能,虽伤势多几分,却浑然不知,掌法一出。

宋研气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哼……”

吴一凡问道,“一个人,不会用剑,却带把剑在身边。”

“看来你只是给自己找个动手的理由。”

吴一凡踏步而上,怒道,“江湖难不成是你一人的江湖,既然武林无路可寻,那我就走自己的路,我的规矩便是江湖的规矩!”

众人望去,来者一身黑衣,却戴着十分恐怖双目滴血面具,声音沙哑,宋公明细细观察,觉得这人有三分面熟,只是时间久远无法想起,丑面大汉脸颊上汗流不止,心中的恐惧己经刻在脸上,惊恐道,“放开我,我不想死,快放开我!”

“是我!”

宋研小声道,“爹,不可,镖物不可交……”

吴一凡笑了笑,不言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月之侍月之侍莫涔嗔2016|武侠冰雪寒霜洞中天;苦候只为盼君颜;约定期陨随君逝;一花一露一株仙。世间万象,孰人能料侠义者便无阴暗,青楼女子必是乱情?曾几何时,一众少年拜入太月,梁哨心说:“那一夜,身中巫毒,妹妹失散。”楚一航说:“那一天,遇到了神仙姐姐。”离人潇说:“只为杀了那个人……”而这个故事便是从一座名为“日落峰”山脚下的小村庄开始的……
  • 神丐前传神丐前传执萧|武侠旦白之丁。平凡之身。不疯怎成魔?一卷宝典。从此逆袭江湖。他叫。铁胆神丐。
  • 上古战纪之剑仙:时空传说上古战纪之剑仙:时空传说青莲剑士李白|武侠主人公莲影青楠乃上古之身,与其师东帝浩皇——天下第一剑习武,六年之后,时神决战日,莲影青楠与“坏蜀黍”通过时神之钟穿越大秦,谱写自己的武侠大江湖,创建自己武侠事业,因时空混乱遇见诸葛亮(鬼师),范海心(弓使)······又在多年后,夺次元空间水晶穿越次元,来到另个世界,再次谱写武侠史!与坏蜀黍争斗,保卫正义。在回到自己原世后,一次爆发,使他差点造就了世界末日!
  • 明实录明实录古照彦|武侠那时年少,仗剑天涯笑英雄;不觉青丝,执笔一隅话江湖。生活,总会有太多无奈;江湖,总是存在于传说。失去了曾经指点江山的青春岁月,唯能执笔叙说着未完的故事。江湖,依然在这里……小说本名《正气歌》却因重名缘故,后改名《明实录》,是传统武侠,是励志传奇,是迷茫困惑,亦是对人生理想的苦苦坚持和追寻……
  • 冥剑九歌冥剑九歌好酒陈香|武侠太祖十五年预言碑出于黄河古域,三日碑不见。只余碑文在江湖上流传着:魑魅魍魉,血海难尽。冥剑九歌,烽火难解。江湖上的风波随着碑文的流传也开始波涛汹涌,而这时一名手持冥王剑的少年步入了风波之中。
  • 不一样的校园少年不一样的校园少年西域独狼|武侠几大家族针锋相对,各为其主,都想称霸,但在校园里出现了这样几位武侠少年,一个个玉树临风,英姿飒爽;或亭亭玉立,宛若仙子,他们作为自家的少主,令千金,又为了自家家族而去争霸。就这样改变了几百年的平静,再次陷入“战争”的世界中......
  • 烽火昆仑烽火昆仑月如勾|武侠那一年,北方动乱。安禄山联合异族造反,不出月余,东都洛阳失陷。安禄山明进西都长安,暗地里却派出了手中一股暗势力南下,企图拉拢强大的南方武林人士为他所用。一时间,顺者昌,逆者亡,南方武林一片腥风血雨。而这批暗势力却有更大的野心。江湖,庙堂,一时间岌岌可危!
  • 玄渊境玄渊境情绪先生|武侠玄渊238年,第六代玄渊王驾崩,诸侯裂地割据,玄渊界分五境,劫尤王划瑞河分南都劫尤,北魁王拥裴山得北境霸汶,岚衍王族发生内战,岚衍诚与岚衍诺以荡云关为界划西宫灿磐和东府泉央,玄渊王忠臣拥护九岁的七代玄渊王据守玄渊城。至玄渊242年,五境分立之势完全形成,各地储蓄战备,统一之战一触即发。
  • 《降龙.A》《降龙.A》东悟空我.0|武侠人的命运是很奇怪的东西,芸芸众生在这嘈杂的世界中,不断的和命运做抗争,不断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是谁?我要干什么。不管前世今生,不管斗转星移,一切的一切,也是一切所琢磨不透的。
  • 天下制霸人间卷天下制霸人间卷牧羊不是羊|武侠一个特殊的家族,一份千万年传承的血脉,一段可歌可泣的人间隐史,无数前辈高人浴血守护的秘辛,看主角如何人间天下制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