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早产

后头的话没说出口,碧苑的眼泪就已经先涌了上来。

齐妙退回了马车中。

别看只差了四岁,齐好却一直小大人一样的照顾她。在苗氏进门后,长久以来姐妹俩都是相依为命,彼此是彼此的依靠。

然而这样的亲事,他们的好父亲偏偏同意了!

大姐虽不是生的多么才华惊人样貌出众,可嫁给一个到二十五才讨到老婆,长得像头熊却孩子气的男人,也绝对是暴殄天物了。

“爱莲,夫人呢?!”

“夫人在小厨房。”

左右看看,那车夫略想了想,正看到了方才齐妙在马车里看到的方向,“那边有一座破庙,不如先去避雨,等雨停了再走。”

爱莲和碧苑也清楚,就随着跳上了车,碧苑到了里头与齐妙同做,爱莲则是侧坐在车辕。

摘了围裙放在桌上,齐妙快走了两步又停下,道:“爱莲和碧苑跟我同去吧。玉莲也留下。”

两名护院没说话。

爱莲坐在外头,身上已经被浇湿,听闻车夫说的话不对,立即怒声道:“夫人是千金玉体,万一染了风寒你能付得起责任吗?还不听夫人的吩咐!”

“这还用你说?”白永春对自己的外貌素来是十分自信的,见时辰差不多了,就快步出门,骑着马飞奔而去。

她出阁前,齐好身孕近九个月,即将临盆了。

爱莲和碧苑两个寻了破碎的桌椅生火,好半天才点起来一堆篝火给齐妙取暖。

他们的生母是她年幼时去的。她与大姐齐好差了四岁。

如此走了约莫一炷香时间,道路开始颠簸起来。并不似在城中时候那般平坦了。

车夫和两名护卫拴好马匹也算进了门廊下,只是男女有别,不好往里头来。

真是忍够了!

碧苑听齐妙这样说,眼睛都直了。好好的如此炫耀真的好吗?

将涌上的眼泪逼回去,齐妙吩咐道:“去备车,还有,不要惊动世子了,齐妙的记忆融入脑海回味一番也不过眨眼之间,世子在睡,冰莲和问莲留下服侍世子,待会儿是自起身了就告诉他一声,说我去梅翰林府上了。”

齐妙点了两名护院,一名车夫,爱莲和碧苑跟在马车两旁,一行就飞速的往梅翰林府上而去。

齐妙揉着额头,扶住爱莲的手臂夸张的道:“与她们那样绕弯子说话真是太累了,没的浪费了我多少精力,晚上要多吃多少才补的回来。”

马车就在路上转了个弯,转入了岔路,前行约莫三里地,到了一座破庙跟前。

“是。”那小厮飞奔着出去备马。

门前探头探脑的那小厮就进了门来,行礼谄媚道:“侯爷,才刚世子夫人的马车已经出府了。”

“这是去哪里的路?”

她之前就想,如果不理会旁人怎么说,与一个单纯的傻子活一辈子,至少大姐不会受气吧?至少傻子不会还变心吧?不会将自己的儿女当做筹码来换取自己的高升吧?

%

具体在何处她也不知道,梅翰林在城外的确是有庄子的,不过有庄子倒也是正常事。只是即将临盆的儿媳妇,至少应该放在就医方便的城中,在庄子里除非已经养了稳婆和医婆,否则是很危险的。

齐妙的马车刚刚拐出街角,就有个做小厮打扮的年轻小子从大门前石狮子由头探出半个脑袋来,想了想,就进了府去了外院。

齐妙与爱莲和碧苑将人送到院门前,那两个还不忘了回头道:“二嫂到底是出身将门,陪嫁必定不少吧?瞧这园子里的人月例银子都不用从公中出了,就知道齐将军必定是给了不少的银子。”

“是,夫人。”

马车的速度明显的快了起来,齐妙就在心里默默的回忆从前诊治过的一些动了胎气的妇人的症状,还有医术上写过的内容。

原本不甚清朗的天空中忽然打了道闪电,随即闷雷声大作,正当这时,暗淡的云光仿佛浓重的墨彩被打翻,渐渐的在天幕上晕染开来。豆大的雨滴先是打在棚顶,一滴密过一滴,竟是倾盆而下。

车夫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夫人还是忍耐一下吧。”

车夫回道:“回世子夫人,梅翰林的长子如今是住在庄子上的,大夫人也是在庄子上出的事儿,是以咱们现在是往城外三十里的庄子去。”

二门?

棚顶的瓦片已经丢了一部分,外面下大雨,那破庙年久失修,庙宇里下小雨,殿内正中间的菩萨泥塑宝相庄严,不过背后帘幕破损,还挂了许多的蛛网。

齐妙心里就突的一跳。

齐妙与碧苑下车,寻了一处干净所在。

而那两个狠狠的瞪她一眼才走。

爱莲面色严肃的对齐妙使了个眼色。

碧苑虽然为人老实,却也不傻,见齐妙面色凝重,就知道必然是有事,也同样低声道:“是二门上的一个妈妈来咱们院子里传话的。”

身旁小厮奉承道:“侯爷英姿不减当年,依旧是玉树临风倜傥潇洒。”

“那就加快速度吧。爱莲,碧苑,你们上来与我同乘,还能快一些。”

“碧苑。”齐妙压低声音以气音问道:“才刚是谁告诉你我姐姐出事了的?”

正忙着,却忽然听见院子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爱莲和碧苑一左一右的陪着齐妙出来,上了轿子飞快的往府门前去,早就已经有粗使的丫头来报了信儿,就连朱轮华盖的蓝幄马车都预备好了。

情况似乎不大对。

齐妙撩起车帘往外看去,就见远处青山碧水,路两侧绿草林荫,却是已经出了城,走在了略有些坑洼的官道上。

我也与我爹说‘银子都给了我,你们可怎么够呢。可是家里有一些祖产,我继母也有些银子,俸禄没有多少,此番出阁给我陪嫁了一大半,一生衣食无忧是足够了。’我爹却说,最疼爱的就是我,“是啊。”齐妙微笑着道:“我爹虽是武将,只希望我过好日子,旁的都不用我理会。如今我看两位妹妹也到了说亲的年龄吧?将来出阁时让婆母也照着‘一生衣食无忧’的程度来给你们预备,我想婆母那么爱护你们,定然应允的。”

果真这俩人是遗传了张氏,刁钻刻薄不说,还很不讲理,她们俩面上是来与新嫂拉近关系,实际却是来探听沁园消息的。

之后她也见过大姐几次。见她虽然要如老妈子一般照顾丈夫,可是梅若莘虽然傻,对大姐却十分依赖。

爱莲被逗的噗嗤笑了,这位夫人比意想之中的要容易相处的多。

齐妙这厢坐在马车里,听着吱嘎吱嘎的车辕滚动声,心里十分焦急烦躁。这个年代最快的交通工具应该是骑马吧?可惜她不会。就只能乘车。

家里也没有姊妹,齐妙前世并没有陪伴小姑子的经历,寝室里的姐妹们相处的也融洽的很,哪里就有面前这俩这么难缠?她一直都沉寡言由着两个小姑子一唱一和,直等他们说累了要告辞了,才松了口气。

齐妙撩起窗纱的一角悄然看向外头,唇角扬起一个笑容,就道:“下雨了,咱们这样赶路不安全,还是先寻个去处避雨为妙。”

点点头,齐妙狐疑的眯着眼四周打量。

齐妙越加觉得事情蹊跷了。

见了面行礼都顾不上,拉着齐妙道:“夫人不好了!才刚将军府里来人传话,紧接着就见碧苑冲了进来,说是大小姐今日摔了一跤,动了胎气,如今怕是不好!将军说让您赶紧去梅翰林府上,否则恐怕……”

毕竟是赶时间,他们两个姑娘跟着马车走,弄个不好还要马车等他们,没的拖慢了脚步。

撩起车帘,齐妙焦急的问:“还有多远?”

齐妙衣裳有些潮湿,鬓角的碎发湿润后贴在脸上,越发显得巴掌大的小脸肌肤莹润。她在才刚带来的软垫上坐下,手中把玩着一跟柴火,道:“侯爷到底吩咐你们将我带去何处?”

“如此甚好。”

白永春闻言眉开眼笑,道:“好。很好。去备马,不要声张,待会儿就你们俩跟着我出去,其余人哪里就不必要告诉我出门去的事儿了。”

苗氏就是利用齐好的身孕来威胁她,逼着她代替齐婥嫁给白希云的。

齐妙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其实她与大姐齐好目前为止只是陌生人。可是这具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心都已经狂跳起来。翻找回忆,齐妙就理解了原主对大姐的感情何来,也将那部分关于齐好的记忆原封不动的融入到自己的感情中。

外院的书房中,白永春正在更衣,随身服侍的小厮替他换了一身深蓝色的锦缎直裰,又跪下服侍他穿鞋。

后来大姐被父亲嫁给了梅翰林的长子梅若莘,别看姐夫名字秀稚的像个女人,可实质上他却是个孔武有力的痴傻人儿。据说是年少时吃药吃坏了脑子,到现在智力还仿若稚龄孩童。

车夫道:“夫人,不远了。”

白永春扣上蓝宝石的带扣,将一把匕首斜挎在腰间,又对着西洋美人镜照了照。

白希云的身体现在是齐妙的心病,此时白希云尚在休息,是以她也不急着回房,就先去了小厨房单独开辟了熬药用的屋子。将今晚预备药膳要用的药材先行预备下。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嫡女狠妃嫡女狠妃沐若花汐|古言她是世人嘲笑的纳兰嫡女,被退婚数次,天下笑柄。她又是世人敬仰的“苏墨”,孤冷偏傲,南方霸主。他是俊美无双的天之骄子,妻妾成群,盛名天下。他又是文韬武略的腹黑王爷,偏执狂妄,北方枭雄。她杀人不眨眼,他欺人不留情。★命运让他们相遇,相知,相守。命运也让他们相残,相杀,相敌。他不会舍天下而娶她,她亦不会叛国而嫁他。可紫柏山上,他用生命追逐她离开的脚步。落水崖边,她用自刎成就他霸业的基石。★千里红裳,他以天之媒,聘她之心。万里追路,她厚土为妆,江山为嫁。南北合部,天下会师。他拥着她轻吻而笑:“纳兰芮雪,你可真够厉害的,全天下的男人都被你耍了!”她清婉淡笑:“北宫晟,你才算棋高一筹吧?如今全天下最厉害的女人都被你收服了。”他不屑低笑:“不是如今,从你出生那刻起,你就是我的!”她嚣张亦笑:“那到你闭目那刻止,你只能是我的!”★有人说她简直是女人的耻辱。欺庶母,压庶妹,打侧妃,逐美妾。太皇太后怒骂她毫无妇德。她冷冽一笑:“他这辈子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男人,谁要不怕死,就往过来凑!”★有人说他简直是男人中的神话。创武学,通海贸,平四海,功千秋。世人说他是千古一帝。他温柔淡笑:“拥九千繁华不如守一人欢颜,赢了她,才是我人生最大的赢局。”★这是一个阴谋迭起的世界,这是一个乱战纷争的家国。这是一场千里追爱的传奇,这是一段一往情深的眷恋。震家宅,斗皇室,统三军,成帝业,红妆踏马,金戈铁戟。他许她一世三千宠爱,她陪他一统万里河山。千古帝后,万世横秋。★宠文,不虐,古风,文笔保证,日更6000+喜欢一世一双人的亲们可以跳坑了。
  • 商女长吟商女长吟许浮生|古言盛丰二十七年四月,扬州沉香阁静静绽放。盛丰二十八年五月,扬州金寿楼大肆开张,短短几年,棠樾商行逐渐壮大,旗下的商铺如雨后春笋迅速壮大。各界人士纷纷寻找幕后主人时,世人纷纷议论时。幕后人在院子里,茶香袅袅,一双素手翻过,惊起世上多少风雨;一声令下,几缕清风拂过,又使尘世平添多少忧愁。凡来尘往,掩不住她绝世才华,且看她素手一翻,如何权倾天下,富可敌国。
  • 绝色仙妃:冷情王爷追妻忙绝色仙妃:冷情王爷追妻忙卜呐呐|古言一支玉簪,她由一个考古学家穿越成一个六岁小孩。一本乐谱,竟招来灭门之灾。异国拜师途中,她再次遇到他,那人一袭白衣,温润如玉,一双玉手既解救世人疾病,又操纵天下,她一步步沦陷其中...新婚之夜,她站在大雨滂沱之下仰天长啸:“江山社稷,真得那么重要?”三千青丝往下流着汩汩水流,她凄然一笑,“如果我善良却不被世人所喜,那么,堕落成魔又何妨!”从此,世间不再有楚翎洢,有的,只是魔宫之主,她一身红衣,灼灼其华,魅惑天下,入了谁眼,乱了谁心,君墨卿,你,可曾后悔过……当一切的一切的谜底被掀开时,前世今生,究竟是谁负了谁?[表误会,不是虐文啊]
  • 囧囧穿越只美男你过来囧囧穿越只美男你过来活宝陌兮|古言这是神马情况?传个电子书还传出错了?竟然给老娘整穿越了?好吧!穿了就穿了吧,我接受,可是。。。你给姐整得有钱一点也行啊?偏偏是个不受宠的妃子?好吧!我风中凌乱了。。。。。。
  • 雪色缱绻之倾世诛颜雪色缱绻之倾世诛颜半色荼蘼|古言世人皆知东离大国,天之娇女,姬千雪。梦里,我是最高贵的公主,非玉露而不饮,非雪锦而不着。笑容灿烂,天真无邪梦外,我是天雪山的诛颜,银白的长发直至脚裸,身畔跟随一只数丈长的雪蟒。手执凤凰羽剑,杀人不过眨眼间…这一世的宿命,才刚开始,我爱你,可以为你生,为你死。我在赌…当我某一天剪断羁绊,让过去都过去,我会赠你一份好礼,让你永世不忘,何为生不如死…
  • 东宫有鲤东宫有鲤今我来矣|古言他说:“若有朝一日你遇一女子,愿为她倾覆天下,方知何为守护。”“可若是那女子是一心复仇的敌国公主呢?”他笑得云淡风轻:“那又如何?”
  • 起舞者起舞者青竹雪色|古言她以舞为始,又以舞为终,不知会不会以舞重生。他潇洒坚韧,也看淡一切,却不会为爱放弃他一生最大的追求。他看似功成名就,看似权倾天下,但这一切不过全是应她而求,为她而战。
  • 追夫女军师追夫女军师唐三七|古言她穿越而来,成为没娘疼的当朝大将军独女,与张家小侯爷指腹为婚。本以为一生就这样平平淡淡,谁料一场战争忽然爆发,将军爹爹战死沙场,她从人人仰慕的将军千金成为一介孤女,本想与之相濡以沫一生的未婚夫居然是一个渣男!姨娘、小三蜂拥而至,真当她是没爹没娘的孤女就好欺负不成!她自有将军后人的傲气!不屑与一个渣男过一生,于是她甩渣男,入军营,寻那顶天立地铮铮铁骨的好男儿!
  • 浮生尽,唯恋暮阳浮生尽,唯恋暮阳魅紫惑|古言一世情缘,三世葬歌,换来的,却只是错过。半生戎马,一世繁花,却只剩,心与心的残忍。若你不是将军,而我亦不是奸细,那么,你我之间会不会,有所不同?岁月是朵两生花,磨去了时光,惑了他。暮阳,若有来生,我一定与你白首相偕,若是今生,呵,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做不到。
  • 农门贵女:夫君,有点田农门贵女:夫君,有点田明媚的白云|古言本文讲述了一位平凡小白领寒露,魂穿到架空时代大漠朝一位平凡村姑章寒露身上,淡定的生活,并用现代所学知识,用于古代的生产与处世之道。于是呼,贫困生活发生改变,混的风生水起,抱得美男归。广大女性励志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