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救命之恩 第44章

”。“昨晚下的飞机

,杜萌萌咔嚓咔嚓啃苹果,赌气冒烟地回?“结婚!哼:我看是发昏。”俩人前晚吵架了。原因嘛……哎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柏子赢皱眉:轻声问童依宁?“出去聊聊

”,“你摘了。我就好好说话

,眉心一拧:柏子赢问?“不喜欢这个款式。”本少爷亲自设计的好么

,“不摘。戴好多年了。”杜萌萌想要再啃个猪蹄

,后果相当的严重,哄小孩呐!杜萌萌生气了:哇呼一声扑到柏子赢身上,两只手在他衣服上这顿蹭!哼!“不吃了。”转身就跑

”不远处的桌面上,杜萌萌抓着猪蹄一边啃一边和柏子赢打商量。“别再送我东西啦: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子里,一日,赫然躺着条闪闪发亮的项链。,好多我都用不上

家世。呵呵,她好像忘了?她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儿。,柏妈妈的话让童依宁哭笑不得

,一个则像个没骨头的娘们就势靠在柏子赢身上,兰花指一拧捏着嗓子说话。“客官:好久不见呐。”路妖孽算没救了

,回头?“告诉我,“说不说。”柏子赢端走盘子转半圈:还有好吃的。”对付吃货最好的法子,美食诱惑

是的,事情过了这么久为什么还要拿出来说?她又是怎么知道的。,眼里慢慢涌上热泪,母亲的过往的确不堪?可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也是被逼无奈才走上那条路,童依宁死死咬着唇拼命往回吞,只觉刚刚那番话像刀子一样狠狠戳在她心上

”:柏子赢端走盘子?“谁送的

”,喜的两眼直冒亮光。“呦,路寻欢就是这个时间进来的。张开双臂拦截住某人:小萌萌,这就投怀送抱啦

”,一挥手:柏妈妈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别和我说你是想念我们

。嗯。不会了

”随即明白:“妈……”,“依宁?“你怎么在这?”怔楞的站在门口,柏子赢惊讶:抬眼有些埋怨的看着母亲?”说着走上前:“怎么哭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会说话不要说好不。”杜萌萌甩白眼?“绳子绳子:你当我是小狗啊

”,头埋在她颈间,整个人被抱进怀里:闷闷的声音。“说吧,话音刚落,我不生气

,讪讪地说。“不早说,顿时红了:”真是的,额……柏子赢内脸,害人家嫉妒那么久

“还说人家是小狗:你才是……”,杜萌萌憋不住了,咯咯笑

”你个小气鬼。:杜萌萌!“我爸送的

”,“柏子赢……”杜萌萌歪着脑袋凑到他面前:摆手?“笑一个

?“真不说。”某人倾身上前

”,见天的围着女儿问?“闺女,杜妈妈着急了:认识180多天了,什么时候结婚

”柏子赢耐性尽失:哇呼一声照着某人嘴唇咬了口!“再不说咬死你!”,“杜萌萌

”,杜萌萌于心不忍,频频回头!“寻欢哥:改天给你赔罪哈

。童依宁回国第一件事便是登门拜访柏家父母

,我妈性子急,柏子赢一手撑着方向盘一手抽了张纸巾递给童依宁。“别哭了:说什么别往心里去。”哎,老妈可能到更年期了

得!回房躲着去吧。,柏爸爸被骂的一缩脖

”?“是不是他

,震惊的看着柏子赢妈妈。童依宁如遭雷击一样杵在那里

”,我也并不是针对你。但柏家是大户人家,回了一句。柏妈妈注视着她,半响,家世也很重要。“你没做错什么:选儿媳除了要看本人,这话问的好

,甚至都不算上品,下面栓着个玉坠子?绳子一天一洗,“可你是我女朋友,戴着条麻绳很给我丢脸你知道么。”杜萌萌脖子上挂着条红绳,吊坠想起来就亲,看玉石成色,并不是什么极品,柏子赢嫉妒的,像是街头小摊买的,但是很宝贝,认定内玩意一定是杜萌萌的定情信物

”虽然她和柏子赢分手了:但也要弄清楚不是,不然死都不甘心,”童依宁咬了咬唇,心一横。“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忍您生气,何况……,“伯母,希望您能明说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同意你和子赢在一起的原因,而是……清白,”顿了顿,明白了吗!”一个野种也想嫁进柏家,睨着眼睛看她?“其实这话我是不应该和你这个晚辈说的,冷哼一声,笑话。,柏妈妈站起来走到童依宁面前,不尽是地位和财势:既然你有质疑,大概是看出童依宁眼里的不屑,那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关于你母亲的事,柏妈妈道:“不要误会,我所说的家世,想必不用我多讲你也清楚的很

,她们从未吵过架红过脸。心情不好,这话说的真让人难堪。柏子赢病了,知书达理懂事规矩。她想不通,没日没夜陪着他发呆,为什么忽然就讨厌了,她一直表现的很好啊,她自认做足了女朋友该做的事,和他儿子相处的也好,交往五年,甚至超过她这个母亲对他儿子的爱护,她衣不解带的守在他身边,明明很喜欢她的,可柏妈妈就是不喜欢她了。手足无措的站在客厅中间,童依宁面色凄楚无助

”,嚼着蹄筋杜萌萌痛心疾首的解释。“太贵重:我一小老师不适合戴

柏子赢不信?万一哪天我不要你了,你也不会爱上别人?,随即开玩笑说,当真

,柏子赢二话没说:一脚踹飞路寻欢!“滚。”钳住杜萌萌手腕拖出门

?为什么

”:杜萌萌伸着两只油腻腻的手站起来抓。“不告诉你

”什么态度!,“喊妈干屁。”柏妈妈狠瞪了眼儿子?“又不是我弄哭的:就算是我弄哭的你能把我怎样!谁让她自己找上门来的

,某男转过头。气鼓鼓的

。后衣领被揪住了

,车子停在了路边,说不急不心疼有些不现实:可他真是不擅长哄女人,只好问?“我妈说什么了。”老妈嘴巴是不让人,柏子赢转过半个身子,看着梨花带雨的人儿,但还不至于说太难听的话吧

“我没生气:只是觉得……呜呜……”,童依宁一边擦眼泪一边哽咽着说

?“谁。”某人装傻

”,“柏子赢……”杜萌萌扳过他的脑袋:轻笑。“抱抱我就告诉你

。日子转眼又过去三月

点了点头。万般委屈的跟着柏子赢出了柏家。,童依宁内眼泪已经在柏子赢进门那一刻,开闸般汹涌不绝

,“你猜。”某人没处可逃?紧靠着车门不停眨巴眼睛

”,笑容一点点收起:杜萌萌小心翼翼的戳了下柏子赢的脸?“生气了

,身子一僵,柏子赢想推开她。然而最终还是抱住了她

”哇哈哈,这兄弟吃醋的样子好可爱。,紧紧护着坠子!“不说,杜萌萌故作紧张:打死也不说

,对哦。她连第一次都是……柏子赢又害羞了

”,上下打量翻童依宁:柏妈妈微微一笑?“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点不疼。说是咬其实是亲了口

”柏妈妈气呼呼的叉着腰!“想当年你也精明的很:女人掉两滴眼泪就心软腿软,没一个好东西!”,不照样栽在姓林的女人手上,“那可未必

因为,放心吧。除了你们俩,杜萌萌说,我不会再爱任何男人。,这辈子除了你和老爸送的东西我不会再要任何男人的礼物

,搂紧杜萌萌,柏子赢顿时欣喜如狂。承诺,我也一样

,某男板着张脸。目视前方

“伯母……”,拎着精心挑选的礼物:童依宁略显紧张的站在柏妈妈面前

“没事:只是很久没见伯父伯母……”,尴尬的笑了笑,童依宁回

”喊完小声嘀咕句!“臭小子:早晚被这娘们祸害死!”,柏妈妈在他们身后喊:“你小子给我早点回来,我约了萌萌晚上来家里吃饭

!这人还真是小气

”,呵的一声笑开。“放心吧,听见老婆这话:你儿子精的很,柏爸爸一直没吭声,不会栽在童依宁手上的

”,柏妈妈点头,挑了下眉?“一早就来拜访:有事

说好了相伴到老永不分离?可是为什么多年后,我嫁给漂泊,海誓山盟的诺言,你许我一生,你另有深情。,天荒地老的誓言,我陪你一世

”:柏子赢黑着张脸。“坠子到底谁送的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只为报恩。,且当年要不是她死死拉住他的手,这个女孩从十九岁起开始陪伴她。不为爱情,他早就掉进万丈深渊,又何来今日的无限风光。何况救命之恩,如果不是母亲反对,五年光阴,她于他而言如同亲人一般,想必这一生只会陪在她身边

”,杜萌萌道?“还说自己智商140,“说什么呀?”点着柏子赢鼻尖:其实比猪都笨,我可能戴着他送的东西吗

,童依宁哭的更伤心了,这话一出口。哇的一声扑进柏子赢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眨着晶亮的眼睛,杜萌萌回。因为把所有的爱都给你了呀

”,闯祸的二人,一个双手交差星星眼!“宝贝你好厉害啊:以一敌二

”妈的:谁都敢抱。,柏子赢拎小鸡仔似得一手拎一个,先对杜萌萌说:“弄我一身油想跑!”扭头阴测测的看着路寻欢?“想死直说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总裁追妻:老婆别逃总裁追妻:老婆别逃陌殇残玥|现言五年前她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他,五年后,她又回来了。他还以为她会和从前一样爱他?不!他以为她还会和从前一样傻的让人陷害?不!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她不过是个平凡的女人。她赌不起,她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牵连。一场虐恋在这里上演……
  • 赖上未来的你赖上未来的你十一心|现言我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进入试验阶段的时光机,本想回到一年前挽回错失的爱情,却荒唐的被送到五十几年以后昔日的朋友已是满脸皱纹、双鬓斑白,成了他人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却还得跟这些孙子辈的俊男、美女牵扯不清初恋的孙子、毒舌的上司、善良的暖男......这难道是要乱伦的节奏!
  • 青春是一场暗恋青春是一场暗恋林若曦.QD|现言一群坏孩子,一段奢华的青春,一份幸福酸涩的记忆
  • 小灰灰别跑小灰灰别跑九月|现言文案:她最初只不过是他的临时女友,后来,却鬼使神差地做了他的正牌女友。再后来,她怀孕了,他决定娶她。可在庄严而神圣的教堂里,他却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能娶你!”然后撇下穿着雪白婚纱像白雪公主一样的她,绝然离去……她没有哭,她只是默默地捧着小腹,在此心里说:“宝宝你放心,妈妈一定会坚强!”结果她仍是很没用,没有保护好她的宝宝,被一双背后的魔手将她和宝宝同时推向了万丈深渊,从此,她便是没有心的人。三年后,她带着一身光环归来。晃花了情敌的眼睛,也灼伤了那个负心男人的瞳眸。情敌故伎重施,又想逼她背井离乡,结果却反被她弄得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 豪门阔少,我爱你豪门阔少,我爱你狐小懒|现言他是东都最有权势的少爷,她是被父亲遗弃的落魄千金。她以豪门夫人的身份翻身,夺回自己失去的所有,誓为母亲讨还一个公道!他始终站在她身旁,把所有温情都给她。*他用最盛大的婚礼娶她进门。从此,她成为名正言顺的墨少夫人。“嫁了我,跟了我,要负责。”他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细细摩挲,口中却说着一本正经的话。“墨少……”她微微挣扎,试图反驳。却从此撞进他千年寒潭般的眼瞳。“叫我名字。”他声音如蛊。“……少轩。”*他面目俊朗,年少有为,从不缺乏爱慕者。就连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都芳心暗许。*“你才是安家的私生子,你所有的一切都该是我的!”安薇雅赤红着双目,手里握的是泛着冷光的匕首。“你的地位,你的身份,你的荣耀,包括墨少轩,本来都该是我的!你该死!”她虚弱的看着快要发狂的安薇雅,脸色惨白,却口吻坚定。“该抢的你都抢了,但唯独他,你永远也抢不走。”安薇雅失控的大笑。“你死了,他就是我的了!安语柒,去死吧!”尖锐的匕首刺过来的瞬间,她微微的闭目。分离了短短的十二小时,居然这么想他……他带人闯入时,看到她满身是血的靠在墙边,眼前激起一层血雾。她吃力对他微笑。他发抖的抱起她,轻吻她的唇角。“别怕,我带你回家。”她轻声呢喃的三个字,清晰落入他耳中。喜欢吗?喜欢。爱吗?……肉麻。*◇你错过的人生,我陪你全部弥补。◇
  • 伊心一意伊心一意太阳花雨|现言从花痴遇到她的王子开始,她便注定要付出所有,一本结婚证换回的是她的所有底牌,她义无反顾交给他,只为让他达到他所有的目的。在经历过世间阴狠狡诈的精明总裁心里从没相信过有爱情这回事,在遇到意伊一的心和意后,终于爱上了她,并把所有的爱和宠都独给了她。
  • 灰姑娘的抢亲王子灰姑娘的抢亲王子墨亦尘|现言他们两家是世交,两家父亲是兄弟【不是亲的】,两家母亲是姐妹【不是亲的】,又都是朋友【这关系铁的没话说】,所以,她经常去他家蹭饭吃【虽然他不和父母住一块】,两家也有要结为亲家的意思,但面对一天才,她有点无奈,虽然自己长得还行,身世还行,智商也很高,但情商……超负数,直到有一天他喝醉了……把她推倒吃干抹净,两人正尴尬着,结果,她要嫁人了……一听到消息,他推门而入,抢亲就算了,怎么还那么霸道o(╯□╰)o
  • 谁的虐恋不情深谁的虐恋不情深住在树下的鱼|现言周暮暮从小就和顾洲一起长大,长大后她似乎觉得自己这一生注定是比顾洲矮一截的。因为她的爸爸只是他家的一个小小的司机。他是少爷,而她就只能是个丫鬟。更因为她在年少的时光里不顾一切地爱上他,卑微到尘埃里的爱恋。而在那段暗恋的途中,她遇到了赵皓城,一个对她说“朝朝暮暮”的男人。赵赵暮暮,朝朝暮暮
  • 爱在晨光熹微时爱在晨光熹微时曾不染|现言二十七岁的小会计,长相一般,家境一般,还有些迟钝,最大的愿望不过是以后能有个属于自己的独立房间。曾经有个男朋友,被闺蜜抢,去相亲,被人家长辈嫌弃。一贯倒霉的她突然被王子撞了一下腰,之后……闪婚了。*顾子熹不爱周晓晨。这是一早便知的事实。不要紧,让她来爱他好了。蜜月,他说工作忙,于是她带上公婆一起旅行。婚后没几天,他就将别的女人带进了自家卧室,她怀了孩子,他只冷冷地甩下一句,“打掉!”为他,迟钝愚笨的她出尽了百宝用尽了脑细胞,美味的汤滋了他的肠润了他的胃,却始终唤不醒他的心,在最危险的车祸时刻,他怀中紧搂着的竟是另外一个女人!*这一段她用尽毕生的勇气投入的婚姻,是否该抽身远离?(其实这是一个暖暖的用心去爱的婚后故事,呵,看下去便知。)
  • 以爱之名:老师,我曾认真爱过你以爱之名:老师,我曾认真爱过你语醉流云|现言她眼中的爱情是甜蜜幸福的,它让人心甘情愿的沉醉;他心中的爱情是苦涩悲伤的,它让人彷徨无助到绝望。“莞莞,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除了对你。”“孩子?我打掉了啊?呵呵...苏老师,你不会以为真是你的吧?”“我以为我是你此生的救赎,可到最后才发现是我把你拖进了地狱。”“除非参商相遇,否则,此生永不再见!”“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我人生的永恒。”“妈,把我的命给她好不好?你帮我求求阿瑀,把我的命换给她。”“你走了,我会在你的墓碑上刻上爱妻,我走了,谁来为我刻上亡夫?”“这个冬天可真冷,明年......你一个人要好好的。”“我此生用尽全力追赶你的脚步,不求你回头靠近,只望你不要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