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各方参与

……

”他还要靠岳莘然和赫尔族取得联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没错,跟赫尔族摊牌。救人要紧!先把莘然救出来,剩下的事我们回头再说。

要将这件事查清楚,第一条路,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不等他讲事情弄明白,怕是已经被各种手段处理了,毕竟是皇帝的儿子,就连家族都要受到波及。没有证据,他不但得罪了少主子,太难操纵!那几位,还会引发皇帝的怒火。

他是不愿意难为她的,如此一来,内心****,竟也恰恰符合了他的心意。

他之所以不敢贸然行事,是对赫尔族不了解,太子等不了太久,对赫尔族当家的少主没有信心。公孙宇又步步紧逼,时间紧迫,双方都在给他压力!他没有时间继续稳妥行事了。

后退依旧是死,如果前进一步是死,那不如拼一拼。

这就是商人。

“慌什么?”陈渊揉了揉额头,“眼前最重要的还是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陈月青松了口气。

这触犯了他的利益,若不是因为他们是捆在一张绳上的蚂蚱,可是岳齐瞒着他和京城联络,此事说不定会开怀大笑。

才略略有些悔意,当初若是提醒一二,如今出了事,说不定就能避免今日的灾祸!

岳莘然有些庆幸之余,也有些遗憾,能够安然无事,她还想见见这个派到边境与赫尔族为敌的大人究竟是谁。

如果岳莘然暴露,他陈渊的死期也不远了,可是,万万不能将岳莘然放任不管。

公孙宇的眼前再次浮现岳莘然那张淡然含笑的俏脸,一时之间有些迷茫。

细细分析下,锁定了几个人,他不敢多想,无论谁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陈渊已经得到消息,知道上面派了人过来调查,为了避免人心惶惶,在公孙宇尚未来到县上的时候,他一直隐瞒着并没有告诉岳齐。

将要面临的阻碍,却不成想,他想过自己领了这份差事,刚刚有所动作对手就将他的家族推了出来。

怀疑她和赫尔族有所联系,除了心痛外,觉得她是个善良的商家,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说不出的滋味,初次见面的时候,是失望、可惜?现在,她的嫌疑更大,再次偶遇,却引出了更深的惊人内幕。

家族来信,便是家人来信,均是对他的职责和劝说。甚至挖出了许多年前的家族丑事威胁,紧接着,大哥正要就任吏部左侍郎,父亲的政敌抛出来一系列攻击手段,却被突然告知有变,停职等待。

这等于是赌,可是没有别的选择。

告知自己。家族所面临的困境,恩师多年的官宦生涯,更加不容小嘘,他从中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他想到某种可能,形成了敏锐的嗅觉,心脏狂跳起来!

岳莘然想要达到的,眼前的岳家,是第三种。便是第二种。

有了这一次,赫尔族定然防备更胜,换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更加不会轻信于人。

他猜中了结果,却没有猜中经过。

求到他那里的人,显然,身份有些特殊。

他的家族还没有站队,他是皇帝陛下的臣子。现在摆在他眼前的有两条路,事到如今,将此事上报皇帝,可是,揪出幕后之人;或者在事态尚且可控之前,不要它扩大,到底要如何处理这件事,小事化了。他还没有想好。

虽然小事化了,然而他已经心中有数,日后可以随机应变,如果选择第二条路,将这件事查明的可能性更大。则不同了。

却还是来信劝说,他的恩师怕是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怕是有人求到了恩师那里。

如果有大树可依仗,就算犯了法也可以脱身;商人,若是没有根基、无所依仗,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商人,培养属于自己的官员,拥有自己的话语权,随便一个有些权力的芝麻官就能将其毁灭;商人,便能左右国家的决策。

这件事甚至不用上报给太子,自有底下人为其解决、排忧解难。

心中松快了不少,只要没有人赃俱获,“哦?”陈渊听了,问题便没有那么严重。

不是摊牌的时候,他只能伺机而动,如今,日后查明真相。

在家族中,他不是孤儿,便要有所牵累。

两日后,岳莘然被释放,上位者的参与下,自始至终也没有见到将她们帮助的人面孔。暗潮汹涌,种种利益纠葛,表面上竟然没有一点风浪掀起。

岳莘然已经入了他们的眼,只是,岳齐也脱不了干系,以后再和赫尔族联系,如此一来,怕是很难了。

”陈月青显得有些慌乱,所谓关心则乱,“父亲,他担心岳莘然出事。现在怎么办?莘然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潜在的意思他却明白,而从这求的人,这趟水有些深,恩师虽然没有明说,做事留一线,莫要做得太狠,能够察觉到蛛丝马迹,不给自己留退路。

死猪不怕开水烫,尤其是对于岳家,束缚便少了许多。对于她而言。

罢了,罢了。

岳家成为了众矢之的,如今她已经暴露,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公孙宇将信放在一旁。竟是他的恩师写来的,要他莫要伤害好人,公孙宇便收到了劝说的信函,若是没有证据便不可过分为之,意思就是不准动私行,第二天夜里,严刑逼供。

他们并没有和赫尔族的人见到面,陈月青摇头,等待的时候莘然发现了问题,招呼他们离开,“岳齐都告诉我了,在半路上被埋伏抓住的。”

难道要抓紧时间和赫尔族摊牌,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纠缠了,表明真意?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弘歌冒着生命危险给岳莘然送信,若是陈渊知道,便会更加笃定自己的赌注没有下错。

很可能功亏一篑,但是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犹豫放任,虽然很冒险,只会连眼前的机会都溜走。

赫尔族勾结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公孙宇明白了,岳莘然和赫尔族的生意怕也不是单纯的买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随身空间:农女好种田随身空间:农女好种田梦断奈何桥|古言去云崖拍个美景都能掉下来?掉下来就算了,还穿越?穿越也就算了,还穿越成农女,一般不都是不是王妃,也是千金小姐啊,好心救了一位男子吧,却被他缠住,缠住也就算了吧,居然还要生娃,来看我如何和极品亲戚斗?如何识破阴谋诡计
  • 盛宠皇后盛宠皇后萧尹妍|古言想听简介吗?呵呵,下面就让本作者来给各位读者介绍一下吧。女主:冷倾城,独宠十多年的霸气皇后男主:顾彻,此生此世唯爱倾城的执着帝王偌大的浴室里“辰,这时我亲自布置的,漂亮吧!”冷倾城说。确实,很利于调情呢。“倾城,真漂亮,浴室美,人更美!”顾辰搂着倾城说道。“当然,不过,我必须要一个孩子!”倾城明媚道。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媚骨天成啊!“朕保证,我们会在有一个孩子的!”说着,某皇帝讨好道。于是乎,顾辰便轻轻的扯开倾城的腰带,温柔的帮她宽衣,粉色的纱裙轻轻滑落,露出了漂亮的玉肩,雪白色的肌肤展现了出来,倾城轻轻地笑着。(属于原作者:本人就是涟妍心,不要认为我是抄袭)
  • 特工穿越3:冷宫皇后要翻身特工穿越3:冷宫皇后要翻身日之光|古言冷宫,多少后宫女子的恶梦。如果你与你的夫正在冷战,你不妨进入全书看看,看看现代女子如何在旧时代翻身的哦!她,是现代中国的特工三号,国际刑警,居然在出使任务的时候,被暗人杀害。回到古代后,只能守着皇宫,像只金丝雀。她一生本无爱,无奈,那身穿龙袍之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上身。她只好使出数招,在后宫中浪迹江湖。爱,于她,由不可能,变成可能。还能回现代吗?
  • 执柔天下执柔天下九月欢否|古言她本是21世纪的雇佣兵之王,却命丧雪山,一朝穿越,步入架空大陆。本想粗茶淡饭,布衣一生。奈何乱世之中,半点不由人,为了在这乱世之中占有一席之地,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杀出了自己的天下。本以为就这样一辈子了,却又遇见了那个让她心疼的他。从此护他、爱他;从此他的征途不再孤单,执柔之手,称霸天下。
  • 种一个夫君种一个夫君云海|古言禾苗在地里埋下一颗种子,种出一个夫君。夫君很会来事儿,他上知天文地理,下通鱼虫百兽,懂挖坑埋人,懂种田养鸡,还懂治病疗伤。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神器。“苗苗,你在干什么?”夫君问。“种个儿子。”禾苗笑眯眯的回答,“也许,你喜欢种个女儿?”夫君略心塞,把自己往土里一埋,眼不见为净。
  • 锁金瓯锁金瓯尤四姐|古言这是一个严师欺压门下唯一女学生多年,一朝被反虐的故事。慕容琤道:“你选婿怎么那么多要求?胖的不要,老的不要,那你到底要什么样的?”她很认真地考虑了下,“要看合不合眼缘,太年轻的处世不老到,为人轻浮又不好。”他敛尽了笑意,哦了声,“要入你的法眼果然不易,那么我呢?我这样的可行?”
  • 顾家良玉顾家良玉南夏依旧|古言文艺版:一梦之后,一念之间,那曾经的浮华掠影转世成空。你是我梦中的良人,你是我心中的执念,烟消云散过后,你仍是我心底最深沉的柔软。你自长叹,我自相思。对话版:“我所有的生死荣辱可都系在你手上,你兴,我也自安乐无忧,而你败,我会是什么下场你也是知道的,不管是为了什么,我都要这天下,是你的!”“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洗洗睡吧”“……”
  • 花千骨之千古奇缘花千骨之千古奇缘羽竹紫辰|古言重生后的她,担起了维护六界的使命。她的爱人,叫做白子画;她的女儿,叫做白未晞;她的姐妹,是神界公主和人界公主,伊诺、惟安、花千琳、花千穆。花千骨不再是一个单纯、孤独的小姑娘。她,是神界的长公主陆陌,是尊上夫人花千骨,是霓漫天的死对头,是何潇兰的好姐妹,是惟安、伊诺几百年前的姐姐,是糖宝的好娘亲……相信这一世,白子画不会再负她了。她希望她的孩子、她的妹妹,还有糖宝和她的所有亲人、朋友能够陪着她,不使她再一次感受到上一世那样的绝望……
  • 凤女凌然凤女凌然冰糖葫芦Y|古言凌然觉得没有人比她更倒霉了,刚报了仇,好日子刚要开始就意外死了。好在老天开眼了,让她穿越了。结果却是穿越重生在女尊世界的牢房里,还是个犯了弑母大罪的犯人......天哪!来道天雷劈死她吧!!!还有没有如此悲催的穿越者???
  • 一梦惊鸿慕朝歌一梦惊鸿慕朝歌赢烬|古言相遇的那一刻起命薄上的故事已然开始书写,只是过程里五味杂陈。有过生离亦有死别,最可怕的却是迷失。之后一切都恰如一场梦,为所有人编织。或痴恋爱恨痴迷权势或执着对错执念过往,人人渴望救赎又甘于沦陷。她是一切起源亦是大陆上救赎所有人的唯一希望,然面对重重迷雾掩盖的真相只能望而却步。逐渐在不甘中迷失被命运所牵制,溺亡边缘鼻尖沁入一抹木槿花香。是属于他的木槿花香,象征无尽的爱恋。但她早已迷途忘返,岂敢祈求遁入黑暗的余生再遇此良人?也许她只是忘了木槿花虽朝生暮死,但每次凄美凋零皆为下次更美的绽放。更忘了白水城木槿花尽数凋零时他曾许诺:“待白水木槿再次盛放,吾归,令汝木槿再不凋零,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