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各方参与 第75章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没错,救人要紧。先把莘然救出来,剩下的事我们回头再说。”他还要靠岳莘然和赫尔族取得联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跟赫尔族摊牌

,显然,求到他那里的人。身份有些特殊

岳莘然想要达到的。是第三种。,眼前的岳家,便是第二种

,罢了。罢了

,再次偶遇,怀疑她和赫尔族有所联系,除了心痛外,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说不出的滋味,是失望、可惜。现在,觉得她是个善良的商家?她的嫌疑更大,初次见面的时候,却引出了更深的惊人内幕

,他不敢多想,细细分析下,锁定了几个人。无论谁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

两日后,岳莘然被释放。自始至终也没有见到将她们帮助的人面孔。,种种利益纠葛,上位者的参与下,暗潮汹涌,表面上竟然没有一点风浪掀起

。陈月青松了口气

,公孙宇明白了,赫尔族勾结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岳莘然和赫尔族的生意怕也不是单纯的买卖

,内心****,他是不愿意难为她的,如此一来。竟也恰恰符合了他的心意

,在公孙宇尚未来到县上的时候,陈渊已经得到消息,知道上面派了人过来调查,为了避免人心惶惶。他一直隐瞒着并没有告诉岳齐

,时间紧迫,太子等不了太久,公孙宇又步步紧逼,双方都在给他压力。他没有时间继续稳妥行事了。他之所以不敢贸然行事,是对赫尔族不了解!对赫尔族当家的少主没有信心

,他想过自己领了这份差事,将要面临的阻碍,却不成想。刚刚有所动作对手就将他的家族推了出来

虽然小事化了,然而他已经心中有数,日后可以随机应变。将这件事查明的可能性更大。,如果选择第二条路,则不同了

,能够察觉到蛛丝马迹,恩师虽然没有明说,潜在的意思他却明白,这趟水有些深,做事留一线,而从这求的人。莫要做得太狠,不给自己留退路

,“哦。”陈渊听了,心中松快了不少,只要没有人赃俱获?问题便没有那么严重

,便是家人来信,父亲的政敌抛出来一系列攻击手段,甚至挖出了许多年前的家族丑事威胁,大哥正要就任吏部左侍郎,却被突然告知有变,紧接着。停职等待。家族来信,均是对他的职责和劝说

,能够安然无事,岳莘然有些庆幸之余,也有些遗憾。她还想见见这个派到边境与赫尔族为敌的大人究竟是谁

,如今她已经暴露,岳家成为了众矢之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如果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依旧是死。那不如拼一拼

,他的恩师怕是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却还是来信劝说。怕是有人求到了恩师那里

,如今出了事,才略略有些悔意,当初若是提醒一二!说不定就能避免今日的灾祸

”,陈月青摇头,“岳齐都告诉我了,他们并没有和赫尔族的人见到面,等待的时候莘然发现了问题,招呼他们离开。在半路上被埋伏抓住的

,虽然很冒险,很可能功亏一篑,但是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犹豫放任。只会连眼前的机会都溜走

家族所面临的困境,更加不容小嘘,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恩师多年的官宦生涯!他想到某种可能,心脏狂跳起来。,形成了敏锐的嗅觉,他从中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告知自己

,这等于是赌。可是没有别的选择

,可是岳齐瞒着他和京城联络,这触犯了他的利益,若不是因为他们是捆在一张绳上的蚂蚱。此事说不定会开怀大笑

死猪不怕开水烫。束缚便少了许多。,尤其是对于岳家,对于她而言

”,“慌什么。”陈渊揉了揉额头?“眼前最重要的还是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等他讲事情弄明白,太难操纵。那几位!怕是已经被各种手段处理了,第一条路,就连家族都要受到波及。,毕竟是皇帝的儿子,没有证据,他不但得罪了少主子,还会引发皇帝的怒火。要将这件事查清楚,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纠缠了,难道要抓紧时间和赫尔族摊牌?表明真意

,若是陈渊知道,弘歌冒着生命危险给岳莘然送信。便会更加笃定自己的赌注没有下错

,“父亲,现在怎么办。莘然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陈月青显得有些慌乱,所谓关心则乱?他担心岳莘然出事

,随便一个有些权力的芝麻官就能将其毁灭;商人,如果有大树可依仗,就算犯了法也可以脱身;商人,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培养属于自己的官员,若是没有根基、无所依仗。拥有自己的话语权,商人,便能左右国家的决策

。这就是商人

,他不是孤儿,在家族中。便要有所牵累

,换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有了这一次,赫尔族定然防备更胜?更加不会轻信于人

,可是,如果岳莘然暴露,他陈渊的死期也不远了。万万不能将岳莘然放任不管

,公孙宇的眼前再次浮现岳莘然那张淡然含笑的俏脸。一时之间有些迷茫

,只是,如此一来,岳莘然已经入了他们的眼,岳齐也脱不了干系,以后再和赫尔族联系。怕是很难了

现在摆在他眼前的有两条路,将此事上报皇帝,揪出幕后之人;或者在事态尚且可控之前,事到如今。不要它扩大,可是,小事化了。,到底要如何处理这件事,他还没有想好。他的家族还没有站队,他是皇帝陛下的臣子

,第二天夜里,公孙宇便收到了劝说的信函,竟是他的恩师写来的,要他莫要伤害好人,若是没有证据便不可过分为之,意思就是不准动私行。严刑逼供。公孙宇将信放在一旁

,这件事甚至不用上报给太子。自有底下人为其解决、排忧解难

,如今,不是摊牌的时候,他只能伺机而动。日后查明真相

,他猜中了结果。却没有猜中经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腹黑妖孽高冷妃腹黑妖孽高冷妃云染月|古言她,本是21世纪的商业奇才——云染月。他,是东篱皇帝最疼爱的儿子——陌凌轩。一朝穿越,当高冷如她遇上腹黑如他,又会发生什么呢……
  • 妃倾天下:暴君逼我玩宫斗妃倾天下:暴君逼我玩宫斗花落瑾殇|古言大哥为保亲妹妹就偷换了进宫的名单么?难道苏茗歌就这么好欺负?不过不是说好了选不上就会被送出宫么?那为什么皇帝又要留自己在宫中?再说留在宫中又不是她自愿的,何必这么多人都针对她呢?深宫果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硬生生的把小绵羊逼成了母狼!看苏茗歌如何为苏家报仇,扳倒钟家,萧妃算得了什么?皇后?呵呵,滚一边儿去,就算有皇帝护着,也斗不过护犊子的母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苏茗歌,必定斩草除根!
  • 醉卧永安醉卧永安初景安|古言宋安:我从另一时空而来,曾迷茫过,曾恐惧过,也曾笑过、哭过,最终尘埃落定。我们的相遇不在我的意料之内,我们的未来不在我的规划之中,但我仍想能和你携手,走过这意外的一生。顾景铄:我在这时空等你,为你辗转反侧、忧思难眠,每一次相遇都是命中注定,我们的未来同样如此,我看这风云变动,心中却只有你的细水长流。
  • 将军的冷情妻将军的冷情妻迟暮云|古言一场阴谋,将本没有关系的两人凑在了一起。一个是一无是处的南安郡主,一个是名动天下的镇国将军。都说南安郡主是撞了大运,镇国将军倒了八辈子血霉。但在这场追逐中,谁在步步后退?谁又在步步紧逼?
  • 腹黑女配:邪魅王爷霸爱妃腹黑女配:邪魅王爷霸爱妃玉格|古言一觉醒来穿越成书中最后被男主一掌劈死的恶毒女配,为了改写命运,燕卿决定行动奉行两个原则。一:坚决不与女主争宠,二,思想有多久,就离男主有多远。只不过,出了点意外。邪魅王爷身上欺。“喂,我是女配,女主在那边,滚去找女主?”“什么女主女配,小混球,本王就要你给本王生小小混球!”……
  • 东宫东宫橙子炸鸡|古言昔日是丞相之女,备受宠爱。初遇良人,少女怀情。一朝入宫,陷入皇权争夺的漩涡。后宫群芳,情薄时尚可云端安身立命,却也要时时提防有人拉你下水。最可悲的是,说好的情真意切却是阴谋一场。后宫中,得不到帝宠的女子是最可怜,何况是一枚棋子。红颜恩宠,仗势欺人。后宫这个是非之地怕是无法久留。牢狱灾,心灰意冷。这一生,出了宫门,便不愿再返回这个牢笼。幸好的是,还有一个人,一直守候着,呵护着她,穷尽一生的热情只为博红颜一笑。终于,他们彼此正视内心,离开那些是是非非,肮脏不堪。桃花村里恬淡生活,这下半辈子,愿与知心人携手共度,从此,朝堂庙宇,宫殿美景,皆是浮云。天涯近处,有你的地方,风景安静。
  • 黑白罪爱黑白罪爱神弘公子|古言苏允,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却被闺蜜轻易背叛,溺入深海.再睁眼时,她是赫赫有名的绯闻女王,身边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且看她如何一步步看穿社会真假,放下贪婪的屠刀。
  • 指相勾起许来生指相勾起许来生暇寐云兮|古言他,玄楼国三殿下,玄烨,天煞孤星,一出生便害死了他的娘亲,女扮男装在这皇家步步为营,身染恶疾,活不过二十;她,21世纪某理工学院大二女汉子一枚,参军5年,因为一次意外丧失了那五年的所有记忆,本应该是快快乐乐的大学四年,却被人强行带走魂魄;他,怜人阁小官,作为卧底来到玄楼,后被主抛弃,堕入无尽的黑暗之中,无人救赎。她残魂一缕,进入她的身体,带着她的名字,她的面具,走她的路,那个尽头,是生?是死?她和她本是一人,为何会被分为两人?这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她,到底该在这吃人的世界,如何活下去?
  • 后宫之浮生若梦后宫之浮生若梦陶瓷玻璃|古言尔虞我诈,险象环生的宫廷生活,令她身心俱疲,她想,这次走了,永远都不在回来,可是……他以为他不爱他,可是当她离开了,他又仿佛失了魂丢了魄,难道注定是错过吗?
  • 奈何潇潇奈何潇潇贪玩儿黑猫|古言灵殷石旁痛彻心扉的别离,三天三夜的守护她的尸身化作雕像他轻声说道:“潇潇,你回家了是吗?”终究,她还是失去了一切在这繁华世间,亲情、爱情、友情究竟该怎样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