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0章 你这是赶我走吗2

沈融一下子慌了心神,医生和护士也被这一情景吓倒,旁边的连鸣忍不住哭了出来喊叔叔。

“你这是赶我走吗?”

沈融笑着回答道。

“好像比爸爸话多!”

“我让你买的书,带来了吗?”

约莫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对,但是听了他的话,还是放弃立刻就走的打算,沈融看了一眼时间,平时也会陪到九点钟的,再加上连鸣也喜欢和他在一起,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做一些铺垫的。

回去的路上连鸣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了起来。

“爸爸,你什么时候变回来啊?”

连代樾见状,显然是了解他的脾气的,不再说多余的话,走出了病房。

“这么着急把我赶走就是想去洗手间吗?你之前也是一个人去洗手间的吗?”

“我以为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先给病人量一下体温!”

护士看着闭目养神的男人,默默的把时间调整了回来。

“我这是为了和连鸣促进感情,也为了早日康复,早点出院,就不用你们每天这样跑来跑去了。”

“和平时一样的时间回来的啊!”

责备的口吻很是明显,连代樾俯视着叔骅,眼看叔骅瞬间变化的脸,又要坐起来的样子,连代樾连忙开口。

“耐心这么差,怎么和别人相处?”

“不用!我死不了。”

“叔骅。”

“我在梦里见过你。”

沈融刚喊了一声,只听得洗手间噗通一声,吓了一跳,没有多想就冲了进去。

“一定要让人担心来找存在感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

“才八点半呢,你们走了,我现在也睡不着,还要面对护士的骚扰。”

叔骅却没有多少心思,脸上臭臭的,整个人都显得没有精神。

沈融说完拉着连鸣就要走,本来半死不活的某人突然间就来了精神。

护士看到她,想到了主任的特别叮嘱,立刻两眼放光的看着她道。

“先生,您可以让家属留下来陪您过夜的。”

走过去抓住了他的手,后者睁开了眼睛,沈融的脸上不由柔和了下来,两个人再次相对,久久无语,却一切尽在不言中。

“叔叔说的是真的。”

医院病房内,被赶走的护士有些询问病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妈妈,幼儿园的小猪爸爸是不是也整容了?”

“你可以闭嘴了。”

“你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妈妈显然已经困了,坐在轮椅上就睡着了。

可是除了病号服,话说做手术时,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的。沈融询问的淡定,目光也很淡定,倒令某人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一会儿回来,如果不想让她担心的话,“沈融送孩子回家了,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想要追求人家,以后多的是时间。”

“叔叔对妈妈真凶。”

“怎么了你们?”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们都需要一个机会,来保护自己最深爱的人。

某人很厚的脸上顿时间出现了羞恼的颜色,扶着盥洗台的手用力撑着,一只手赶紧去把裤子扯上来,却是越忙越乱。

“见到护士也这么紧张吗?”

“出去吧,太吵。”

好像是某个电视台节目女主持人的儿子,小猪?沈融仔细想了想,听其他的家长讲过,主持人刚刚和老公办了离婚官司,现任经常帮助她接送孩子。

“我想早点儿健健康康的和你们在一起。”

连代樾的话成功让叔骅微微睁开了眼。

叔骅闭上了眼睛道。

某人眉心微蹙,沈融怔住,目光却是明亮的很,完美的身高差让他就势低头,落在了她的唇上。

“如果还想留点力气谈恋爱的话,还是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沈融,我只需要一个公平的机会!

“把那个闹钟的时间调整正常时间。”

沈融看着时间,晚去了一个小时,第二天,对了一下时间,一切正常,不由怀疑自己的多疑。

回到家,还没有换鞋,就听得墙壁上的钟摆咚咚的敲了十下。

“你觉得他像爸爸吗?”

“我刚到家就被沈融的电话招了回来,你以为鬼门关是观光区吗?”

连代樾说完就拿起自己的外套准备离开,沈融一开门就看到了病床上的人脸色不太好看。

叔骅闭上眼睛,皱起了眉,显然不想听连代樾再多说一句话。

两个月后,某人成功的获得了到隔壁蹭饭的权利。

目光正在安静的房间里扫视一遍,最后落在了病床的人身上。

沈融转脸看着叔骅皱眉的样子,后者的眼底里写满了真诚。

粥已经煮好,装了起来,沈融接回来连鸣已经是八点钟,连鸣却要跟着一起,沈融想了想,答应了这个要求。

沈融疑惑孩子的思维能力,却听得连鸣有些期待的道。

医生忙着急救,病房里一片兵荒马乱,沈融担心的握紧了他的手,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昏迷休克的人,唇角挂着一丝笑。

下一秒变色,因为那个眼神炽热的男人显然忘记了自己还带着伤的身体,猛然间坐了起来,就在沈融的唇角慢慢的露出一抹浅笑时,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的时候,双眼一闭,昏迷晕倒了过去。

已经是九点钟,母子两个赶到医院的时候,刚到了病房门口,就看到穿着粉色制服的护士和医生正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医生正冷着脸下定决心进去。

疲惫的神态,死撑的语气,像极了沙漠里濒临死亡的旅人,沙哑的声音,目光钉在天花板上一样,唇角抿着,最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很喜欢鸣鸣,当亲生的一样对待。”

“滚出去!”

“因为叔叔说他就是爸爸变的。为了让妈妈更喜欢,变更帅了!小猪爸爸也变帅了。”

沈融反问的轻描淡写,但目光似乎可以穿透灵魂,某人微微一怔,嘴角有些抽搐。

心急归心急,但是能够给连鸣更多的幸福,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你怎么会觉得小猪爸爸整容了呢?”

“看来叔叔的魅力很高呢,不需要我们照顾了。”

“沈融,你这个女人好像比以前变坏了。”

“护士看我们爷俩大眼瞪小眼的怪可怜,所以就帮我们完成了一个愿望。”

醒来一切都是空,你再也不在我身边。

连代樾有些无奈,站了起来,略微沉吟道。

沈融尴尬的笑了笑,和连代樾点头再见,看向床上的伤员,皱眉道。

某人咬牙切齿起来。

看着叔骅,有点儿不敢下手,小护士拿了温度计,沈融伸手接了过来,还没有抬起叔骅的手,就被一股力道拨开。

“不像!”

沈融,我们重新开始吧?

某人立刻转移注意力,沈融听了,见沈融已经回转心思,从包里拿出来买的书,《整容时代解密》,《儿童心理学案例》。

沈融停住步伐,连鸣有些小心翼翼的补充道。

连代樾略微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看了一眼病床,又对沈融道。

“醒了?看到我就这种表情?”

“我们还会再来看他的,如果那个男的不接受孩子,麻烦告诉我们。”

看着半靠在病床上的人,安装遥控飞机零件,安装完后又开始试飞,连鸣趴在床边,等到沈融进来后,险些撞到了脸上,不由皱眉。

“怎么回事?病人情况好点了吗?”

沈融不由笑了出来,这小子居然如此区别某人,不知道把这个评价告诉他,会不会更令人期待。

沈融的手被拨的很疼,但依旧没有扔掉温度计,旁边的连鸣看见了忍不住开口道。

沈融把视线调到了某个脸上丝毫没有愧疚感的人身上。

“当然不是,有护士。”

“我们以前认识吗?”

“这飞机哪里来的?”

叔骅一脸落寞的睁着眼睛,不知道等了多久,渐渐的闭上。

“叔骅,机会只有一次,所以,赶紧好起来。”

叔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午夜十二点。

四个月后,某人成功的获得了孩子的认可,只是认可之后,连鸣忍不住有些期待。

“怎么这么快就十点钟了吗?”沈融疑惑的看了一眼时间。

连峥郁闷的转身而去,沈融却是揉了揉连鸣的头,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

果然,叔骅闭着的眼睁开,带着一种桀骜和坚持。

一时间忘了尴尬,沈融看着某人转身着急的样子,更没有着急关门离开,而是走了进去,一把扶住了他。

十点钟,连鸣就要睡觉了,基于沈融养成的习惯,果然沈融刚给他脱了衣服,给他洗着澡,小家伙站着就睡着了。

太好了,现在病人情绪不太稳定,血压降低,“您来了,脉搏比率不稳定,还不允许我们治疗,刚把我们轰了出来。”

某人有些不耐烦的催她早点回去照顾孩子,沈融也不勉强,便提着包包离开,某人因为贪吃了一个半个水果,但是没有料到的是,比平时早点儿想去洗手间,又不喜欢护士照顾,索性一个人皱眉下了床。

不过,不一会儿沈融就理解了,因为某人开始给四岁的孩子讲述整容是什么东西了。

连鸣立刻举手表示赞同。

沈融不解的回答着。

“你为沈融做任何事,我都没有意见,但那毕竟是。”

看着沈融眼眸里一丝揶揄的味道,某人终于有些黑脸了。

沈融听了不由笑道。

“确定除了沈融,不想见其他的人?”

沈融迎上叔骅那如同燃烧了火焰的目光,唇角抿着,口吻严厉,丝毫没有退避。

某人立刻半死不活状的靠在了那里,一脸无辜的道。

“叔叔从网上买的!”

沈融还可以理解,关于儿童方面的,毕竟这是某人现在的职业,但是关于整容方面的,沈融则有些不解了。

连时间都调整了,护士索性好心提醒,既然这么想一家人团聚,但某人睁开眼,看着旁边那窄小的陪护床位,不置一词。

沈融放下了保温桶,示意医生和护士赶紧进来。

眼前的人脸越来越清晰,清晰到让叔骅本来带着淡淡笑容和期待的脸,慢慢凝固。

“闹情绪,看我不顺眼。”

“身体好到可以上网购物了?”

“不会啊,晚了一个小时呢,是不是连鸣和叔叔玩的开心,不想回来了?”

沈融回想着刚才父子两个嘀嘀咕咕的情景,不由瞠目,某人就这么着急的想要恢复自己的身份吗?而孩子的发散思维,让她有些担心被领到歧路上去。

“觉得度日如年的话,我打电话让她过来。”

医院VIP病房内。

房门被打开又关上,而躺在床上的人似乎都没有反应一样,但眉心紧蹙,脸色苍白,沈融没有听完已经拉着连鸣进去,额头冒着冷汗,说明了他现在身体状况相当糟糕,居然不允许医生治疗。

被这样批评挖苦,叔骅却是丝毫不生气,目光一直留在沈融的身上,最后闭上眼睛哼了一声。

四天后,连鸣和恋恋不舍的爷爷奶奶告别,连峥提醒道。

沈融没有追问病号,而是低头看着连鸣,连鸣瞄了病号一眼,小声回答。

“不是我通知他们过来的,应该是想孩子了,你准备瞒他们一辈子吗?”

既然如此,沈融决定多留一个小时陪某人。

只见他猛的睁开了眼睛,连鸣的声音像是一道天籁惊醒了抿紧了唇瓣的男人,看到了拿着温度计的沈融,明明虚弱至极的身体,却浑身上下都绷紧了一样。

见沈融不吭声了,某人抬眸看了一眼墙上的闹钟。

检查了一下包包,沈融刚进了电梯又想到钥匙好像钥匙随手放在了病房内,果然没有,沈融原路返回,进了病房却不见某人的影子。

“你怎么又回来了?”

“连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婚色迷人:娇妻爱出墙婚色迷人:娇妻爱出墙大攻主|现言一夜迷情,她惹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男人,原以为能玩完就跑,却不料被人缠上,失身又失心。一场自以为能掌控的交易,他却赔上了真心,只可惜那个女人没有心。她说:“你真恶心。”他说:“我恶心吗?你信不信,很快,你就要求着我这个恶心的男人要你。”
  • 追爱99次:恶魔校草想怎样追爱99次:恶魔校草想怎样浅语落殇|现言“切!不就是刮花了一辆车嘛,至于这样吗?”“哦?仅是一辆车吗?”某男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笨丫头,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笨丫头你知道要多少钱吗?”“多,多少钱?”“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万!”“天呐,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啊!”“不错,你打算怎么赔?”“我,我,你还是把我卖了吧!”“我替她赔。”另一个男生站了出来,“皓不用你插手,这一百五十万,我要她赔定了!不过,笨丫头,你也可以换个方式赔。”“真的?什么方式?”某女瞪大眼睛望着,“很简单,做本少爷三年保姆。”“什么?三年?”某女惊讶道,“怎么?不愿意?那好吧,刷卡还是现金?”“切!不就是三年吗?老娘就不信,还制服不了你这恶少!”
  • 黑天使的诅咒黑天使的诅咒巴厘岛冰淇淋|现言她是一个被天使诅咒的孩子,一出生就注定要死亡的孩子。但是,因为他的出现,她想要活下去。可是,命运偏偏开起了玩笑,突如其来的分离打碎了她的期待。九年后,她回来了,带着深深的仇恨。
  • 星起星落星起星落珍珠8837|现言她,本应是世间最璀璨的星星却被遗落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他,本可以轻松成为最璀璨的星星却喜欢躲藏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当两颗璀璨的星星相遇时是不是会比月亮更加耀眼呢...
  • 豪门禁恋:腹黑哥哥请放过豪门禁恋:腹黑哥哥请放过月流寒|现言我冲破心里的道德底线爱上他的那一刻,就进去了不归路。我没法接受他身边有别的女人,没法接受我的身边有其他男人,没法做到与他不见不念,没法只和他做兄妹关系,我就这样陷入了不伦,被千夫所指,万人唾弃,以至于几度寻死。我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切,是他亲自操纵的结果,我的痛苦正是他的目的。
  • 亿万总裁的隐婚:宠爱隔壁学生妹亿万总裁的隐婚:宠爱隔壁学生妹唐亦心|现言她只是一个学生,她从来不知道隔壁住着豪门总裁。他只是一个大总裁,却爱上平凡学生,甘愿住在普通小区里。她要他用婚姻来赔偿青春的损失,他照办,他们头条瞒着父母,偷偷扯证。然而他无理取闹,他蛮横,他刻薄,他粗暴,甚至他没少花心暧昧。但他又莫名宠爱她,宠爱地无法无天,为此她都忍受所有不甘,只为这份甜蜜。然而当隐婚被发现后,更大的危机随之降临。
  • 赖上未来的你赖上未来的你十一心|现言我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进入试验阶段的时光机,本想回到一年前挽回错失的爱情,却荒唐的被送到五十几年以后昔日的朋友已是满脸皱纹、双鬓斑白,成了他人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却还得跟这些孙子辈的俊男、美女牵扯不清初恋的孙子、毒舌的上司、善良的暖男......这难道是要乱伦的节奏!
  • 兵之奇缘兵之奇缘清水无非|现言在故事里没有很火爆的军旅场面,也没有英雄的出现,更没有什么特种兵的故事,有的只是一个女孩子与两个军人的简单的爱情故事。一个陪着她走过了年少时光,一个给她了安稳幸福的生活。。。。。
  • 要婚不昏要婚不昏浮生永夏|现言大龄剩女徐静贞很想一波婚姻求带走,但是不婚主义地下男友孙协安,坚决不从。直到在一场被设计的相亲上遇到他,这才知道,原来他不是不婚,只是不想和她婚。既然如此,老娘不伺候了。可为什么分手以后,前男友他又圆润地滚了回来?
  • 涡流涡流高阳食其|现言《涡流2,一千世界》正式开工,欢迎各位阅读品鉴。周白从第一次见到叶可欣,就被设置在一场由叶可欣导演,却不由叶可欣掌控的涡流中。周白本以为遇到张雅茹是自己桃花运来了,却没想到他只是一个张雅茹用来排遣的道具。周白面对他曾许下的诺言,是该坚持还是该放弃?在这场迷中迷的爱情面前究竟谁对谁错?这是一本从男性角度写爱情,自我讽刺,看待社会,爱情的一本风格另类的小说,不会被大众喜欢,但是看下去的人会喜欢这本书的,而且会对爱情有个正确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