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上床睡觉吧

走向了餐车。当夏安然靠近餐车,夏安然带着丝疑惑,才发现餐车上面的饭菜竟然都是她喜欢吃的菜样,不仅仅是菜式,菜里面连她一直不喜欢吃的香菜都没有放。

夏安然本着说谎就要说到底的心理,连忙慌张的说:“墨,墨总,我现在的身体确实不适合……”

墨少炎听到夏安然这句话,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的话,立即抬头皱眉看向夏安然。墨少炎的特殊反应让夏安然还以为她说错了话,连忙说:“如果你不愿意……”

墨少炎抿了下嘴角,轻轻的“哦”了一声,听起来似乎还是冷漠冰冷。

可是很多人都觉得苏湘在扮演玉儿这个角色的时候有些做作,有些故作清纯。受得的评价还算不错,获得了很多女观众的眼泪。都觉得真正的玉儿应该更天真娇憨一些,但是这种娇憨很难拿捏,虽然苏湘把玉儿演绎的清纯悲情,略微一过分,就变成了故作痴癫。但是火候不够,又变成了做作。

墨少炎躺在夏安然身边,低声说:“我知道,只是睡觉而已。”

瞬间冷下脸来:“刘飞说用这个电器,墨少炎缩回了手,可以烧开热水。女性经期多服用开水,对身体有好处。可是这个电器,比我预先的要复杂一些。”

突然觉得墨少炎金主任也算尽职尽责了,为了床上那点事儿,竟然还这么细心的调查过她,连她吃饭的口味都清楚。还能想着给她投食喂养,夏安然深吸一口气,为她烧开水,墨少炎这是想要把她的身体照顾好了,将来可以让他用得更加方便么?

直到清晨墨少炎吻了下夏安然的嘴唇,她才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但是夏安然只看到墨少炎离开的背影。

墨少炎在床上的时候那么生疏笨拙,夏安然突然发现了墨少炎这个男人的有趣之处,似乎也不擅长和女性相处,甚至连烧开水这样的生活常识看起来都非常匮乏,这和无所不能的冷傲霸气大总裁形象实在有些不符。

夏安然正准备挂断电话,突然想了顾莉,连忙问:“顾莉姐怎么样了?”

当夏安然洗完手,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墨少炎皱着眉头正在摆弄着房间里的热水壶。墨少炎的动作生疏而笨拙,似乎哪个热水壶变成了一件极难操作的复杂工具。

墨少炎竟然连这个都调查清楚了?

夏安然想到这里,就抬手给程晓甜打了个电话:“晓甜,你过来的会后带一些零食,还有糖水。”

可是最难的是掌握说台词时的情绪,用不同情绪念出的台词意思完全不同。夏安然用拳头轻轻敲了下太阳穴,她是重活过的人。这样的大制作大成本电影,上辈子她肯定有印象。

但是墨少炎微微发红的耳朵,竟然让夏安然觉得这时候的墨少炎有些窘迫和尴尬。

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可是记者还是没有瞒住,“没关系了,现在倩蓉姐正忙着和记者周旋呢。所以今天不能陪你试镜了,安然,你不要生气哦……”

到墨少炎吃完了一碗饭,拿起餐巾慢慢的擦了嘴,沉声说:“吃完了饭,就上床睡觉吧。”

却一点笑容都挤不出来。夏安然也不知道这个别墅是真的公司准备的,可是夏安然听到程晓甜的话,还是墨少炎准备的?是真的因为酒店私密不好,才安排了她住别墅?还是因为更方便墨少炎过来睡她,才安排的别墅?

墨少炎竟然给她订餐了?墨少炎竟然能顾忌到她是否饿了?

程晓甜的语气突然变得欢快起来:“不过还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现在不是住酒店么?那个私密性不好。公司特别给你安排了新的住处,是个别墅哦,说着,还是高档小区。很少有新人才进公司,就住到那么好的别墅的,你的运气真好。”

而是先转身给夏安然倒了一杯热水。夏安然接过墨少炎递过来的红糖水,墨少炎却没有着急上床,不小心触碰到了墨少炎的指尖,墨少炎竟然立即缩回手指,

就被墨少炎迅速抱在了怀里。墨少炎就像一只终于抱到了自己心爱玩具的长毛大狗,在夏安然躺下的一瞬间,轻轻稳了一下夏安然脖颈间味道,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紧紧拥抱住了夏安然。

也许很多人都觉得那种情绪激烈的角色难演,但其实这种可一回不可言传的娇憨可爱才是最考演技的,那些细微之处很难拿捏。

夏安然难免有些吃惊:“墨少炎,你怎么连我吃饭的口味都清楚?”

玉儿在《青狐》这部电影里连个女二都算不上,露面的场次也就几场。虽然场次少,但玉儿为了成全男女主角甘愿赴死的情节还是感动了许多人。在上一世,这个玉儿是以清纯出名的玉女红星苏湘扮演。

“服务员把晚餐送来了,你去常常合不合口味。”墨少炎抬起修长干净的手,指了下餐桌上的饭菜。

犹豫了好久之后才答应下来:“好吧,“啊?”程晓甜还是不明白夏安然的意思,我给你准备。等一下,我去接你的时候,一起带过去。”

她从来就没有这么安静的一顿饭,可这确实夏安然这一辈子吃过的最不舒服的一顿饭,不仅没有说话的声音,连汤匙碰到饭碗的声音都没有。整个餐桌安静的像一个坟墓,让夏安然吃什么菜都吃不出味道。

“啊?今天不是要试镜么?吃了这些会水肿的啊。脸肿起来上镜就不好看了……”程晓甜完全不知道夏安然是什么意思。

夏安然这时看着墨少炎,就仿佛在看着一个原本构建完美的机器人在笨拙地把他身上损坏的线路展露在她面前,这让夏安然倒是少了几分对墨少炎的畏惧心。

夏安然慌忙点了下头,连忙给墨少炎盛了一碗饭,然后夏安然也抱着一个饭碗默默吃着饭菜。饭菜很可口,墨少炎的餐桌礼仪也是贵族级别的。

菜品美味的让夏安然的愧疚感又加深了一些。她抬头看了眼,因为刚才受挫,而仔细坐在床边研究热水壶的墨少炎,夏安然叼着筷子夹了口菜,小声而又含糊不清的说:“墨少炎,你也没有吃饭吧,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

夏安然忍不住走近他,轻声问:“墨总……嗯,墨少炎,怎么了?”

夏安然抬起手臂,清晨的阳光照进了房间,遮了下眼睛,才想起今天的试镜。昨天她因为顾莉和墨少炎,都差点忘记了面试的事。微微有些发烫。夏安然连忙起身翻开剧本,落在了夏安然身上,背了起来。还好台词不多,夏安然本身背台词的功底就很强,背起来就比较顺利。

突然想到了差不多该是这个时期拍摄的电影,电影的名字叫做《青狐》。青狐这部电影主要讲男主罗琦和青狐精梦绮罗的爱情故事,夏安然一个个的回想着隋杰的作品,是一部大型古装玄幻电影,里面有很多角色。但是夏安然看着手中的台词,猜测她试镜的角色可能是小狐仙玉儿。

还是墨少炎那天晚上没有和她发生关系的原因。虽然最开始夏安然靠在墨少炎怀里的时候,夏安然不知道是她的适应能力特别好,还有些紧张,可是她最后竟然慢慢的在墨少炎怀里睡着了,而且没有再做关于前世的噩梦。

夏安然慌张的倒退了一点,墨少炎的动作太快,才保住温热的水杯,没有把热水洒在床上。夏安然才长出了一口气,再抬头就看到墨少炎竟然也在脱衣服。

话未说完,墨少炎已经站起身,走向餐桌,低声说:“你给我盛饭吧。”

“诶?”夏安然被吓住了,怎么墨少炎还在想着上床睡觉的事啊?她抬眼看了夏墨少炎脸上不容反驳的表情,只能慢慢低下头,脱了外套爬上床。

但无论墨少炎处于什么目的,最起码他现在真的是在照顾她。夏安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了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她竟然因为欺骗了墨少炎,产生了一丝丝微妙的愧疚感。

热水壶有什么复杂的?夏安然轻轻摁了下热水壶的开关:“其实摁这里就可以了,这里就是开关。”

就真的安静的躺在夏安然身边。但是墨少炎的身材高大,即便他那么安静,墨少炎说完,可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还是让夏安然浑身不适。夏安然抱着水杯呆坐了一会儿,直至手中的杯子变凉了,才不得不躺在了墨少炎身边。

夏安然笑着说:“没有关系,脸微微有些发胖,看起来更可爱些。”

墨少炎低头看着已经开始烧水的热水壶,沉声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我可以派人去你常去的餐厅调查,也可以收买你家的佣人。”

皱眉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夏安然捏了下自己的脸颊,调皮的对镜子中的自己,夏安然起身跑到洗手间,眨了眨眼睛。她的样貌确实长得不错,也算得上个美人。可是她离娇憨可爱实在差太远了,如果能够再胖一点的话……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冷少掠爱成婚冷少掠爱成婚墨染香|现言他亲手导演了一场好戏,让她背上抢走闺蜜的未婚夫,傍上豪门大少的不堪骂名,他残忍的夺走她父亲的公司,并用父亲的性命威胁她嫁给他!莫名其妙被仇恨,她面对他的冷嘲热讽一忍再忍,却在爱上他后才知道,她只是个替身?!丢给他一份离婚协议书,她终于昂头走出了豪门!可他竟死活不放手?将恨加注在她的身上,将爱也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上天给了他一次最爱的机会,他却误会这只是对旧人的难以忘却,直到她决绝离婚,直到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他才深深悔过,可……付出他所有的一切,是否还能再挽回?
  • 赖上未来的你赖上未来的你十一心|现言我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进入试验阶段的时光机,本想回到一年前挽回错失的爱情,却荒唐的被送到五十几年以后昔日的朋友已是满脸皱纹、双鬓斑白,成了他人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却还得跟这些孙子辈的俊男、美女牵扯不清初恋的孙子、毒舌的上司、善良的暖男......这难道是要乱伦的节奏!
  • 娇妻太呆萌,总裁咬一口娇妻太呆萌,总裁咬一口浅夏晴空|现言(全文免费)“爸比爸比,妈咪她去找东方寒啦!”小皖翼奶声奶气地说道。楚桀翔起身,把餐厅夷为平地,看你们还怎么吃!一把扛起冉颖霜,朝床上一丢,“撕拉”,开启“啪啪啪”模式。小皖翼很害怕,跑去告诉爷爷,爷爷欣慰地说“嗯~多造几个出来也好。皖翼啊,别去打扰你爸比妈咪哟,你以后肯定会有很多弟弟妹妹的。”小皖翼告诉东方寒“叔叔叔叔,告诉你哦,我爸比在压我妈咪。”东方寒一脸黑线。【欢迎各位入坑】
  • 老俞无沙老俞无沙俞无沙|现言人与人之间,要么,是灵魂的住客,要么,是生命的过客。一个执着于爱的故事,一段用青春去流浪的经历。两个有着共同心意的人,彼此相互理解,相互走过漫长的6年。他是老俞,来自北京的大学教授,熟悉中、英、日三国语言,却在工地上做着苦工,她是无沙,她在一无所有时遇见了他,与他一同在工地上做苦工,在街头上弹唱谋生,他与她之间既是知己,也是相互的依靠。这是一段关于他与她6年的故事。
  • 我的通灵未婚妻我的通灵未婚妻不是邪皇|现言他是流氓富二代,专门惹是生非,无恶不作,仗着自己的出身和相貌四处拈花惹草;她是家道中落的千金小姐,温柔善良又娇弱,为了守住仅有的家业,被迫与那个可恶的他订婚。他不屑:哼,绿茶婊,别在我面前装可怜,让你当我未婚妻,你也是高攀了!她气结:你……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被激怒的恶少辣手摧花,咦,等等,娇弱的妹子怎么突然成了武林高手?!!!!
  • 心心相印:就只要你心心相印:就只要你色子猫猫|现言当知道出生不久就被别人定下,你会怎么办?是发展爱情,还是培养友情?对此,水雅乐的回答是——管他什么情,奋起反抗才是正道,别的,顺其自然就好。闻言,谢延扶额,走过来圈住细腰,低声道:“乐乐,是谁第一次见面就夺了我初吻,嗯?”水雅乐脸红,“那...那我四岁的时候,十五岁的时候你还把我看光了呢!”谢延语顿,“那是意外,意外......”简单来说,就是一对青梅竹马合力反抗父母之命的男女最终妥协互相赶跑情敌修成正果的碎碎成长日志。
  • 枕边人之雀占鸠巢枕边人之雀占鸠巢荒村野店老板娘|现言你真的了解你的枕边人么?当你受尽屈辱四面楚歌的时候,站出来帮你的人,会怀着什么样的心思?
  • 终于说爱你终于说爱你桃山|现言普通女孩路过一家服装店,看见一件衣衫,然价格高昂,便理智的放弃,去逛无数家服装店,看无数件衣衫,妄图找到一模一样但价格便宜的。越是找不到,越是抹不去那件衣衫在脑海里留下的痕迹……卢小澄并不知道自己就是这种女孩,曾经一眼认定的人,在她心中高不可攀,便理智的放弃,之后再如何放低自己的心,都看不上其他人……普通女孩咬牙回去买下那件衣衫,奢侈一次满足平淡生活以上的幻想世界……那么,卢小澄呢?
  • 暖婚私宠,总裁的小娇妻暖婚私宠,总裁的小娇妻夏流洛|现言面对一场交易维持的婚姻,她只想乖乖的做好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情,对于其他的事情她无权过问,也不想过问;可是有些人有些事情,总会在不经意的瞬间,挑起你的心弦。皇甫少楠,她的名义丈夫,以养伤之名,和她同住一屋檐下,她每天要做的事情便是照顾好他,在渐渐的相处中,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面对皇甫少楠的宠溺,她发现自己竟然慢慢沉浸其中,所以她想离开这个让她开始心动的人,可是当她知道了事情的真像,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心心念念之人一直在自己身边……
  • 替嫁傻瓜沐成杰替嫁傻瓜沐成杰橘子树上|现言片段1:望着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结婚证,林小沐有点恍惚,再扭头的时候,发现那位傻子李默杰盯着手里的结婚证看了片刻,继而抬起头来,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像极了她小时候写完作业吵着妈妈要去游乐园的样子,“妈妈,你说只要小杰乖乖的,就给小杰糖吃”。片段2:林小沐灿然一笑,凑到李默杰的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然后快速离开,大手一挥,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嘿嘿,你的那些计算机书,现在都属于我了?”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被林小沐主动亲,李默杰还是很享受的,于是,嘴角上扬,满脸宠溺,点点头,“我的所有的东西,现在不都是你的么?”林小沐俏皮的扬扬头,“也包括你?”“当然……”李默杰慢慢的靠近林小沐,扶到她的肩膀上,嗓音低沉,“还包括我的女儿和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