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你赔我饭饭! 第43章

,如果孟婆在我就有免费的面条吃了。据说那个面条鬼是可以吃的

我屏住呼吸,紧紧的闭着眼睛,忍着肚子的不适感,静静的等着阴兵路过这里。

完了,小萝卜被黄三太爷害死了!

我的浑身开始发冷,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些村民,像是坠入了冰窖一般,真后悔自己这么冒失。

我最怕的就是这种滑腻腻有感觉,整个人精神立刻绷到了极致。

真没义气,早知道不帮它改名了,我忿忿的想着。

竟看到他们的脸变形了,我从村民的脸上,都有点尖嘴猴腮的,呃!有点像黄皮子的模样。

见此我顿时恶从胆边生,决定抢这个鬼小孩的香火,反正那么多他也吃不完。

结果到了小广场才发现风宸逸和墨大夫挤在村民当中消失了,就像他们根本不曾出现过一样。

难道这些村民是被黄皮子上身了,墨渊和姥姥说的村子已经……后面的省略号是这回事。

况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为了我冒险呢。

我是不会告诉你,我是在墓碑上看到的,还有她的小儿子也在坟旁边,当然了,长得萌萌的,一副好欺负的模样。

我刚抢到手,就被鬼小孩一顿胖揍,没想到,结果不但抢到手的香火被抢回去了,我还成了乌眼青。

真是怕啥来啥,瞬间我感到眼前一黑,很怕这些头发会像蚕蛹一样把我裹住,脸部痒痒的,我真的被那些来自井里的头发缠住住了。

姥姥没了,我最好的闺密也没了,我不想失去我妈,我妈再没了,我觉得我会疯掉的。

这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吓得松手直接掉井里,我以为我被发现了呢。

我发现我的肚子不痛了,而且也不在井里了,等我再次醒来时,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我竟然在一片荒坟当中飘荡。

没错就是飘荡,我居然不是走路,对,是像啊飘一样,飘着走的。

还好是井沿,否则掉井水里出现声音,汗水成串的滴到了井沿上,我就把自己暴露了,因为就算是冬天井深也不结冰。

你知道什么,我就是奉了十殿阎王之令来彻查这件事的,“闭嘴,要不你以为我敢擅自进来啊,傻缺!”另一道不耐烦的声音紧跟着传来。

恐惧到了极致,我连尖叫都没有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可是井底的头发貌似不放过我,竟然跃出水面缠住了我的脚,努力抬起头不去看井底,不过倒是没把我往水里拖,只是像挠痒痒的来回拂过我的脚脖子。

怎么办,冷汗瞬间流了我一额头。

看着那堆萝卜泥,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一阵眩晕。

好上去,再想办法找我妈丢失的二魂三魄,安心的扒在井沿上静静的等着这些阴兵收拾完黄皮子,必竟姥姥说只有三天的时间,否则我可能会失去我妈。

既然我妈安全,我就没必要出去冒险了,也不用在内心为自己出去不出去做斗争了。

连我最主要的战斗力都被抓了,最主要我敢肯定村长大叔肯定是黄三太爷假扮的,这下完了,之前没害死我,现在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走,还好那个头接着又说了句:“哦,我们顺着气味把这些黄皮子都抓了,送到十殿阎王那审讯,原来是黄皮子的臭气,记住不要听这些黄皮子说话,也不要看它们的眼睛,直接装麻袋送到十殿阎王那,我估计这个村子村民灵魂失踪的事肯定和黄皮子脱不了关系,省得被迷住,自己干了啥都不知道。”

笑声很瘆人,把树上的鸟都惊飞了,接着村民们动作僵硬,就像僵尸一样,突然这些村民们开始笑,一点点机械的向我走来,对我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这是灵魂出窍的,难道我已死了,不对啊,上次灵魂出窍也没像这次这样飘着走啊。

还是先去找点吃的吧,管它呢,做人的时候,都没这样饿过。

如果不巴巴的过来看,我也许早就逃出去,也不知道小萝卜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真后悔我的好奇心,能不能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下,带着我逃出去。

小萝卜见了也兴奋的跟了过来,看小萝卜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更加大胆随大流走到了小广场。

就听见有个粗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头,听说这个村子出了很大的事,整个村子人的灵魂都失踪了,我刚躲好,十殿阎王一怒之下把这里封印了,我们还是绕路走吧。”

等我反应过来,我想跑,路已经被封死了。

等我去看小萝卜的时候,小萝卜居然不见了,刚刚它可是一直跟在我身后啊,没想到,难道它看情况不对,先跑了?

心塞得要命,没想到尴尬这时,欲哭无泪的我,我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好像是饿了。

一听这话,我当时把心又放回肚子了,看来我妈目前还是安全的。

直接把小萝卜抛了起来,村长大叔说完,小萝卜立刻从高高的天空狠狠的摔在石板上,成一堆萝卜泥。

我急忙上前去摘,摘是摘掉了,可是咬不到嘴里去啊,看着不远处树上有一颗果子,这时我才想起来,鬼要吃香火的。

“咯咯……”

更要命的是我前面的村民们突然自动让出一条道,然后齐齐转回身看向我。

尖着嗓子冷笑道:“小丫头,命挺硬啊,死亡水域都弄不死你,竟还有帮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村长大叔走到我跟前,不过你的帮手此刻已经被我除掉了,看你还有什么办法逃走。”

吐过之后,肚子突然不舒服了起来,好像有一团气在上窜下跳。

“呕……”

这时我才发现我竟然干不过一个小孩,好郁闷。

不过这次阴兵过境虽然表面上看着凶险,不过倒是给了我一个自救的机会。

还好不远处有一位妇人在烧纸钱,好像是在祭奠她死去的小儿子。

还是别想了,好饿啊,谁能给口吃的,我就认他当祖宗,唉,饿得实在受不了了,我仰天大吼道。

不会吧,鬼也知道饿,我心惊。

快速的跑到井那,顺着铁梯子就往井下爬,同时心里祈祷,这些阴兵千万别路过井周围啊,强忍痛,就算路过,也千万别往井里看啊。

一定是让九公主吞噬了,只是这村民的灵魂怎么可能集体失踪呢,可现在九公主和我妈共用一个身体,他们这些阴兵会不会对我妈不利啊。

你那么丁点一个小屁孩,尼妹,给我当祖宗,不怕被折寿啊,呃!貌似它已经没的寿命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怕折,我的内心顿时很尴尬。

不知谁尖着嗓子细声喊道:“不好了,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快跑,阴兵过境。”

外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我也不知道阴兵们走没走,肚子还是在痛,不过轻了不少,至从分配完任务,没办法,只能静静的等。

抬头一看,强忍着痛,周围被黄皮上身的村民都不见了,远远看到一队清朝士兵模样的军队正向村子走来。

听了这两只阴兵的对话,我才知道原来墨渊和姥姥说的是啥了。

可以顺着梯子到井底的水面处,这口井的边沿有个梯子,平时这个铁丝做的梯子是捞不小心掉进井里的脏东西用的,没想到这次倒是成全了我。

等鬼小孩揍累了,我才敢灰溜溜的夹紧屁股走人,这年头鬼也不好混啊,为了口吃的,最后我只能抱着脑袋让鬼小孩揍,我容易吗,好想念孟婆啊。

突然那个头又说话了:“二嘎子,正着急呢,先停一下,这里有些不对劲!”

眼前一阵阵的眩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低头往井里看的时候,竟然看见了一层人的头发,密密麻麻的,我的身子都木了,我有密集恐惧症,立刻心慌得不行。

立刻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结果那个鬼小孩听了,把它所有的香火递给了我,然后傲娇的说了句:“吃完记得叫祖宗。”

那些村民的家我是不能进去了,进去了等于自投死路,左右搜寻了一下,再仔细查看一下藏身之处,我看到了广场中央那口井。

尼妹,这不正是小萝卜吗,它被村长抓着绿樱一动都动不了,仔细一看,眼睛闭着,像是死了似的。

当场大哭了起来,看着瞬间被吸了的香火,指着我边抽哒边控诉着:“你是坏人,我只是让你吸一根,你,鬼小孩不乐意了,你,你赔我饭饭!”

手可没闲着一把接过那根香火,玩命的吸,心里那么想着,结果还没尝出啥滋味,香火没了。

在村民中央村长大叔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刚一想到这,手里拎着一个萝卜,很是新鲜。

完了,完了,这次肯定完了,痛得我直接蹲在地上直不起腰来,墨渊没恢复呢,风宸逸还不知道是敌是友,就算刚才不是我眼花,心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个人真的是他,他也不一定能救我。

完了,完了,这次我有可能真的嗝屁了。

这可不得了,凡是被阴兵看到的人都要被带走的,会一直跟着这些阴兵投不了胎的,天天走路,阴兵过境我听说过,练兵,这比死了更可怕。

还是见小萝卜下场太惨,此时我竟无缘无故的吐了起来,接着不知是不是吓得,一天没吃东西了,吐出来的都中酸水。

心里着急,我又没那本事和阴兵对抗,这可怎么办?

跑,可是我的脚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根本迈不动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妖孽摄政王的神探妻妖孽摄政王的神探妻紫雾蝶轩|悬疑苏百香,百年世家中一朵闪亮亮的奇葩。心思玲珑,脸皮极厚,是她永不变的标志。脑筋好使,判案如神,是她坚实的后盾。女扮男装去查案,误入一间澡堂,被人一把从墙头扯下,一顿好打,扔出府外。抬头一瞅,摄政王府四个金光四溢的大字几乎快闪瞎她的眼。某摄政王笑得妖孽:“苏百香,惹了我,你以为你跑得了。”某女悲愤道:“以身相许可好?!”某摄政王呆住!(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别闹,捉鬼呢别闹,捉鬼呢初唐|悬疑时移世易,鬼神的传说已经湮没在急速发展的高科技时代里,但是有明必有暗,有阳必有阴,总有这么一些人,可以突破阴阳的桎梏她本以为自己能和师父一样,能凭着两三手道术过上“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美好日子。却没想,双胞胎姐姐因车祸丧生,为了照顾有心脏病的母亲,不得不以姐姐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好不容易打算金盆洗手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却出现了一个戾气冲天的鬼婴对着她一口一个妈咪。为了天下苍生,她忍痛认下了这个孩子。但孩子的父亲还是手动再见吧……颜值再高,来头再大,也拯救不了这惹人嫌的臭脾气。--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撞神弄鬼仙道录撞神弄鬼仙道录时光4沙漏|悬疑简介:什么时候起,妖怪住进了总统套房?什么时候起,现代世界混进各种“人”?这些,鬼才知道!!单楚出生在道仙世家,她作为一个新时代少女,就得捉得了小偷,打得过妖怪,救得了流浪猫,没事还得串串门,还要不怕各种鬼,以及自带一颗强大的心。花空笼:还要有运气和顽强的生命喵大仙:还得多逛逛动物园<( ̄︶ ̄)↗[GO!]“.......”
  • 我跟鬼打交道的那几年我跟鬼打交道的那几年向阳家族晨曦|悬疑十七岁之前我以为我一辈子就这么悲剧到底了,谁知道这坑孙子的爷爷突然给我一身的捉鬼本领。上个厕所差点一脚踩空掉进粪坑,睡觉的时候被女鬼戏耍,穿好的衣服在所有人面前一个弯腰裤裆爆了线。我一个大男人我也想有韦小宝的幸福皇帝的权利,大半夜的上个嘘嘘也会碰到一群鬼。一个坑孙子的爷爷一个坑哥们的兄弟,一群坑一个大男人不要脸的女鬼,被女鬼坑了,没事,我认了。可是竟然还会遇到同性的男鬼,咳咳——注孤生了吗我?
  • 死神的彼岸:命运之轮死神的彼岸:命运之轮疏涵|悬疑命运之轮的转动,改变了她的命运,谁能救赎她?让她能过上快乐、平静的生活?死神的彼岸,无路可退的命运。最后又是一场噩梦?(非推理侦探小说)
  • 黑本子的奇妙经历黑本子的奇妙经历本子君HBZ|悬疑有灵魂治疗师的亲身经历,也有职业风水师的职业手记,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一个个奇妙的故事,还能感受到各种奇妙的存在。
  • 姑苏城外楼外楼姑苏城外楼外楼一品温如言|悬疑一个拥有灵媒体质的女孩跟着两位大神的渡仙之旅,她有一个神仙爹,还有一个神仙师姐,然而她还在成仙的道路苦苦挣扎。
  • 渡魂笔记渡魂笔记暮雨初晴|悬疑我叫陆源,16岁,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但是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穿梭于阴阳两界的渡魂师。我每天白天去学校上课,夜幕降临时则去那家传说中的鬼店打工,日子过得很单调,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自称是我同行的女孩,从此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也慢慢地发现了隐藏在我身上的那个惊天的秘密……
  • 灵媒阿笙灵媒阿笙terror泰若|悬疑五岁那年,在漫天的萤火中我遇见了缘定三生的人。十岁那年,因为狐狸的一滴眼泪彻底开启了我的阴阳眼。二十岁这年,昔人重逢,一场好戏热闹开演。在我眼中,是千妖百鬼提着幽蓝鬼火游走人间。在我耳边,是无数怨灵蛰伏在黑暗中哀恸痛哭。我是,灵媒阿笙。
  • 死亡乐园:白骨无言死亡乐园:白骨无言氧化鱼|悬疑骨言卷入了一场死亡游戏,所有的人将成为猎物。而游戏的胜利目标,没有。游戏说明也只有一个字:杀。可这场杀戮游戏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