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从狗洞进去

桃寒蕊则道:“妹妹觉得姐姐长得怎么样?”

毕竟只是多方权衡的结果,而论身份背景来说,这许贵妃虽然得宠,四皇子登上大宝的可能性还真不是板上钉钉的事。

“丫环们做的怎么能比得上女儿亲手做的?”桃栖梧将用过了抹额放在了怀里,接过了连氏手里的帮连氏戴了起来。

眼神瞬间柔和,连氏听到有人进来先是一惊,大步走了上去,待看到是桃栖梧,扶着桃栖梧心疼道:“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让丫环来告知一声便是。”

桃栖梧听了陷入了沉思,眉微微皱了起来。

连氏则压低声音斥道:“蕊儿,你胡说什么?须防隔墙有耳!”

“姐姐,我们以后还回来么?”

既然如此,桃栖梧又道“娘,咱们是不是要做两手准备?”

她知道她的话连氏是听进去了。

悠悠道:“放心吧,桃之枖点了点头,姐姐会让他开正门迎我们进去的。”

我也省得,桃栖梧甜甜一笑道:“姐姐便是不说,难道我便不是娘的女儿么?”

所以啊,等你嫁入王府后,又耳提面命一番:“虽然四皇子这么说了,你可得拢着四皇子的心,也不用害臊,连氏听了欣慰不已,多使些手段把四皇子勾在你房里,还是得靠子嗣,最好把四皇子榨干了,但女人要想尽快立住脚根,让他即使是对着旁的女人也是有心无力!”

想到……

越说越没边了,你要不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连氏啐道:“尽胡说八道,娘能这么心疼你么?”

娘定然会不习惯一阵,桃寒蕊倒并没有听出什么滋味来,你身为娘的女儿,等以后我出了阁,可一定要多陪陪娘,而是傲然道:“你知道就好,好好在娘身边尽孝才是。”

其实梧儿说得没错,鸡蛋哪能放在一个蓝子里的道理?

遂放下了心来,连氏紧紧地盯着桃栖梧,暗笑自己心思太多,在她脸上没有找到伤心的痕迹,把梧儿想得太复杂了。

桃栖梧调皮一笑道:“娘难道是不想我来么?”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了么?桃寒蕊生气道:“娘,瞧你把妹妹宠成什么样了?”

“尽胡说,娘怎么能不想你来呢?还不是怕你……”

姐姐要出阁了,桃栖梧眼微闪了闪道:“娘,我也没有什么可给姐姐的,就让女儿绣吧,绣个嫁衣还是可以的。”

当下脸更是白得如纸。

桃栖梧捂着唇吃吃的笑道:“娘不是最心疼姐姐么?”

桃栖梧捂着唇,笑得花枝乱颤。

桃栖梧目光变得阴冷狠毒,冷道:“做梦!”

奔赴一个虎狼之窝,现在要离开这个留下他无数记忆的地方,小小的脸上不禁有些担忧。

嘴里却不认输道“左右全是娘的人,桃寒蕊心头一惊,怕什么的?”

说罢,她负气而去。

话虽这么说,看向桃寒蕊的眼睛却柔得要滴出水。

这是我绣的抹额,上次送您的已经过时了,她从怀里掏出了抹额递给了连氏:“娘,快把新的换上吧。”

说罢,手指了指一边的狗洞。

秋月吓了一跳,连忙道:“小姐开玩笑吧?”

连氏一愣,目光有些犀利的扫向了沈嬷嬷。

这可是两头不落好的事,她不能回答。

连氏脸一红啐道:“没大没小的丫头片子,连自己的娘也敢打趣!”

她歉然地看了眼桃栖梧,生怕桃栖梧多心,讪然道:“梧儿……娘的意思是……”

你敢骂皇上的种是野种,“怎么没有这么严重?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皇上能饶过你么?那世子是谁的种?”

他都够骄傲了,“好了,再说他好的话,娘您就别再夸四皇子了,他还不傲到天去?”

沈嬷嬷有些惴惴的看着面露笑容的桃栖梧,不知道为什么,门外,这位五小姐的笑总是让她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桃之枖看了会紧紧地闭着的朱红大门,目光冰冷。

后背,湿了一片。

桃栖梧躲在连氏的怀里,唇间勾起了冷笑。

“蕊儿,你这是做什么?吓着你妹妹了。”

看着连氏头上的抹额,从来没此刻这般恨过连氏,她诡异的笑了。

良久才淡淡道:“弟弟,你心燥了。”

连氏心里不舒服就没顾及到桃栖梧,因着说起桃之枖的事,没有看到桃栖梧眼底的冰冷。

脚!脚!脚!

铁定是没有人教她绣活,道:“可恨那小贱人从小在庄子里呆着,不然我就让她把我所有的绣活都包了。”

女儿不过是跟娘开个玩笑罢了,女儿怎么能不知道娘其实是最心疼我的?桃栖梧立刻道:“娘可是生气了?”

除非娘嫌弃女儿!“再大也是娘的女儿嘛!”

“姐姐,这就是候府么?”

这事还得了皇上的旨,我要是不让她回来,先不说襄阳王世子就不好惹,岂不是变相的抗旨么?”

嫁衣可不是抹额,桃栖梧还没答应,绣起来费心费力费功夫还费眼睛,绝对不行,这只大半年的时间也太赶了,连氏马上就反对道:“不行,累着了梧儿怎么办?我不同意。”

秋月苦笑了笑道:“奴婢能不怕么?奴婢怕世子爷折了寿啊!”

她刚说过最疼大女儿,连氏尴尬地笑了笑,转眼间要再说最疼小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那大女儿必然会伤心,两个都是女儿,而小女儿也只会把她的话当成了敷衍。

哼!你不会也听了妹妹的话,看着连氏陷入了沉思,想歪了去吧?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铁青着脸道:“娘,要是家里有人嫁给了襄阳王世子,桃寒蕊更别生气了,别怪我不客气!”

连氏看了眼桃寒蕊,暗中叹了口气。

连氏戛然而止,说到这时,看向桃栖梧的眼神有些躲闪。

夸道:“还是我的蕊儿聪明!我之前还怕你进了四皇子府将来吃亏了呢,没想到你却是这么的聪明伶俐,连氏顿时笑了起来,倒是我白****心了。”

看着几乎快看不到了庄子,桃之枖清冷的眼微闪过淡淡的雾气,微漾复杂。

“瞧你说的,娘怎么可能嫌弃你?娘疼你还来不及呢。”

“你看我是开玩笑的么?”

这小贱人的事也当不得梧儿放在心上,连氏心疼道:“呀,别累着自己了。”

这个女儿真是太懂事了。

桃寒蕊听说连氏把桃之枖这么早就叫回来,十分不高兴的冲到了连氏屋里。

坐在门口,连氏对着沈嬷嬷使了个眼色,防止别人偷听,沈嬷嬷连忙走出了屋子,而自己却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妹妹,桃寒蕊见桃栖梧一来就惹得连氏掉眼泪,你瞧你难得来一回,有些不高兴道:“好了,倒惹得娘伤心了。”

“……”桃栖梧眨了眨眼,一脸的不解。

那小贱人又是什么人?便是有见面的机会,“嗤!”连氏嗤之以鼻道:“蕊儿你真是想多了吧?莫说两人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世子那样的人才能看上她那种小模小样没长开的豆芽菜?襄阳王世子是什么人?你也太小看世子了。”

不过俗话,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好衣配美人,妹妹这手艺确实是巧夺天工,这抹额之所以显得这么漂亮还多亏了娘长得美若天仙呢,也赞道:“是啊,妹妹说是不是?”

到时我要穿着最漂亮的嫁衣嫁给四皇子,别人看了自然会问我的嫁衣是哪里出来的,别人绣的嫁衣我不放心嘛!明明妹妹的绣功这么好,我要说是妹妹绣的,“娘,那岂不是给妹妹扬了名?为什么不让自己妹妹绣呢?

要是旁人这么说,连氏肯定要呵斥了,总是有些轻佻之意,不过是桃栖梧说的,这话虽然说是夸了桃寒蕊,连氏自然是舍不得骂了。

不然传了出去,我真是多心了。不过小贱人回来了,岂不是说娘不慈容不下庶子么?那小贱种一定也跟着回来,在庄子里是一回事,也笑了起来:“也是,现在回到候府了,桃寒蕊想了想,娘总得给他请个西席吧?”

桃栖梧横了她一眼道:“让你说就说,怕什么怕?”

看到桃栖梧时,沈嬷嬷本来是要禀告的,桃栖梧就来了,奈何桃栖梧制止了她,刚才连氏与桃寒蕊说话时,说是要给连氏一个惊喜。

这小主子是入了魔了,秋月叫苦连天,可别真去啊!

桃寒蕊遂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嘟着唇道:“我嫁到四皇子府就是王妃,“娘……”桃寒蕊听提起四皇子,哪个不开眼的敢给我亏吃?何况四皇子说了,撒娇的腻入了连氏的怀里,我不生嫡子,小脸含羞,决不会让任何人先生下庶子的。”

又不是说不提及就不存在了!我都已经习惯了,娘以后别老是顾及着我,我这腿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说话做事都藏着掖着的,桃栖梧淡然一笑道:“娘不必顾忌什么,倒让女儿心里更不好过了。”

论宠有世子,毕竟论嫡有太子,四皇子只是靠了个得宠的母妃才入了皇上的眼罢了。

连氏担忧地看着她的背影,唇动了动,身后,终是没有叫住她。

梧儿不过九岁,哪懂得这么多弯弯绕?

怎么了?”桃栖梧眨着清澈的眼,“娘,一副莫名其妙的样了。

他们真是欺人太甚!姐姐,给我木棍,桃远之愤愤不平道:“简直岂有此理,我要去把门砸开!竟然让我们从狗洞里进去!”

要是你这话让皇上听到了,连氏额头一阵黑线,你这郡主的头衔就不用要了!你是不知道,其实每个高官家中都有皇上的暗探的,沉声道:“那也不能胡说,那些人可不是娘的手下能防得了的!”

桃之枖看着桃候府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当马车停在了候府门口,眼前一阵的恍惚。

还不是襄阳王世子点名的?连氏轻叹了声,拉着桃寒蕊坐了下来道:“你以为我愿意让她回来么?”

那可是人中龙凤, 怎么能被女色所迷呢?还不是因为心悦你姐姐才能这般深情的?只是笑了笑道:“四皇子是什么样的人?”

连氏遂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一定得注意身体,听桃栖梧这么说,要是累了就立刻休息知道么?”

好,看着娇羞不已的女儿,我不说了,唉,好,眼见着就要嫁人了,笑道:“好,这么大的人却还往娘的怀里蹭,母爱泛滥开来,这倒是不害羞了?”

就算候爷不会把小姐怎么样,可是她们这些下人估计就没命了。

又是这该死的脚!要不是这脚,她就能嫁给濯其华了不是么?

什么叫作赶出来的命 ?二姐姐要去襄阳王府么?姐姐,桃栖梧奇道:“娘,你们说什么呢?”

这话俨然就已把四皇子当成了自己的人了。

一面心疼自己的小女儿,连氏一阵迟疑,一面又想为小女儿筹谋。

“哪有这么严重!”桃寒蕊从来没有被斥责过,心里明白嘴上却不肯服软。

眼里闪起了寒光,银牙一咬道:“左右是个短命的货,连氏听到这,即使是才高八斗又如何?”

襄阳王世子怎么会认识这个小贱人?又怎么会点她的名?“什么?”

低道:“如果他愿意的话,这话桃栖梧爱听,我便是少活几年都情愿呢,脸微红,可舍不得他折了寿。”

桃栖梧问秋月道:“秋月,从连氏屋里出来后,你说小姐我去应征世子丫环会不会入选啊?”

“也许吧。”

桃栖梧低垂着头,恨意滔滔!

当着她的面骂她心仪的男人,没想到连氏还没有说放,真是可恶之极!桃寒蕊就给她这么一句!

”桃栖梧软软的应了声。“知道了。

桃远之有些留恋地看了眼越来越远的山庄,这山庄他从出生就住到现在,马车疾驰而去,已经成了他的生命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可是看着桃栖梧巧笑嫣然的样子,想到连氏对桃栖梧的亏欠,沈嬷嬷感觉有些怪异,遂答应了下来。

还好,秋月这才松了口气,这位主子打消主意了。

要是桃寒蕊没有了这身份,“那是自然。”桃栖梧嘴里这么说着,没有了这容颜,心里却不以为然,四皇子还能心悦桃寒蕊么?

梧儿,你也别太累着了, 哪有过时不过时之说,仔细眼睛,连氏笑道:“女儿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以后这些活就给丫环们做便是了。”

全是人上之人,您想想,要是入了这些贵妇人的眼,来参加的非富即贵,妹妹以后的婚事也有了着落,四皇子的婚宴,那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而是襄阳王世子得了皇上的圣旨,把三品大员以上人家所有的庶女都登记在册了,点她的名,所以她也在名册里,“倒不是襄阳王世子认识她,你说我能不让她回来么?

“娘……”桃寒蕊的脸更红了,嗔道:“您现在就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快别伤心了,要是你再掉金豆子,撒娇道:“娘,说不得姐姐就把我赶出去了,桃栖梧连忙拉住了连氏的手,谁让姐姐是最孝顺的呢!”

愤愤道:“二小姐,不一会,门房说了,陈大娘铁青着脸回来了,让二小姐与小公子从那进去。”

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请了圣旨造了花名册呢?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啊?这会不会是针对那小贱人的?想那襄阳王世子要庶女当丫环,桃寒蕊眼微闪了闪,凭着他现在得宠的模样,担忧道:“娘,哪家不是紧赶着送上去?”

听到了大小姐与连氏的对话,可是答应之后,她不禁又担心地看向了桃栖梧。

到时在他身边安几个不安份的小僮,只把他往歪里带,其实您也不用担心,这样不管他短不短命,“娘,反正都是歹命 !”

”桃寒蕊这才有些后怕了。好了,我知道了,“好了,娘。

桃栖梧一脸灿烂的推开了门,亲切的叫道:“娘,就在这时,姐姐。”

“姐姐……我……我……”桃栖梧一副受了惊的模样,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有骨气却是对的,即使是身为候府的庶子庶女,摸了摸头, 可别忘了咱们还流动着丰家的血液,桃之枖微微一笑,丰家是有铮铮傲骨的家族,柔声道:“心燥却是错了,绝不会低下高傲的头!”

连氏一把将桃栖梧搂在了怀里,瞪了眼桃寒蕊。

我不过也是奇怪罢了。要说这皇上可真疼世子呢?桃栖梧浅浅一笑道:“娘,我能想到什么?”

就觉得有些不对了,难道大女儿因为身份高贵不用亲自动手,连氏这话一出口,小女儿身份就不高贵了么?

要做什么两手准备?难道你以为四皇子就不能登上大宝么?对桃栖梧斥道:“妹妹,桃寒蕊一下如刺猬般竖起了尖刺,你这是什么意思?”

又体贴,“那是自然,又孝顺,要貌有貌,是天下最好的女儿,你要才有才,娘自然是最疼你的。”

自然是国色天香,要不四皇子怎么会为了姐姐神魂颠倒呢?美得让人不能呼吸,“那还用说么?”

而是对桃栖梧道:“妹妹,你也说姐姐长得漂亮了,不过刚才姐姐也说了,好衣配美人嘛,桃寒蕊并不管这些,你的手这么巧,姐姐的嫁衣就劳烦你来绣了好么?”

将来更是四皇子妃,什么好的会没有?连氏笑道:“你堂堂一个郡主要做什么绣活?哪还用得着亲自动手?”

目光如刀般射向了桃寒蕊,桃栖梧脸一黑,刚才她不过是试探一下连氏对襄阳王世子的态度,以此来测试她与襄阳王世子之间的可能性。

心里却有些酸酸的,连氏假装没有听出来,养了十几年,疼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被四皇子勾走了魂。

“噢,此话怎讲?”

要才有才,这女儿什么都好,要貌有貌,唯一一样就是太自傲了。

桃栖梧还在笑着,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敢情把她当成桃之枖一类的人么?心里冷笑不已,桃栖梧眼微冷了冷,这就是她的姐姐,自私之极的姐姐。

这时,她推开了连氏作出诚惶状:“娘,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这话不说倒罢,一说倒让连氏更是心疼得快掉泪。

“娘,为什么这么早把那小贱人叫回来?难道您不嫌看着堵心么?”

桃栖梧给连氏戴抹额的手微僵了僵,随后若无其事的系好。

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二年,两世的时间加起来,只是这二十二年来,她过得比三等丫环还不如。

强自镇定道:“说来小姐要是去应选,世子必然会惊若天人,可是小姐可曾想过,想了想,如果您真成了世子的丫环,以后就失去了当世子正妃的机会了。难道小姐愿意把世子正妃的位置让给别人?”

想到不过半年后桃寒蕊就要嫁到那四皇子府,连氏说罢搂得更紧了,又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又有对王府深宅的担忧。

生怕这位主子真的去面试了,秋月更是惊得魂飞魄散, 要是被人知道堂堂候府的嫡千金去面试丫环,岂不是把候府当成一个笑话看待?

“您这么高贵的身份给世子爷当丫环,不是折世子爷的寿么?”

对于这深深宅院,她没有一点的感情。

赞道:“娘,你别说,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妹妹的绣功还真不是吹的,这绣活我可干不了。”

心中由然而升一股自豪的感觉,桃远之坚定道:“是,丰家之人脊梁骨永远挺直。”

见连氏不答,桃栖梧的眼微黯了黯,本来有些小挣扎的心更是坚硬了。

说着也不由连氏反对,把连氏现在戴的抹额摘了下来。

“我就知道娘最疼我!”桃寒蕊心满意足的娇笑着。

“没事,娘的意思是你绣的真好看。”

你没错。”连氏温柔地抚了抚桃栖梧的头,“不,眼落在了她的脚上,轻叹道:“要不是你这脚……唉……”

大门口两座高大的石狮张牙舞爪的冲着他们,桃远之有些好奇地看着庄严的大门,狮眼更是怒目圆睁,充斥着威仪。

这话连氏听起来不过是小女儿开玩笑的话,可是沈嬷嬷却总觉得是意有所指。

低声道:“对不起,桃远之脸上一红,姐姐,我错了。”

她的唇间笑意更浓了。

桃寒蕊见自己的嫁衣有了着落,心情更好了,说话更不走脑子了。

便是去了襄阳王府也是被赶出来的命。说来真是前世欠了她们母女的,而是冷笑道:“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庶女,这都在庄子里呆了这么几年了,紧赶着回来还是给候府丢人的。”

连氏还未开口说话,桃寒蕊就鄙夷道:“疼?疼有什么用?不过是个野种罢了。”

“什么啊,她哪有这命去襄阳王府啊!”桃寒蕊不屑的撇了撇唇道:“不过是襄阳王世子要所有庶女去应征丫环的一职。”

陈大娘率先跳下了马车,走到门房前说了起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圣上是昏君圣上是昏君顾浅曦|古言你可知道,你真是我这一辈子摆脱不了的桎梏,即便你要杀我。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绝宠六宫:妖后很痞很倾城绝宠六宫:妖后很痞很倾城喵女王|古言他是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帝王,偏偏对她食髓知味宠爱入骨,甘愿做人们口中的昏君。“君煜爵,大臣们说我是祸国妖后,怎么办?”“拖出去斩了!”“君煜爵,后宫妃嫔传我恃宠而骄,怎么办?”“废了六宫!”“君煜爵,百姓口口相传我不贤良淑德,怎么办?”“即日起举国上下皆以皇后为楷模!”君煜爵遇到倾城的那一刻,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事情,宠她!宠她!宠她!!
  • 未央劫孽:错为帝王妃未央劫孽:错为帝王妃萧然|古言她迷惑不解地问:“为什么?”他说:“江山和你,我从来都是独取其一。”她心死。他说:“我可以重建一座未央宫给你,你依旧是这宫殿的主人。”她说:“我只要自由。”……
  • 忘川河边许你三生忘川河边许你三生阿燨|古言到底是谁忘了谁?是我忘了你?还是你忘了我?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那一年的清风,早已吹皱了心湖.....
  • 宫心计:美人如画宫心计:美人如画樱弦|古言“我这辈子都不要在遇到你了,倒霉死了”“哦,是吗,来日方长,后悔有期”“你看,我说我们还会相遇的”“是啊,遇到你准没好事”“当时是谁说再也不想见到我的”“那时只是气话啦,你这么好怎么不会见你”宫家两位小姐入宫后的各种勾心斗角,到底谁是他们的夫君呢?
  • 绝世妖狐——魅无忧绝世妖狐——魅无忧爱乐果|古言精彩回放:“不许动,抢劫,劫色。”琉璃扛着她的西瓜刀,骑马站在他的面前。子成黑曜石一般的眸子莫名的闪烁了一下,他盯着琉璃湛蓝色的,如同海洋一般寂寞的眼眸,固执的,狠狠的,看着他,唇角微挑,带起一个坏坏的笑。邵阳公主看着对视的两个人,心莫名的一痛,于是上前笑着对琉璃说:“琉璃,既然来了就下来坐坐,我从休国带了好吃的点心,来尝尝看?”琉璃和子成都没有说话,依旧看着对方。琉璃拿起西瓜刀,驾到子成的脖子上,伸手一抓将他拉上马,子成的肩膀上留下一个脏兮兮的爪印。琉璃抱住子成的腰,一拉,马缰,大狗撒蹄狂奔,大明京的街道上就看到诡异的一幕,一个脏兮兮的女子,抱着有着绝世风华的子成公子,扬长而去。
  • 绝世妖妃:腹黑世子难追妻绝世妖妃:腹黑世子难追妻盛夏半夏|古言一朝被退婚,云念初淡然处之。流言四起,名声尽毁,云念初淡然处之。形势逼人,嫁与世子,云念初炸毛!!靠了,我是欠你们萧家的还是欠你们萧家的,至于这样玩我吗?新婚之夜,世子揭开红盖头,云念初淡然一笑,笑意温婉,笑道:“世子殿下,听说你体弱多病,念初会好好照顾你的。”世子只觉得一阵阴风从身边刮过,也温柔的一笑道:“好,有劳世子妃了。”前世,他负她,今生,他还她。那弱水三千若能把今生湮灭,前世亏欠,我愿等来生再还。
  • 卿本黑萌:逆天废材七小姐卿本黑萌:逆天废材七小姐一醉潸然月|古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王爷太萌王爷太萌凡画|古言本文容入了大量的元素,有宫斗,有玄幻,还有一次星球大战,文章文笔比较细腻,所以是慢热,不要着急,慢慢看,文章内容我就不暴露了,大家尽情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