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迷途卧龙岭

修罗女不说话。

却没有为我们四十多个人想一想。你们走了,修罗女道:“你一定觉得奇怪了,我们的生意也砸了,我们的命也得赔上。白芷一条命难抵得上四十多条命么!公子,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残忍?你们只顾过来中堂,姑娘,这都是拜你们所赐呀!”

身体一定非常好,柳露莹轻轻道:“余哥哥,所以他还在等我们呢。说不定呀,守山爷爷还会问你,守山爷爷武功这么高,‘小子,长这么大了?还带了个孙媳妇回来呢。真不错啊!’”

余飞道:“也不晓得。好像从西面传来的。”

令小妹感激不尽。公子可能是因为我们曾救过你们,所以才如此相信我们。公子,白芷道:“难得公子如此看待我们,如果我们把你和姐姐送到那人手上后,你们还理不理我?”

白芷道:“如此说来,那定是守山爷爷了。我真羡慕公子有这么一个爷爷。”

其余的小门派自然不必说了。”接着对柳露莹道,“大小姐,柳无双道:“武林一些大门派尚且如此,无双要走了,你保重。”

我与莹莹也睡不着,正好你来了。余飞笑道:“白姑娘见外了。我们今晚就谈个通宵。”

白尘道人道:“你是说少林有人投靠木棉教,当初给木棉教通风报信的是少林中人?”

我等自然留在中堂,不智大师道:“阿弥陀佛!我少林一向与武林同生死共存亡,与各门派一起,直到消灭木棉教那一天止。”

毕竟,他们与白芷也是亲如姐妹,过了一会儿,而且是柳露莹二人刚下天山就吃住一起的人。柳露莹还是与余飞跟着修罗女走了。修罗女与道风院的人还两次救了他们。现在白芷有难,柳露莹二人怎么可能不跟修罗女走呢?

另派出高手在木棉教人出没的地方,人数不足二千。白尘道人不禁长叹,暗中跟踪,直到摸清木棉山所在,然后再作安排。此时白尘道人又想起李若枫来。心想道,如今还是得先回中堂,加强防守。要是李若枫在,仅剩下少林、崆峒、武当、昆仑、恒山、峨嵋、丐帮、毒鲨帮、陆家庄、衡山等派,他就不用太操心了。他看看林月燕,道:“林姑娘,白尘道人还视一周,余公子与柳姑娘都随道风院去了,你要留在中堂吧?”

修罗女道:“我们只要按他指定的方向走便是,只要方向对,再怎么样都要走下去!”

余飞忙道:“院主不可,我们这就跟你走,只希望你不要再打白姑娘了。”

但听这歌声还在唱着:“河水清清鱼儿乐,杨柳飘飘燕子飞。妹妹门前盼呀盼,只等哥哥捕鱼归……”

柳无双哈哈笑道:“白老道,别忘了当初你们在少林寺上如何让木棉教给走了一事。代智这老和尚大概一直怀疑此人正是少林中人,是为木棉教通风报信之人。”

“白妹妹……”柳露莹叫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走吧,离开这个道风院,姐姐,有多远走多远吧……”没等白芷说完,但见修罗女的长鞭“啪”的一声,那白芷有气无力道:“公子,狠狠地打在白芷的身上。白芷痛苦的哼了一声,几乎晕厥过去。

白镖黑镖我们不用知道。我们只知道谁出得起钱我们我们就做。不然,你们叫我道风院四十多口人吃西北风第?鲁大侠,你一向粗鲁,我们的事请别干涉。不会说话,修罗女道:“那与你何干?鲁大侠,我不与你计较。否则,别怪我多多得罪了。”

巫毒嚷道:“白老道,怎么没我的份了?”

林月燕道:“你把我姐姐当成是买卖了?”

林月燕摇摇头,道:“师父叫我随李大侠破木棉教,现在他也不知哪里去了。我想到罗浮山去等他。”

“院主,接着余飞又对修罗女道,我们这就与你走,但求你放了白姑娘。”

所有人无不为之愕然。

修罗女看了看,道:“把马车放在这里,把东西搬着走。白芷!”

在道风院,白芷已习惯这样了。院主的命令,“是!”白芷应时,没有人可以不执行。看了看余飞与柳露莹二人,也不说什么。刚才那些尖叫的人也不再吭声,只顾开路。

林月燕道:“那院主也不妨试试看呀。”

“你带几个人在前面开路。”

要是得到他们的认可,那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德高望重,白芷道:“姐姐真是开明。可惜我等福浅命薄,像上官前辈、白尘前辈、代智大师、昆仑前辈等人。他们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无缘与他们认识。听闻姐姐在中堂深得武林前辈看好,武功高强。姐姐,我真羡慕你们。”

我与你们相处这么久,院主要不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余飞继续道:“院主,早就把我们杀了,还会对我们这么好么?”

林月燕道:“难道你们看得银子比人命还重要?”

白尘道人道:“你要找若枫?他行踪飘忽,贫道也不知他去哪了。或许等也是个办法吧,贫道也在找他。”

妹妹就担心姐姐会被奸人所害。还好,原来姐姐与公子还是好好的。不知道人心险恶,世道艰难。姐姐你知道吗,白芷凄然一笑,你不在时,我常常一个人跑到我们捉鱼的河边坐在那块大石头上发呆,道:“姐姐与公子刚出江湖,晚上一个人看星星,天天想着什么时候你们会回来。”

她们救过我与莹莹,余飞道:“冷大哥,对我们有恩。别这样。跟他们走,不会有事的。”

柳露莹搂抱着白芷,良久良久不说话。旁边几个扶着白芷的也不禁在流泪。(2)

命是活过来了,你身中李若枫一剑,人还是那么残忍。因为有柳姑娘,所以不死。老夫不管你们谁死谁活,但这个是柳姑娘的妹妹,昆仑子道:“修罗女,你且莫伤她性命,什么事有我们在这里可以好好说。”

柳露莹问道:“妹妹,院主怎么知道是你放走我们的?你怎么不说是我们自己走的呢?”

柳露莹忙叫道:“姐姐慢走,见到余飞三人,我们是听到歌声才过来的,我们没有恶意。先是吃了一惊,正要走。只是我们迷路了,那女子忽然抬头,碰巧来到这竹林,惊动了姐姐。”

“胡说!”修罗女大声道,“你在胡说八道!”

余飞道:“院主虽然对我有恩,但这么做,太对不起跟着她出生入死的姐妹了。”

余飞道:“如果你们真的是那些大奸大恶的人,那我与莹莹就劝你们弃恶从善,我们怎么可能会杀你们呢?”

众人行了大半天,不觉已是黄昏时候了。此时到达一个小镇,众人找了间客栈住下来。

那得问问你们俩个了。她私下放走了你们,修罗女冷道:“哼,虽然她带我找到你们了,但也得死。如果找不到你们,怎么回事,她应得受尽酷刑,直到找到你们为止!”

林月燕道:“其实活着才是最好的,你们为什么为了所谓的名呀利呀连命都不要?”

他的的确确说过这样的话。事实道风院也是如此,白尘道人一时无话,但与武林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她们只是行镖为生的。

不智大师道:“不错。在此之前,代智师兄便开始明查暗访了。”

白尘道人笑道:“武林中少了你们,那就不叫武林了。”

“不许哭!”修罗女忽然厉声叫道,“谁流眼泪,我先杀了谁。道风院的人是不能哭的!”

道:“公子是非分明,白芷轻轻一笑,疾恶如仇,小妹佩服。”(4)

冷清风道:“你尽管说便是了,大哥我一定帮你。”

我说不出来。总之只要你一见到他,就觉得他非常亲切,余飞道:“他呀,和蔼可亲,马上就能认出来的。”

鲁凡道:“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们道风院不是这样的吗?你们所保的镖,从不问是黑镖还是白镖。”

道:“如果真的是守山爷爷,那他哪来的这么多黄金呢?再说,余飞一笑,他一生喜欢在深山老林里逍遥自在的,不可能会出山吧?”

冷清风道:“我是他们的冷大哥,你要带他们走,先打败我再说。”

林月燕道:“要是我决定要与谁在一起,那么就算是玉帝老爷也不能赶得走我。”

白芷问道:“公子,守山爷爷有多大了?”

白芷被这美景迷住了,不禁叫道:“院主,而是一片茂密的竹林。云雾缭绕,山风摇动,竹子显得格外婀娜多姿,这时白芷发现在她面前的不再是树林杂草,恍若人间仙境。但见这满山都是青青的竹子,公子,你们快来看看。”

你们个个都是武林中善良的女子,绝不会是一些大奸大恶之人。况且,余飞道:“自我们与你们认识以来,你们对我和莹莹亲如一家,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修罗女道:“你算什么了?”

求你放过白妹妹好不好?我与余哥哥都听你的,跟你们走。等你们把我们送到那个神秘的老板那里后,柳露莹道:“院主,然后放过白妹妹,好不好?”

白尘道人问道:“姑娘又要骂若枫了?”

道:“姐姐,白芷轻轻摇摇头,你有大仇未报,不可能与妹妹一直在一起的。但妹妹会记住与姐姐相处的一时一刻的。”

这荒山野岭之中居然有人说在等他们多时了。令人费解。余飞与柳露莹更是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未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5)

白芷道:“希望那人真的就是守山爷爷,到时我也见见这位神秘的守山爷爷。”

冷清风道:“公子与柳姑娘不在,做大哥的当然要照顾好你,不然如何向公子柳姑娘交待呢。”

那女子停下来,看了看余飞三人,问道:“请问几位尊姓大名?来此竹林所为何事?”

修罗女冷笑一声道:“你这小姑娘问得好可笑,如果银子不比命重要,我们干吗还以命来作押做镖行的生意呢?命不是用来换银子的么?嘿嘿!”

试问,柳无双“哈哈”笑道:“巫毒,你到底为江湖武林做了什么事了?一代毒王的威名被你败得一干二净,毒鲨帮在武林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你只会乱吠。真不知道毒王如何会阴差阳错选了你做掌门人。哈哈……”

树林下野草丰茂,进了一座小山。山并不高,荆棘密布,藤萝纵横,约行一个时辰后,叫人无法前行。但树木众多,参天蔽日。此时几乎已看不见路,令人无法前行。

“是!”白芷欣然拔剑在前面开路。这意味着修罗女并没有丢下白芷不理,余飞与柳露莹也高兴,与白芷一道开路。

这是我的人,修罗女冷笑道:“你这小姑娘说话还挺有趣的,我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哪由得你这个小姑娘来管呢。”

这里高手如云,你敢与武林为敌,冷清风笑道:“修罗女,试问,你能离开这莲花山么?”

冰冷的面具后始终看不到任何表情。连连绵绵的翠竹望不到边。白芷忍不住拉着余飞、柳露莹的手飞快穿进竹林里,在竹林里心情嬉戏追逐。道风院的女孩子们再也控制不住了,前面一片开朗,一个个欢呼雀跃,在竹林间飞快穿梭。修罗女也不说什么,只静静坐在一块石头上看她们嬉戏。,众人抬眼望去。这样的一片竹海,煞是迷人

他上次伤了院主,他一来柳家庄,就带着我到处玩了。”,柳露莹道?“那时我还很小呢:至今未能见过他一面。可惜自上次清明一别,你不恨他吗。那时他也不认得我,这回认得了却见不得人影了

”:余飞道?“那他干脆直接来找我们不行吗

”,林月燕道。“这个人死有余辜:姐姐何必伤心呢

”,林月燕道。“那最好不过:谢冷大哥了

”,林月燕道。“那你也不能这么残忍对她呀:毕竟她也跟着你这么久了

你来了我也要赶你走。”,修罗女冷笑道。“道风院的人向来独来独往:不欢迎任何外人

林月燕挡在柳露莹面前:道?“姐姐,几个女孩子扶着白芷,余飞与柳露莹在一旁,你不带我走了。”,几十人跟着修罗女慢慢离去

如果诸位诚心要为难我道风院的,修罗女武功不高,当然不是武林群雄的对手。”,修罗女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至死方休。但有一点你必须知道,我道风院四十余人唯有血迸各大门派,从不言输,修罗女冷道!“冷帮主,绝不退缩。不仅我修罗女如此,整个道风院的人也是如此

如果你要跟着余公子一起的,那你就别想了。“小姑娘,今天我不与你交手,我还要好好地待你呢。”,修罗女“嘿嘿”两声:我只要带公子与柳姑娘走。假如有人出钱要把你当镖,道。其他事我一概不理

道长,我只要余公子与柳姑娘就行了。”,本院不是来谈武林大事的:武林之事与我们无关,修罗女冷笑道?“武林生死存亡。怕是贪生怕死吧?说得好听而已

”,上官平道。“白道兄:就算剩下我们两个,也要与木棉教拼个死活

”(3),林月燕道。“事不宜迟:冷大哥,我们这就替姐姐埋了柳无双就走吧

”,修罗女冷道!“小姑娘:这是我道风院的事,你不必多嘴

这回依然是代智大师追了出去。”,忽然出现一个黑衣人:如今再次出现,余飞猛地想想自己在江边与萧青子萧青子相会时,这黑衣人的武功与十年前在十里坡帮助木蝴蝶逃走的分明也是同一人。上官平更清楚,这黑衣人便是上次救走曹一峰的那人,尊师兄何故追出去了。白尘道人不禁问不智大师道?“大师,不久代智大师便追上去了

”,林月燕道。“我是跟我姐姐:又不是跟你,与你无关

你死到临头了:还敢这样与老夫说话?”,巫毒叫道?“你说什么了

”,我们也把道风院看当成一家了。“道风院虽然来自不同地方,但亲如一家。虽然在中堂的这段时间里许多武林前辈对我们都不错:但很多人都是看在我爹的份上尽一点人道而已,柳露莹道。我与余哥哥下天山之时便与你们一起,没有与你们那么亲切

姐姐也舍不得你。”接着又对冷清风道,不知可不可以。”,“冷大哥:莹莹想拜托你一件事,柳露莹安慰道?“我去不久,我们一定很快回来打你的

莫不是她在这里吧!”,忽然在竹林的远处仿佛听到有人在唱歌。纷乱的江湖中,在这竹林里却又是多么难得的一番光景。众人也不知走了多远,这声音好好听,居然还有人在这里唱歌。在这寂静的竹林里:二人相向看了看,柳露莹轻轻道?“余哥哥,是一番多么美的情景。余飞与柳露莹好生奇怪,竹林里一群年轻的女子在嬉戏,像当初在中堂东江水上听到林妹妹的歌声一样

此人与今天的正同一人。”,却有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赶到:挡在上官掌门面前,白尘道人道。“大师可知十年前在益州十里坡时,上官掌门正要追击木蝴蝶,让木蝴蝶逃走了

其他门派的人也草草为本派死去的弟子埋了。,冷清风点点头。便叫丐帮的人动手去埋柳无双

”,修罗女道。“那好:你走你的,我们走我们的

毕竟我们不是名门正派之人,而且我们过去做了一些不正当的事。”,白芷笑了一下:道。“我是说如果

”,柳露莹笑道?“你们做镖行的:这也算是不正当的事吗

”,林月燕道?“我姐姐这么久没见她的妹妹的:难道也让她流泪了

你无情无义,是哪里的话。”,不懂得哭也就算了:怎么可以不许其他人流眼泪,林月燕道!“修罗女,你太过分了

”,修罗女道。“柳姑娘不是道风院的人:我只是说道风院的人不许哭而已

”说完又是一鞭打过去。“你是余腾大侠的儿子:她是我道长风院的人,修罗女冷笑两声,生死全由我说了算。打几下算什么了,柳姑娘是柳庄主的女儿,我哪有这个胆子打你们。,道。白芷不同,这是她应得的惩罚

没有各门派:他们自己的派还能立足于武林么。”,韩虎道?“不错

”,修罗女道!“你们当然要跟我走:但白芷还得死

没有人问修罗女为什么。大概她们知道这回保的是两个武林中非一般的人物,只走极少人行的小路。所以走的方向总是不太明确,道风院四十多人,行李较多。用了一匹马车来装。,她们并没有几辆镖随行。昨天他们向北行,这天早上他们却转向西行了。还得要避过武林人的耳目。除一个驾车的人之外。与别的镖行不同的是,并且不走大路,其余的连修罗女在内皆是步行的

先前场面宏大的天下群雄一下子少了几乎一半。“各位,万望二位见谅。”说完无自觉无脸见武林同道,武林之事当然也是卑派之事。只有一些大门派还在莲花山之上。奈何卑派人单力薄,恐为武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便匆匆忙忙离开了莲花山。接着其他一些人少的门派也纷纷离开莲花山。,武林存亡直接关系到卑派的存亡:特回去休整休整,一些小的门派上前,纷纷对白尘道人与上官平道。卑派也时刻为武林兴衰成败出力

,只有守山老人与余飞是最亲的了。如果真的还在的话,心情一下子沉重了。正如柳露莹说的那样,除了柳露莹,哪守山老人岂不是有一百多岁了?想到这些,余飞微微一笑,他已经是非常老了。但事隔十多年:世事变迁,岁月无情,道?“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守山爷爷怎么样了。更说不定他已经仙化了。”余飞说到这里,余飞心思难免沉重。当时他把我交给祁伯伯时,已是耄耋垂暮之年的守山老人还会在吗。现在不知还是不是老样子

关键时都在贪生怕死:看木棉教是不是先把你们这些门派吞并了!”,冷清风骂道!“哼

”,白尘道人道。“韩掌门言重了:贫道与大家一起对抗木棉教便是了

只要到目的地了,你姐姐与公子安然无恙。“不错。只是:这买卖对你姐姐有好处。”,修罗女道。是有人出几十万两黄金要保他们两人的平安

”,道。“江湖人说什么我们都不在乎:我们是我们,柳露莹微笑一下,别人说由他去吧

她看着柳露莹勉强一笑,给白芷解下绳索。那太好了。此时白芷伤痕累累,站都站不稳了,低声道?“姐姐,脸色苍白,道:“院主不杀白妹妹了。”连忙上来,妹妹好想你……”,由柳露莹与几个女孩子扶着:嘴唇干裂,柳露莹高兴得马上要跳起来,声音沙哑

”,柳露莹道。“妹妹:你就留在这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说不定,那人就是公子与姐姐的亲人,出重金来找你们呢。“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人出了很多黄金:或者是你们父母的朋友。”,白芷道。因为你们失踪多年,他们才四下打听,一定要我们来保

一个多时辰后:人已非常疲惫,也不知走了多远,杂草丛生,蛇虫出没,更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有人上前问修罗女?“院主,还是没有找到路,由于树林茂密,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每走一步都不容易

修罗女沉着脸道?“我们道风院连死都不怕:还怕这些蛇不成!白芷,由于树木杂草特别多,更有野兽毒蛇时常出没,谁怕的你照给我杀。”,吓得在最前面开路的尖叫起来

现在:终于看到姐姐与公子了。你可知道,白芷牵强地微笑了一下,道?“姐姐别哭,妹妹有多担心你们吗。”,妹妹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白芷道。“姐姐:我们过去看看那个唱歌的女子,一定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

”:余飞问白芷?“你见过那个托镖的人吗

我怎么会杀你了?”:柳露莹奇怪道?“妹妹怎么会这样问呢

”,柳露莹道。“任凭前辈吩咐:莹莹定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路过一些驿站时也独自找个位子坐着,一路上余飞二人都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一路上变得极为沉闷。,不再用人来扶着走。由于修罗女不说话,只跟着道风院的人走。一路上有柳露莹的调理,白芷的身体也好了几分,道风院的人也没有多说,一直走在前头。只是修罗女一路上一言不发。一个人吃饭喝茶,却说余飞与柳露莹跟随道风院的人一道,之后继续上路

被柳无双如此一说,倒觉得有几分惭愧了,而我却找不到更好的人来做下一任掌门。”,但已成为事实:喃喃道。“不错,巫毒也知道当初师父选错人了,师父是选错人了,无法改了

”,一人上前报修罗女。“院主:路已没有了,我们的马车也行不得

我们三人加起来来及不上李若枫大侠呢:他才是武林中的一个人物。“白姑娘夸奖了。”,余飞笑道。在中堂是给萧青子逼出的

”,师兄觉得此黑衣人武功极似我少林派的:疑为我少林叛徒,不智大师道。“不瞒道长,师兄追查此人久也

。她们连忙擦干眼泪

”,柳露莹此时看到柳无双变得如此可怜:道?“柳叔叔,你要到哪里去

我看,我们都得当心点。“我们出江湖,当中一定有跷蹊。”,武林中人尽皆知: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余飞道。无论如何,他却苦苦要找到我们,本人又不出面

”,柳无双冷道!“嘿嘿。像巫毒、陆飞之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

”:接着对所有道风院的人道,修罗女冷道!“小姑娘,“我们走。”,很多事你还不懂呢

我心有不忍,要在找到你们后再作处理。“本来院主并不知道是我放你们的。后来院主一个一个抓住来问,凡是不知道的都要被打。”,院主不打我:没有痛苦。院主念在我跟随她多年之情,并没有说要打我。但你知道道风院的规矩,把我绑了,只是让我死得痛快点,打得姐妹们不成人形。偏偏姐妹们要为我求情,白芷轻笑道。你们知道院主的鞭子是多么厉害,院主只好心软,就自己认了

”,你一个姑娘家到罗浮山:不如由我陪你去吧,冷清风道。“林姑娘,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只是中堂事多,柳露莹心一酸,忍不住流泪了,我们无法回去。”,轻声泣道。“妹妹:姐姐何尝不想你们

”:白尘道人问道?“那姑娘要回到尊师身边去吗

”(1),我已听公子与姐姐说起过你:是你救过两次公子与姐姐。我还以为你是个大好人呢,林月燕道。“修罗女,真起不到你是这个样子的

”,姐姐。“就是嘛,为你一家人报仇去。柳无双死了:杀木蝴蝶他们,林月燕微笑道。不管生死,以后我与你、公子一起,杀了梁仪天,我们都在一起

”,林月燕伤心犹在:道。“如今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到哪儿去,我不想再留在中堂了

”,我们还是像兄弟姐妹一样。“白姑娘,不管武林人如何看待你们,又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再说:你们无非就是不与那些武林门派来往而已,余飞道。比起那些见了木棉教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人不知好了多少了

,柳露莹听出是白芷的声音。便起身开门,把白芷接进来

再说这里没你的事,我劝你还是少说话为好。“本院从不受制于人。”,修罗女冷道。我只知道余公子与柳小姐是我们要的人:武林人怎么样我管不了

”,柳露莹泣道。“都是姐姐不好:反而让你担心了

”:白芷问道?“那个守山爷爷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又想到自己一家人惨死,余飞与柳露莹上前看,柳无双双目紧闭,眼泪又濑濑地落下来。“事情已清楚了,毕竟在柳家庄多年,当初对柳露莹不薄,柳无双也只有以死赎罪。”,已经断气。余飞轻轻道。虽说柳无双十恶不赦:柳露莹终究难忘

”,冷某如知道李大侠下落:首先先报道长,冷清风道。“道长,请道长放心好了

白尘道人大声道?“各位,如今荔枝大会只成这个样子了,我们回中堂再作商量。”,留下众人呆呆的站在莲花山之上。这次的绿林荔枝大会:但武林之事还没有解决,余飞与柳露莹一走,木棉教依然猖獗。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呢。如果各位还要一心为武林的话,竟落得个不欢而散

”,韩虎道!“韩某等人誓死也留在中堂:听候白道长与上官掌门差遣

公子与姐姐不是说要与你一起走吗,林月燕叫了起来?“你这个人好歹毒,干吗还动手打人。”,一个好端端的姑娘被你打成这个样子:一点良心都没有

,原来白芷被五花大绑。披头散发,一脸伤痕

”,柳露莹似乎想到了一个人:道?“余哥哥,会不会就是守山爷爷

”,柳无双死了:这是罪有应得。眼下木棉教人还是如此猖獗,白尘道人微笑道。“姑娘,姑娘与公子还得助武林消灭木棉教呢

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见到他呢。“那一定是守山爷爷了。”,柳露莹喜道。余哥哥:除了我,就只有守山爷爷与你最亲了

我修罗女也赶不走你么?”,修罗女道?“小姑娘: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呀

当她知道是我放你们走的时候:我心里已经非常满足了。“院主对我很好,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她没有立即杀了我,还让我可以再次见到姐姐你与公子,双眼一边流泪一边看着柳露莹。”说时,白芷道。,毕竟我跟随她多年

至于他哪来的黄金:说不定是在某个山洞里藏有宝藏了呢。”,柳露莹道。“或者是守山爷爷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代智大师见状,随着黑衣人消失在众人面前。,上回说到一个黑衣人出手。立即施展轻功,紧追上去,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把曹一峰给救走了

”,白芷道?“公子:如果我们就是大奸大恶的人呢

柳叔叔广交四海,他们为报恩才会如此。“我爹爹一生隐居山林:朋友遍天下,而且受柳叔叔恩惠的人数不胜数,从不涉足武林,也不曾听过爹爹有什么亲戚朋友。”,余飞道。可能是莹莹爹爹的朋友吧

”,微微一笑:我家主人已恭候多时了。本来小女子是来等公子与姑娘到来的,那女子走上来,奈何几天见不到,道。“公子,姑娘,所以疏忽了这事

”,你还叫我柳叔叔:无双感激不尽。天大地大,柳无双凄然道。“大小姐,事到如今,就没有我柳无双容身之处

”,修罗女道。“那是白芷对你们好:不是我

”:林月燕道?“那个人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但曾听院主说过:那人也是个老人。”,白芷摇头道。“没有

这柳无双:我恨死他了,柳露莹擦擦眼泪,怎么会哭呢。”,道。“我是想到爹妈他们了

这些早在清明在柳家庄时便已得知,我们才得以活命。“自我们下天山时:内心必定与我们一样,与道风院所有的人一样,我们无亲无故。一直以来,彼此之间亲密无间,还望院主三思。相信这些院主你一定明白。虽然院主你天天戴着面具,视众姐妹的性命比自己的性命还重。”,余飞又道。中途遇天山派奸人陷害,幸好有院主相救,有情有义,我们与院里的姐妹相处,亲如一家,有笑有泪,每一个都是这个家里的一员,感情如此之好

”,我还想与姐姐一道到你们道风院看看:谁知道你竟是这样的人,林月燕道?“在没看过你之前,谁还敢与你们一起呀

”,白芷道?“或许他是个武林绝世高手吧:不然会这么神秘么

”,与林姑娘一道想法子对付木棉教:武林人士无人不服。“哪里呢。姐姐与公子一个医术好,一个武功好,一番医论折服所有的武林前辈。姐姐还诊知上官前辈所中之毒为化功散,白芷道。小妹我要是有姐姐一半那么好就不错了

,其实柳露莹已想到?柳无双除了死,还能到哪里去

”,冷清风一愣:还是点头道。“那好,大哥答应你便是了

如果我们不是因为不被武林各大门派认可,还真想与李若枫大侠认识、做朋友呢。是了,而你们三人一直与李若枫有联系。不光武林:姐姐,白芷道?“没关系的。其实李若枫的的确确是个人物,听说你们在莲花山上时李若枫早安排如何破萧青子了,就连我们道风院及院主都非常佩服他。这是怎么回事。”,简直是武功与智慧的化身

余哥哥:你能告诉我他长得怎么样吗。”,柳露莹道?“我都没见过守山爷爷呢

”,柳露莹微笑道。“他们都是冲着我爹的名气而来的:看好我们只是给我爹面子

”,正说话间:慢慢地走上来。“院主,从山坡东面出现一群人。余飞与柳露莹大喜,大声叫道。众人看去,却是几十个妙龄少女,你们可来了

”,柳露莹听得不觉痴了:轻轻道。“余哥哥,那歌好好听呀

”,他也够惨的了: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柳无双虽然十恶不赦,逝者已矣。再说,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毕竟他为我柳家做过事,小时候对我还算不错,道。莹莹要走了,妻儿都死了,柳露莹看了看柳无双的尸体,就劳烦冷大哥帮我把他埋了

她禁不住拥抱着柳露莹,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林月燕与柳露莹相处久了:眼泪像珠子般滴下,嘴里喃喃道?“姐姐,现在一下子要分开,心里实在舍不得

要是你们真的要带走他们,昆仑子道!“你好不识趣,老夫与你这样客气说话算是给你面子了。”,休怪老夫不客气了。再敢胡说,那武林人绝不会放过你们的。余公子与柳姑娘是武林名人之后:在武林中举足轻重

那我就在中堂等你们了。”,心里明白了几分:心道!“若枫要是真的有人来管管他多好呀。”便呵呵笑道:“好,白尘道人想了想,好好

面目慈祥,对我特别疼爱。“他呀,练气的诀窍。他是梁仪天师父摩天居士的知己好友,并知道运功的方法,也是他把我从木棉教主的手中救了我。后来我一家被害:直到祁伯伯来找我。期间得守山爷爷的指点,使我学会看《开山排水心经》,是个武功当世少有的高手。我跟着他在深山老林里生活了好几年,余飞道。”,曾代摩天居士教授我爹武功呢

第二天一早,继续上路。,众人梳洗完毕。用完早饭,是夜无话

”,柳露莹一惊:道?“姐姐如何得知

干吗还费这么大人周折要道风院来保我们呢?”,我们在中堂也有好几个月了:而且天下群雄云集,柳露莹道?“要是真的要找我们,他不早就知道我们所在吗

”,柳无双道。“我曾听萧青子提过:可惜他没有说出到底是谁

”拜了第二拜,柳露莹自然不会出手。只有自行了断了。”之后站了起来,他就算把命给柳露莹,无双走之前,口中道:举起掌狠狠地往自己的天灵顶拍下去。柳露莹要阻止已来不及了,柳无双道:“大小姐,但见柳无双身子仄歪了一下,请受无双一拜。,忽然运气:“这是向整个柳家庄的人请罪的。柳无双知道,口中道:“这是给庄主请罪的。“这是请大小姐以后多多保重。”接着又拜了一拜,道。”说时跪在柳露莹面前,拜了一拜,慢慢地倒了下去

他们在我们也在,他们不在了,每到一个地方,他就会告诉我们该往哪里去。每次只知道下一站,我们四十多人的命也不在了。我只按那人的指示去做:并不知道最后要到哪里。反正我们四十多人都得跟着公子与姑娘走。”,修罗女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到头来都被吓破胆了,都是一群什么人了。”,鲁凡道!“刚才口口声声说要共同一致:消灭木棉教

所以我怕有一天姐姐与公子真的要杀我们了。”,只知道是两个人:所以我们就做了。现在武林都知道你们为了救我而跟着我们走,难免有武林人找上门来,但我们也得拼死保镖。像这次我们的镖却是你们。结果不知道我们的镖却是天下第一神功的传人余公子与江南第一庄柳庄主的女儿。如果是一些黑镖,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在所难免。“我们为了钱,武林人也不会让我们轻松的。就算姐姐与公子不怪我们,白芷道。当时我与院主都不知道你们的身世,我们就成了武林公敌,而已那人出价很高,从不问是什么镖

至于放不放她,那不好说。”,修罗女略思一会:道。“你们无论如何都得跟我走的

。柳露莹含泪带笑地点点头

,小妹打扰了。“但愿那人就是守山爷爷。公子,姐姐,你们好好休息一番。我们明天还要上路呢:我先走了,白芷道。”说完欠身向余飞与柳露莹二人告别

毕竟他已出了钱,总比自己来找好吧。”,余飞道。“也许那人并非武林中人:所以才让道风院来保

哥哥吹笛妹来舞:叶儿嫩嫩哟天乍晴。哥呀你早早到山岗,余飞与柳露莹、白芷轻轻向歌声靠近。春来笋儿哟雨后长,如春风拂柳般轻柔,让人想到歌如其人。,满山碧绿哎歌儿清。但听这声音悠扬动听,妹呀我打开心儿让哥哥你听……”唱歌的是一个女子,如幽涧鸣泉般清脆,但听这歌道。“竹子青青哎风儿轻,声音甜美,妹妹裙摆舞轻盈

******

一切都是他告诉我们的。“李大侠没有与我们见面:只是叫人传信的。”,柳露莹道。许多事我们根本无法知道,但李大侠就是知道

守山爷爷自我跟祁伯伯走了后再也没见过他了,说不定就是他了。”,余飞想了想:道。“也有这个可能

”,柳露莹扯扯余飞的衣角:未免令她们不快。“白姑娘,我是无意提到的,余飞明白过来,修罗女曾被李若枫一剑穿身。于是道。在道风院里提到李若枫,请别介意

丐帮耳目众多,或许能探听到若枫所在。”,白尘道人道。“有冷帮主照应:那太好了

”,白尘道人道。“林姑娘:贫道也希望你能早日找到若枫

据院主说:那人的确不是武林中人。”,白芷道。“公子说得有道理

”,林月燕道!“鬼叫他这个没良心的:不骂他骂谁

倒是像他这样的人才真正值得让武林人敬仰。姐姐,白芷道?“也不好说,如果哪一天你发现我们并不是什么正派人物后,而我们却像是歪门邪道一样,这些事迟早都会发生的,你会不会杀我呢。”,他毕竟是武林正派人物:也无谓恨了

小姑娘,你好好待在这里吧。”,修罗女冷道。“这是道风院:是我说了算

我与姐姐很久没有说过话了。“一路上你们都辛苦了:妹妹不敢打扰你们休息。”,白芷道。我只是坐一会就走

我要杀的就看我的心情而不是由你们说了算。“我救他们两次,请你少管闲事。”,他们救我一次。昆仑子,修罗女道。就算扯平:谁也不欠谁

这都是李若枫的杰作:他也成了武林人心中的英雄。“在少林寺与木棉教交手时,我还听说你从小就认得李大侠了呢。姐姐,白芷道。”,差点就把梁仪天、端木蒙他们一起困死在少林密室之中

”,但如果那个出保的人是个不良之徒:我们宁愿跟你们一起。再说,还不知那人是怎么样的呢,道。“白姑娘,虽然我们只是你们要保的镖,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那人是谁,余飞一笑,我们一无所知

如果不想参与的门派那自便。“老夫赞同白道长的意思。”,上官平道。难得武林各大门派集中于此:有心为武林出力者,我等便回中堂商议

你就放了白姑娘吧,我们跟你走便是。”,余飞道。“院主:我们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的

,余飞听到这里。不禁笑了

当余飞与柳露莹正要走上去时,众人一愕,忽然停下来。,来的不正是道风院的人么。但见那修罗女戴着可怕的面具慢慢走过来?看不到她任何的表情

不信,就比试比试。”,陆飞道。“不错:我们武功并不比你们差

”:冷清风道。“那你得问问我

。余飞微笑着点点头

”,林月燕道?“前辈:骂他个狗血淋头,然后再交给你,我找到他后,首先把他骂一顿,怎么样

这位公子姓余……”没等柳露莹说完,那女子立即说道?“是余飞公子。你是柳庄主的千金吧。”,柳露莹道:“我姓柳:叫柳露莹

”,白尘道人道?“修罗院主:贫道与你院无怨无仇,能否听贫道一言

为今之计,由我与昆仑掌门、朝阳道长他们就行了。“上官兄你不必如此。”,你先养好身体:武林的事,白尘道人微笑道。要是这么容易就让你知道了,那他们也不敢叛变木棉教了

院主对我们来说:像是再生父母一般。“公子,其实院主对我们已经是很好了。她一个人带着我们四十多人管吃管住的,我们都没有任何怨言。只要她要我们死,白芷道。”,而我们都是孤儿

就算他是我爹爹的朋友:那他不是武林中人,就算找到我们又能怎么样呢?”,柳露莹幽幽道?“那会是谁呢

但见这女子身姿绰约,不知余飞三人正在不远处听着。面如桃花,踏着轻盈的步子一边采笋一边唱,隐隐约约见有一白色人影在竹林间飘动。,余飞与柳露莹、白芷三人渐渐靠近歌声时。再走近一看,见一美貌女子下提着竹篮采笋

这样的镖局,而是我们道风院必须这样做。人在江湖,言而无信,如何还能活在江湖之上呢。”,修罗女道?“不是厉害:所保之镖没有了,等于我们无法再在江湖上立足

良久,你与柳姑娘跟我走吧。“公子,修罗女一句话不说。”,修罗女才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但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就像谁都看不到她的表情一样

”,白尘道人长叹道!“武林不齐心协力:木棉教何日能灭啊

”,柳露莹吃了一惊:道?“院主,你怎么了

”,所以才到中堂来的。“院主不可呀。全不怪白姑娘:要打的话,余飞忙叫道。那是因为我们急于找木棉教报仇,你就打我们吧

”,白芷道。“守山爷爷年纪这么老了:出来找你们可能不太方便,所以才这么做吧

”,余飞想了想:道?“大概有九十多岁了吧

”,但我们都是姐妹。妹妹:我们以后不再分开了,柳露莹道。“我们都是苦命的孩子,没有爹娘,一直在一起

公子,白芷道?“姐姐,你不会介意吧。”,妹妹好久不见你了:想与你说说话

”,刚才萧青子的火药把这些门派给吓坏了:干且走了。“大师兄,像黄牛过水一样,谁敢把命押在这里呢。这个武林本来就是这样的,丘难胜道。反正他们是小派,木棉教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各顾各的

”,吓得无人敢站出来了。那时也不知诸位堪称大侠者有谁为了武林的事胆敢站出来的:你们这就叫做天下群雄,修罗女又道。“我到莲花山之前听说萧青子就那么一点火药,真是可笑

”,白尘道人道。“这是关乎武林生死存亡之事:自然不能轻举妄动

院主,也念在她们多年一起的深厚的姐妹之情,姐妹们都不想看到哪一个离她们而去。我与莹莹这就跟你走。”,我们与道风院的有一路来都是有感情的:死就大家一起死。活着大家都开开心心,余飞道?“在道风院里,你不杀白姑娘好吗。余飞知道没资格与你讲条件,但请院主念在白姑娘跟随你多年的份上,你不允许她们与我们来往,没有人敢这样做的

他们的保金是几十万两的黄金,我当然要把一切都押在他们身上了。这个人,你说说,“私下放人,这个世上哪还有什么好人。问题是余公子与柳姑娘一走,修罗女道?嘿嘿,我们道风院的四十多条命也赔进去了。小姑娘,只是要做一桩生意而已。我救余公子与柳姑娘不是为他们,孰重孰轻呢。我又能怎么样做?“大好人?”,”修罗女指着白芷说道:生意没有了倒无所谓

起初我也怀疑是曹一峰这个人:但又不好说。“白兄,上官平管教无方,我却没有用时处理。都是老夫之过呀。这些余公子他们早告诉我了,上官平心痛道。”,实在对不起武林同道呀

”,讲的是银两:不是人情。“我们做镖行的,镖行也就没人做了。谁都这样,修罗女道。我们几十人都饿死了

是谁在武林中说我道风院亦下亦邪的!是谁说道风院根本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的?白道长:我道风院不吃你那一套,修罗女道?“白道长,哪怕是与整个武林为敌,你对武林中所说的话,我修罗女并非一无所闻。你少装糊涂,我们也不会怕。嘿嘿。”,你这样说话就让我吃惊了

”:林月燕问道?“你到底要把我姐姐带到哪里

,“在。”白芷听到修罗女叫!马上上前听命

姐姐身人江南第一大庄柳庄主的女儿,公子是开山排水神功的唯一传人,我们可以做出任何事。“姐姐不把我们当成外人,可委屈你们了。”,也不嫌弃我们这些以行镖为生的人。姐姐与公子和我们一道,又道,白芷微笑道。”白芷停了停:“我们道风院在江湖上上名声不好,为了钱,妹妹非常感激

丐帮的冷清风打发了其余丐帮的人,自己带了几名丐帮的人与林月燕一道向罗浮山出发。,众人各自分头。大部分回中堂去

我们身有血海深仇,不能不报。“妹妹:我们的仇又报不了。回去找你们,让我终于能见到你。想不到你却找过来了,都是我不好。其实我们也不知怎么办好。”,柳露莹道。不回去,却天天担心着你会出事

将半夜时,你们都睡了吗。”,余飞与柳露莹久久不能入睡:有人轻轻敲门道?“公子,当晚,姐姐,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辗转反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不悔仙途不悔仙途狗才|仙侠一个王侯后裔,却是文质彬彬,完全没有一点富家子弟的做派,深得民心。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世间竟存在修仙之路,变义无反顾的踏上了修仙征途,看少年如何开诚心,布公道,治国,安天下,从而成就绝世强者之路。!
  • 仙缘之意指八方仙缘之意指八方意指八方|仙侠远古魔神的灭世计划,洪荒被击破,众神皆陨落,古圣神星璇,自碎圣体,封印古魔,才使得人间再度恢复和平。不知多少年过去了,封印早已摇摇欲坠,也就是这时,岛上少年误闯星璇神殿,破除了封印,人间又再度回归黑暗。手中木剑染血无数,血流千里,群魔辟易。乱世之中,立圣像,扬我神威。
  • 穿越之我和他的江湖穿越之我和他的江湖冰络女|仙侠他和她一起穿越到古代,因为皇室没有有能力的人,所以他要帮她得到天下。她得到了天下,失去了他。多年后,他再次出现,女儿儿子已经会说话了。心灰意冷的她,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他她要挑选王夫,他得到她要挑选王夫的消息以后,连夜赶到京城。当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了。
  • 一物祥天下一物祥天下杨紫菜汤|仙侠虽然穿过来已经有大半年了,但是她半点现代人的意识都没有,既不想做个呼风唤雨的女汉子,也不想做个长袖善舞的女能人,更不想修道成仙,她只想好吃好喝的晒晒太阳,然后等着天黑上床睡觉,仅此而已
  • 闻心道闻心道无极刀.CS|仙侠闻,心道;问,心道;问心求道,大道问心;一切只需无愧于心。闻道亦如问道;心之所向,百态人生;红尘滚滚,缘起缘灭;世间风云兮幻以真,天地无穷兮大道行。
  • 生如雪花生如雪花鹿凉夏|仙侠他从地宫逃出,晕倒在地;她上山采药,无意看到他。他自从失去了自己喜欢的人之后开始变得淡漠;她为了让他保持原来的样子用自己的阳光温暖他的世界。他和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原本不该有交集,却因天意而相遇。一眼万年,命运就此发生改变。旧时王谢,乌衣巷口,朱雀桥边。一袭胜雪白衣如玉无瑕的她与失去心爱的他,能否相知相爱?一切都把握在他们自己手上罢。
  • 重生对战重生对战霜玫|仙侠夏侯梅霜和上官紫魅分别出生于众魔两派,没想到两人的前世有不可解的缘。南宫晨因爱太深夏侯梅霜的而入魔,可上官紫魅却喜欢南宫晨,可自己在前世让杨伊姗很惨了,自己要坚强的考虑,爱情和友情哪一个重要?南宫晨,狐绮恭,对夏侯梅霜的爱,到底该怎么办?
  • 悍妃倾城绝代悍妃倾城绝代夜云舒|仙侠前世女警,今世为妃,真实身份却是千年妖皇,上古邪剑附体,血莲盛开于肩……嫡姐做作,她装疯卖傻,打得她满地找牙;侧妃暗藏祸心,她四两拨千斤,见招拆招……她甘于平静,却偏偏多生事端,阴谋阳谋不断,小人太猖狂,她拍案而起,查冤案,戏皇子,斗佞臣,惩小人……一代悍妃倾城绝代,却偏偏与妖魔为伍,引来追兵无数。——玄天崖上,血流成河,他笑得猖狂,血眸狰狞,“看到了吗?你不再是妖,而我依旧是魔,嗜血成性的魔。”她莞尔,将手中的红线绑成死结,“那又怎样,千年前我独自赴死,留你一人孤寂千年,这一次,上穷碧落下黄泉,瑶儿定不负你。”
  • 科技仙帝科技仙帝神经质领袖|仙侠无良少年穿越修真界,携带地球文明结晶,誓要成为全民公敌!超级大兵、坦克炮车、飞机战舰、科技帝国不再是梦。地球古武对阵神通!电磁风暴硬碰天劫!超级核弹轰炸仙门!“我宁从,可是拥有最强科技的男人!”
  • 魔物列传魔物列传冷薇.1|仙侠阴阳道上的人都知道慕家,慕家不但是阴阳道上能力数一数二的阴阳师世家,而且拥有一件上古神器——玄镜。传闻玄镜中可馈天地各方,古今事迹无一不知无一不晓,更有传闻玄镜中封印这上古魔神。得玄镜,方可得天下。因这些传闻,有不少魔物为玄镜而来,偷盗抢掠各方皆有,此玄镜乃慕家千百年传承之物,乃慕家众人誓死守卫之物。魔虽未恶,弑魔过多,终有天劫。不知何时起,慕家遭到了一个奇怪的诅咒——慕家凡有双生子,必有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