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暴君独宠嚣张妃

作者:烟淼
人气(7)评论(0)字数(3.2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皇上,请勿模仿】,她居然反被调戏了!MD!剧情明明不是这样发展的!”【情节虚构,情敌排挤,丫的。“爱妃,这投怀送抱的,居然被那个暴君嫌弃了!各妃争宠,来嘛。”谁曾想?朕要是不接受的话,好不容易混上婕妤这个位置,岂不是太对不起爱妃的良苦用心了!跟她们拼了。换上性感的睡衣,踩着碎步,抹黑混进某暴君的龙床上

最新章节

第21章 我不会毁了你(2020-02-23 22:18:58)

同类热门
  • 重生妻子不好惹重生妻子不好惹潇二哥|古言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重生前有点天真有点傻,导致下场真的惨不忍睹,所以重生后她只力求做个恶人,虽非十恶不赦,但也绝非良人!一句话,伤害她的都给她等着,属于她的都给她还回来!可讨债讨的差不多,好像有点不对劲……渣男真是渣男?前世发生的一切到底几人在操控?真相目的又是什么?一个重生讨债的商女,却一步步的踏权力中心,而她能做的就是携着自己的夫君,步步为营,斩妖除魔。
  • 穿越,笑繁华穿越,笑繁华红颜乱世|古言我知道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有趣又悲伤,现在让我来讲给你听。讲之前,允许我向故事中的人物说声抱歉。——————————“我只问你一句,我要到哪繁华的尽头,你可愿陪我?”她抬头望着他,脸色是从未有的认真。“呵呵,”他的声音如清泉流出,难得的咧开嘴角,轻轻地吐出一句,“若我说,死都要跟着你呢?”
  • 娘子不要跑,妖孽殿下来我家娘子不要跑,妖孽殿下来我家yukimura光|古言回想自己的不堪前世,18岁的莲烟作为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对宋天昀是没有怨恨,哪怕她的爱情从头到尾是场算计,她也不会怨恨宋天昀,可是26岁时候的莲烟,已经把这份爱情埋在了墓地里,面对躺在自己怀里姐姐的死,还有在战场上哥哥无故的战死,那时候的莲烟对于宋天昀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重生之后的莲烟,她倒要看看,那个不是嫡出的宋天昀没有她和应府的帮助到底有什么本领让四皇子登上皇位,名满天下,这一世的莲烟,她要扭转乾坤,帮太子煜登上属于他的皇位
  • 钱六丫的穿越生活钱六丫的穿越生活小溪浅浅|古言钱六丫一朝穿越,竟然变成了五岁的孩童。父母重男轻女。把自己卖做官家妾,好不容易逃出来,想安安分分种地耕田,不料却又遇到了他.......
  • 命运之轮:你是我的全世界命运之轮:你是我的全世界三年等你|古言此坑暂弃,请移驾(????)命运之轮的转动,带来了皇甫轩宇,还有两个师父,呆瓜的冷沐菀开始了“天才之路”然而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情感上的纠纷,插入了第三者?生命的安全,有人要谋杀我们武功天下第一的冷沐菀?命运之轮的转动,带来了幸福,同时也带来了伤痛……
  • 逆天废柴:别惹逗比母子逆天废柴:别惹逗比母子寀寀|古言她是袁丞相府中嫡系大小姐,未婚生子嚣张跋扈,不学无术不守规矩,是所有人唾弃的废材草包。废材?草包?嚣张跋扈?好,那我这个废材就好好的嚣张跋扈给你们看!斗婆姨斗双胞胎姊妹,当几个窝里斗的时候她却在一旁看热闹。谁欺负我们娘俩,我打!谁出演匪帮我们娘俩,我还是打!某男上门退亲,说是不嫌弃她未婚生子,不嫌弃她嚣张跋扈,口口声声说能够娶回家调教。不嫌弃她?她还嫌弃他好不好?正当她竭尽全力想要摆脱某男的求亲攻势的时候却发现躺在了某男的床上,某男一脸阴测测的笑容:“女人,上了我的床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了。”
  • 重生之侯门娇后重生之侯门娇后焦糖五花肉|古言姜长生憋屈了大半辈子,循规蹈矩,谨遵女戒,最后却自缢于冷宫。再睁眼时,她重回幼年,父母双亡,孤苦无依。当她暗搓搓的准备换个法子活时,却撞上了前世那个冷心人。“我欠你的,会用一世来还。”男主认真说道。姜长生不屑冷笑:“这是逼我挟恩相报?”“不,是我自愿以身相许!”男主对天发誓。
  • 顾凉卿顾凉卿君饮|古言一朝梦醒,未来之事她早已熟知。遭奸人陷害的顾家满门抄斩,仅余求学在外的她幸存,自毁声音,成为太子身边最大的谋臣,出谋划策,只为一朝为父报仇……梦醒,她依旧是顾家受宠的二小姐,现实与梦境的一步步重合,她,又该何去何从?
  • 重生之嫡女白莲重生之嫡女白莲欢城|古言丞相嫡女池水瑶,因父亲去世,没有娘家依靠。当年亲自挑选的良人,现下早已变心。怀胎三月,为保腹中孩儿她自请为妾。却没想到结缡五载,抵不过美人两滴泪。提携之恩,终难敌狼子野心。池水瑶怀孕八月,被身旁丫鬟陷害,最终一尸两命。游魂飘荡十二年,一朝重生于夫君与妾室长女叶沐遥之身。负心夫婿,白莲妾室,如今身为二人之女,叶沐遥便能一点点将前世的罪孽讨还!却不料重生一世,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一个局外之人。尉迟津,你走你的阳关路,为何非要与我纠缠不清?
  • 盛嫁邪王:嚣张特工妃盛嫁邪王:嚣张特工妃钱九|古言身为21世纪响当当的金牌特工,现在竟然被人压在墙上壁咚,简直是……丢人!“慕容承傲,你不能这样,你这是作弊!”她眼睁睁的看着他解开外衣,人鱼线若隐若现。“你在吞口水。”他描述着说。“你再这样,我就要下毒了——唔——”他邪魅轻笑:“爱妃何必多此一举,你早就让我中了无解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