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强势夺爱:亿万首席难自控

作者:蓝颜岚
人气(9)评论(0)字数(9.86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没有傻到去问欧擎珩为什么会娶她,因为答案她心知肚明。她不过是个替代品。”她只是笑着,欧擎珩捏着她的下巴说道:“姚依依,尽心的扮演着她的角色。两人各怀目的,一个为了旧爱,你只是一个替身,一个是看在了钱的份上。五年前,他们两人的结合,轰动了整个T城,五年后,五年前,他们的离婚也成了民众热议的焦点。递上离婚协议书,她强忍着泪水,笑的漫不经心:“欧总,她嫁给T城最为有名的商业巨子——欧擎珩。只要扮演好欧家少夫人的角色就好,除了钱,其他的别妄想从我身上得到。婚礼的前一天,恭喜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这个替身也该识趣的离开了。再见,你们的婚礼我这个前妻就不适合参加了。”

同类热门
  • 血女重生:梦醒邂逅血女重生:梦醒邂逅暮夕岁月|现言一场繁华虚景,一段演绎蜕变,一颗悔恨之心,一切的一切,到底孰真孰假!她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应届生。但在母亲过生日那天,她命运齿轮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前世的未解之谜,随着重生梦醒的步伐,一点点的被揭露。他?是梦中人?还是命中人?梦醒邂逅,可否能再遇重阳?==【本文已完结,全文免费】==
  • 腹黑杀手的爱恋腹黑杀手的爱恋半夏晚歌|现言她是杀手,也是一个天才:“你们说,我们是杀手,三岁开始上小学,五岁毕业,六岁上中学,八岁毕业,十岁上高中,十二岁毕业,十三岁上大学,十五岁毕业,现在我们十七,博士和硕士都考完了,还要去上学,唉!”他是富家公子,也是杀手,他是花花公子,可遇见她就不一样了······她和两个好朋友一起上学,他和两个好朋友一起独占校园······
  • 一世倾情:双面总裁深度爱一世倾情:双面总裁深度爱岁月一笑卿|现言【你予我一米阳光,我许你一世倾情】他是H市横空出世的神秘新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传言他身患隐疾,不近女色;性情古怪,冷面冷心。因上班的公司被他的商业帝国兼并,她被迫成为他的首席秘书,上班第一天,当看到那张恍若天人的脸,她瞬间石化——这位传说中的冷面总裁,竟是她天才儿子的亲生父亲。每天的谨言慎行最终还是无法捂住她隐藏八年的秘密她带着精灵儿子在他与名门千金的订婚前夜仓皇出逃他亲自堵上门,目光痛入骨髓:“八年了,你还要带我的种逃?”
  • 一夜缠情:火爆萌妻难驯服一夜缠情:火爆萌妻难驯服叶倾夏|现言一夜缠绵,一觉醒来,把她吃干抹净的男人却不见踪影,她怒。本以为与那夜的男人不再有所交集,一场交易,她沦为了他的契约情人。在外人眼里,他是叱咤风云的暗夜黑帝,杀伐果断、冷血无情。在她眼里,他就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大尾巴狼,吃人不吐骨头!某夜,某男人洗完澡,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躺在床上搔首弄姿,还不忘冲她抛媚眼,“宝贝,求推倒。”某女翻白眼,“有多远滚多远!”他坏笑,“一个人滚多没意思,不如我们一起滚?”于是,某女被扑上来的男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 麻辣娇俏妻麻辣娇俏妻Aemon|现言高山,他活了三十来年,从没见过如覃四儿这般,没脸没皮、霸道野蛮、还做作的女人。以为她是一棵火辣的朝天椒,却没想到她只是一学会全副武装的刺猬,受了伤就蜇人,折腾别人,也不放过自己。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硬生生的闯进了他的生命,当他的心裂了一条缝,时光却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 天使恶魔你是我的女人天使恶魔你是我的女人南风浪|现言她,上天掉下来的天使,有着皎好容颜,却个性刁蛮。他,一个富家大少,风流倜儅,游尽万般花丛。他遇见她。她撞见她。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呢?
  • 妖孽暗少的冷面千金妖孽暗少的冷面千金妖黎i|现言她,一面阴冷黑暗,一面天真无邪他,一面冰冷如冰山,一面温柔似流水当他以温柔待冷漠的她,是否能揭掉她带上已久的面具?
  • 艾丽的婚姻生活艾丽的婚姻生活香南玉|现言都市里的男女,浮澡的年代,因孤独和寂寞而放任,美丽的懈逅造成的苦果,是勇于承担或者是结束,产生太多的故事,一段感情是否让两人觉得幸福、快乐;当快乐产生过后会不会在生活中逐渐平淡,而又被生活所毁灭;我不知道,因为我正在寻找着答案,需知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尽管我想要吃,希望能够珍惜彼此,可是太多的压力或者说一起的经历已使我痛苦,是该放弃还是继续,我不知道,你们呢?是否有与我同样的经历。或者你们也同样处于迷茫中。。。。。。
  • 青春有余青春有余林x辞|现言相爱相杀.我们都彼此相爱,何苦彼此伤害,到最后只剩下惨淡的回忆与泛黄的照片。——《青余》
  • 我的12次相亲我的12次相亲rainnot|现言一个为了理想中的爱情千方百计逃避相亲的男人!“我叫刘剑——宝剑的剑,享年三十一岁。容貌不佳,身材不好。感情内向小气,没什么气质。月收入不足千元,也根本谈不上什么事业,整天行尸走肉一个。愿意找一个奇丑无比,水性杨花的妇女作伴(会煮方便面者优先)”如何在一次又一次的相亲中找到自己的真爱!“相亲,相亲,我要相亲。”我胡乱地拍打着桌子,仿佛要把一切都发泄出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