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逍遥落日之尘封情

作者:清可嵐
人气(2)评论(0)字数(5.6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不甘心,她和昭王逸轩之间成了名副其实的冤家,她叫欧阳络玉,可昭王却在背地里默默守护她。她成功了,也收获了爱情,是丞相府的千金,帮助自己的爹爹恢复了皇籍成为了当时一代的女强人……在这之间,她活泼,她的人生也有了转变,放荡不羁,她原本活泼的性格中更是增添了几分平和,用她叛逆的性格一直在顽强的抵抗,在这过程中她想过放弃,从容,但她做不到。在这之中她还认识了温润如玉,想过接受现实,清风朗月的谦王玄朗......,洒脱。最后,命运让她认识了她的真命天子,但她却是前朝遗留下来的公主,为了摆脱当昭王妃,小小年纪就要接受被别人决定的命运

最新章节

第28章 到凉州(2020-02-23 09:48:10)

同类热门
  • 盛世世子妃盛世世子妃白安宁|古言前世,她是一卧底,当她看见同伴的死去,她愣住了整整一个星期吃不下饭,当她知道真相,可已不在这个世上,当她穿越了她发誓不管前世如何,她今生因该为自己而活。他无情冷血,可只为一人融化他的冰,他不知道怎么就被她吸引,可他无悔今生遇到,他只想为她袖手天下。
  • 错嫁逃妃:重生嫡女要休夫错嫁逃妃:重生嫡女要休夫思云卿|古言南郡慕容家尊贵嫡女有着万里挑一的美貌,可桃花运却实在不怎么样。某女怒吼她要的良人死哪儿去了?某男指指自己,宠溺的将她按进自己怀中,轻声哄道:“发傻了吧,我在这儿呢?”白天的一副生人勿近的臭脸去哪儿了?半夜跃进她窗户,落尽水池中拥着她说的可是另外一番话了。“嘘,小声点。虽然我很了解你兴奋异常的心境。可是总要慢慢来是不是。”某男张狂的一张好看的脸异常吸引人捏。“喂,把你爪子给我拿开。”她气结,居然魅惑了自己夫君的儿子,可是有些不靠谱。虽然这男的长得的确好看,多金,身份也不错,比她聪明。某女垂首拽着衣角,红着脸颊道:“奴家还未准备好呢。”
  • 人间世人间世苏眠说|古言铁石心肠的她,淡漠安静的他。“你犯了戒,如何是好?”“身堕鬼狱,永不超生。”她笑了,手臂一分分缠紧了他,如暗夜潜生的藤。“正好,我也是永不超生,不如来做个伴?”
  • 医女权妃之童墨瑶医女权妃之童墨瑶沐阿九|古言只想努力写好,别的都不重要,只要有你们,就是动力!她是魂穿而来的小孤女,医术无双,谋权天下。他是漠北最尊贵的王爷,权术心机样样不凡。她救过他,无形中他便爱上了她。爱她的聪慧,爱她的胆大。看他们如何斗奸臣,平天下。待到尘埃落定之时“你说过,此生只愿娶我一人为妻,可还算话?”童墨瑶深情的望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那是自然。”御景晨温柔的将她搂入怀中。他此生最爱的人,他怎么舍得放手。“好,那你就乖乖把这碗药喝了。”童墨瑶不知从哪拿出个药碗,此时哪还有什么深情,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讨好的说道“乖,一点也不苦”御景晨连连叫苦,原来这个小妮子在这等着自己呢。怪不得一大早就发春。此时不溜更待何时。顷刻间,施了轻功飞到旁边的树上。“耍赖,有本事你给我下来,男子汉大丈夫你好意思吗...”只留童墨瑶一人在树下喋喋不休。岁月静好。当初的冰山美男早已融化在她的一汪柔情中...而当初那个潇洒快意的野丫头还是最初的模样,只是再也不在是孤身一人。
  • 横刀赴北横刀赴北马关|古言书上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书上还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 傻妃太嚣张:邪王倒追妻傻妃太嚣张:邪王倒追妻千双|古言简介她,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女,是村里有名的母老虎,只要是男人见了她都被吓得远远的。因此,21岁的她成了村里的“活寡妇。”她以为自己会孤独一生,谁知老天给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竟然送给她个超级大美男。妈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长那么大连男人的手都没摸过,小美男,姐姐会好好伺候你的……他,是轩宇王朝的王爷,人人见他闻风丧胆。相传,他从不碰女人,碰手砍手,碰脚砍脚。却没想到一场针对他的刺杀令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有,谁能告诉他这个浑身上下土里土气,留了一地口水的女人是谁……总之,这是一场男人与女人的斗争。
  • 浮星梦浮星梦阿璟公子|古言讲述那段尘封的过去,大汉公主与将军霍去病的那段纠葛岁月。他不曾想到她的身世,也不曾想到她的痛苦。
  • 凰求凤:王妃难当凰求凤:王妃难当凌夕思雨|古言二十一世纪作者,一朝穿越竟成四王妃。最初,他们虐她,玩弄她。却没发现她已经变了一个人。当他们爱上了她,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心时,她已经走远。想追时。她身边却已有一个如意郎君。他们悔,想让她原谅他们。但是物是人非了,不是吗?当初的当初,不懂得珍惜。现在,晚了……
  • 蚕山蚕山廪参|古言她儿时许下承诺,替他打下江山。她是将军之女,却做了他的大将,也做了他的后。后来却又夺了他的江山,用匕首将他杀去。最后,随他而去……
  • 无罪之一曲清歌无罪之一曲清歌花宸昔|古言【时空缘之一】“她只是一颗棋子!”当这句话从他口中道出之时,她似被剥离了所有,重病之下不堪重负;时过境迁,当她倒在他怀中,用仅剩的力气问“我这颗棋子是否发挥了作用”时,他用力地搂着她,生怕她离去,“不,不,还没有!”她笑了,回道:“你爱你!”